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四章 我们的游戏真的不会上瘾!(4000字求月票推荐!)

书名:我的副本全球流行 本书主角:秋仁 作者:姐姐的新娘 本章字数:2071 字

孙斌是审核部的一员,当他听说丰都监狱的S级噩梦种子被一位学生篡改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联系军区把丰都监狱给炸了。

这一决策绝对没有任何过激的成分在里面。

孙斌见识过暴走的噩梦种子给周边的环境带来的危害。

根据噩梦种子级别的不同,以噩梦种子为中央方圆一里到百里的范围会变为一处思维污染的禁区。

凡是活着的生灵意识都会被噩梦种子吞噬,然后大概率不可能再会醒来。

丰都监狱的这枚暴走的话,方圆百里内可能不会有醒着的生物。

所以孙斌这次来丰都监狱之前写好了一封遗书。

他可不相信丰都监狱汇报的什么‘那位学生构筑的噩梦副本暂时稳定,可以进行初步安全评估。’

噩梦之主们可都是非常狡猾的,谁知道丰都监狱的那只噩梦之主有没有以那学生作为跳板,然后将整个监狱的工作人员都给控制住了?

所以他率领审核部的团队来到丰都监狱时也做好了全套的防护。

其中最重要的防护就是专门用于屏蔽意识摄入攻击的防护服,这身衣服的作用和防化服有点类似,对C级到A级的噩梦种子的强制摄入意识的抵抗效果显著。

至于S级那就听天由命了。

怀着这种沉重不安的心情,孙斌带领着审核部的团队来到了丰都监狱。

结果感觉还不错?

丰都监狱前来迎接的工作人员表现得都很热情且正常,没有被噩梦种子污染精神后失常的迹象。

孙斌并没有被表象给欺骗,紧绷起神经留意着周围…任何一位可能出现精神异常的人。

工作人员是其次,关键是那些进入过噩梦副本的死刑犯。

当孙斌被带到关押死刑犯的监牢前时,发现这些死刑犯好像也都挺正常的?

“他们就是不久前进入过被篡改噩梦的死刑犯?”

孙斌跟随狱警依次走过了这些监牢,里面死刑犯的身体状况用肉眼观测来看都算正常。

这让孙斌怀疑丰都监狱是不是拿了一批没进入的死刑犯想混过这次评估。

“是,有录像可以作证,上次进入噩梦副本进行探索的人员一共有一百位,死刑犯九十七人,探梦员三人,在九十七人死刑犯中阵亡了十一人,幸存下来的死刑犯多数受到了胃部穿孔,还有肠道粘膜出血,还有视网膜充血等多症状,但多数都可以判定为轻伤,可以二次进入噩梦副本进行探索。”

狱警很称职的汇报完了这一批‘新人’的健康状态,孙斌听得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他从S级噩梦副本中听到的伤亡汇报最多的是‘心脏大动脉堵塞’‘脑补功能受损’‘造血功能障碍’等一听就会致死的疾病。

虽胃穿孔和肠道粘膜出血这些病,一听就让孙斌这位中年人想捂住腹部,但那枚S级噩梦种子对人体的伤害确实降低了一些。

以前一刀下去会把人砍个半死,现在一刀下去大概砍掉个五六根手指吧。

“这些死刑犯的精神状况呢?”

这才是孙斌最在意的,噩梦副本的伤害降低了,很有可能是噩梦之主想控制这些死刑犯做些什么。

“精神状况方面也无需担心,这些死刑犯的精神状况都非常的正…”

狱警的‘正常’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只肌肉隆起的手臂突然从监牢的铁杆缝隙中伸出,径直的抓住了那位狱警的衣领。

“喂!下一场吃鸡大逃杀就要开始了对吧!送我进去!这次我一定要吃鸡!听见没有!送我进去!”

抓住狱警的死刑犯正是之前被赵延清杀死的疤面,他的声音中压抑着怒火与癫狂,仿佛下一秒要将狱警的脖子都给咬碎一样。

“102号!我警告你!立刻放手!”

