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一章 感 觉

书名: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 本书主角:清舒 作者:失落的喧嚣 本章字数:1098 字

脆弱又坚强,那种柔弱的坚强很倔。

兰心想拦,拦不住。

一直叫着姑娘,望向陛下。

谢禇远看着她,看了一会,走到她们面前俯下身抓着她扑过来的手,凝着顾清舒这个前儿媳妇,又是一阵馨香袭来,明明这么狼狈,才淋了一身雨:“你没做错!”他低声道,所以起来吧。

手也拦着她。

“儿媳真的没错父皇?为什么父皇不见儿媳,儿媳想赎罪——”顾清舒还是问,手也握住父皇的手。

随着两人的手一接触,手上像是有一股电流窜过,混身一颤,让人心悸,心跳好像停止跳动,这样的感觉太强烈,比上几次强烈。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会这样强烈。

为什么比前几次强烈这么多。

才过了多久就这样了。

俩人都呆了,都不知道,神色怔神。

“没有,还是上去吧,才昏倒了。”谢禇远忽然又说了声,握着她的手松开来想收回来,他说过几次不能这样!

整个人也往一边退,示意人帮着拦住她,还有兰心把她扶到床榻上。

让她不要下来。

兰心和上前来的来公公一起叫着,扶着扶她躺下。

顾清舒还是抓着他的手还是望着他。

半边身子靠向他,靠着他的身体,手抓着他。

还想有意无意往他怀里