这狱警也是不好惹的,抽出了警棍重重的敲在了疤面伸出牢笼的手臂上。

“你们送我们来这里…不就是让我们送死的吗?现在我想求死都不行?”

疤面并没有放手,表情依然狰狞的说。

“我现在还能动!送我进去!再让我吃上一局鸡,我要亲手干掉那家伙!”

疤面的力量之大,让狱警不得不启动了应急手段,在警报声下监牢上方的铁制闸门迅速落下。

这让疤面不得不收回了自己抓住狱警的手。

闸门彻底落下将监牢给封锁后,在闸门后还不断传来疤面敲打闸门愤怒的吼声。

“让我再吃一局鸡又能怎么样!你们这些混账!”

“抱歉,总会有这些不服从管理的犯人。”

狱警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对身旁站着的一众审核部的领导说。

“他刚才提到的吃鸡是什么?”

孙斌并没有被疤面吓到,因为噩梦审核部门是由资历最老的探梦员们所组成。

这种凶狠的囚犯还吓不到他们,他们只会畏惧强大的噩梦之主。

孙斌更在意的是疤面要死要活想吃的那只鸡是什么意思。

“在那个学生构筑的噩梦副本中对胜利的别称,活到最后的人才能赢得吃鸡这个荣誉。”

这位狱警也是对答如流,要不然他也不会被丰都监狱派过来领队。

“吃鸡?荣誉?你是说那些死刑犯会对吃鸡上瘾?那个学生篡改的噩梦副本有成瘾性?!”

成瘾性是孙斌在这次评估中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

噩梦副本折磨人的特性有很多,但处理起来最棘手的副作用就是成瘾性。

探梦员们受重伤还能靠时间来恢复,可一旦对噩梦副本上瘾的话,那和染上那啥瘾没什么区别,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这绝对不可能,死刑犯们怎么可能会对噩梦副本上瘾。”

那位狱警说这话的时候,在疤面不停敲着闸门,不停要求想恰下一只香香鸡的声音面前没用任何说服力。

“我记得还有三位探梦员也进入过那个噩梦副本?”孙斌盯着那位狱警的眼睛说“我要见他们。”

“没问题。”狱警也早有准备,压低了自己的嗓音用无线电联系起了上面说“让小周他们准备一下,审核部门的领导要来了。”

……………

“成…成瘾性,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对一个噩梦上瘾呢。”

小周的身子坐得笔直,看着眼前这位身材魁梧的领导。

他是第一次见到上头的领导身材这么好的,大多数领导都因为人到中年而有了将军肚,而眼前这位看肌肉量就能一拳揍死他。

但怎么说呢…噩梦审核部门是探梦员的精锐,也可以说是探梦员的管理部门之一,这个位置没什么实力还真坐不上去。

“周新雨,从贵省警校毕业进入丰都监狱工作一年,本来在今天可以申请转业去市里的档案管理单位任职,但你却拒绝了…为什么?”

孙斌将一份阚少妮写的推荐信,还有盖满了公章的转业申请书放到了小周的面前。

他也是从小周这种新人一路熬过来的。

所以很清楚很多来自警校的年轻人选探梦员这一职业,有一部份原因都是迫不得已,孙斌已经看过太多的年轻探梦员刷完了履历就毫不犹豫的申请转业离开。

现在小周突然就不走了,这让孙斌看小周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

说!你是不是染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因…因为我认为留在这里能更好的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战友们之间的关怀让我让我…”

小周说到这里的时候真想锤自己一巴掌,但他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了。

总不能说他留下来的原因就是为了恰**?

吃一次鸡就能赚到一套房的钱诶!就算后续吃鸡的奖励不是C级梦境种子,而是D级梦境种子,那也价值十多万还能往上涨了。

小周其实真想过他只要吃到一次鸡就辞职回老家结婚。

但现在想让他走是不可能的!

小周现在还因为自己在决赛圈被人干掉而恨得直痒痒,他就想着今天晚上噩梦种子再次开放的时候,他能不能再进去吃上一局。

要不然小周感觉自己在睡觉的时候,可能满脑子想的都是跳伞,98K,八倍镜,三级甲,三级头,1杀,2杀,3杀这些东西了。

“孙队,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对那个噩梦副本上瘾,这点我自己很清楚的。”小周很诚恳的说。

孙斌对小周的话依然抱着些许怀疑的态度,但小周表面上看着确实没什么成瘾的症状。

一直到…丰都监狱的警报声又响了起来,这预示着那枚噩梦种子又一次的陷入了饥饿的状态。

同时也代表第二轮吃鸡大逃杀即将拉开帷幕!

小周的吃鸡小雷达在这一刻也响了起来,他探着头四下的看着,然后开始变得极为焦躁不安起来,不停的抖着自己的腿,还有数次想要张嘴申请参加第二场死亡大逃杀比赛。

你都这样子了还说自己没有上瘾?!

不行!绝不能让死亡大逃杀的成瘾性蔓延开来,但该怎么办?彻底将丰都监狱封锁掉吗?或者单纯禁止所有探梦员进入这个噩梦副本?

孙斌还在思考着对这个噩梦副本的处理方式时,一位探梦员突然急匆匆的闯入了会客室中。

“孙队不好了!”

“封印中的噩梦种子出现了暴走的倾向?”

“不是,是…有一位审查官昏迷在了那枚噩梦种子附近!”

“这就是暴走的征兆…出现昏迷症状的人就只有一位吗?”

孙斌在来之前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情况,可探梦员后续的汇报就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就一位,是那位审查官主动靠近的噩梦种子,然后…我们…在那位审查官身上找到了其他噩梦之主的印记。”

“什么!”

孙斌听到这消息径直的站了起来,他也顾不上给小周做心理辅导了,直接带着自己的队伍赶到了那位昏迷过去的审查官身旁。

那位审查官是他的得力助手,在噩梦审核部门工作了近三年的时间,今天随他一同造访丰都监狱,理所当然的持有靠近噩梦种子进行勘探的权限。

但就是这么一位深受他信任的下属,此时在脖颈后面一个倒吊蜘蛛的印记亮得发烫。

这是代表了噩梦之主的印记!这个印记仅有平常是无法用肉眼和任何设备检测出来的!

“噬人的黑寡妇,这是哪位噩梦之主的印记?”孙斌迅速的在脑海里搜索起了这个印记相关的情报。

“孙…孙队,这个印记的来源,不是…我们国家封印的噩梦种子。”

另一位一同随行前来的探梦员,手上拿着一个平板搜索出了这个倒吊蜘蛛印记的来源展示给了众人看说。

“是来自海外的。”

来自海外?

孙斌这么一提醒瞬间想起来了这个印记的来源是谁。

世界上封印有噩梦种子的国家有很多,但只有天朝采取的是全封闭制度,将每一枚噩梦种子封印进地底深处,用尽一切手段确保他们不会危害到国民。

但国外对各级别噩梦种子的处理方式就奔放了很多,他们是直接将噩梦副本对公众开放的!总会有寻刺激的人去探索这些噩梦副本,而噩梦副本所产出的奖励,同样也诱惑了不少人蜂拥而至。

至于国民因为的性命被噩梦种子给吞噬,在噩梦副本中意外身亡这些事…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管,反正是他们自找的。

这就导致了国外催生了很多以噩梦种子为载体的梦境游戏。

这个倒吊蜘蛛的印记就是一款梦境游戏的图标,一款在海外非常流行且可噬人性命的梦境游戏。

这款梦境游戏背后供养着的是一位强大的噩梦之主!

而现在这位噩梦之主以他的下属作为媒介,入侵了丰都监狱所封印的S级噩梦种子。

孙斌当然不认为它是来拯救自己的同族的…它的目的是想要吞噬掉丰都监狱所封印的S级噩梦种子!

在丰都监狱中央那枚漂浮的魔方种子开始不规则的扭曲畸变起来,发出了阵阵诡异的声响,就像是在哀嚎一般。

情况…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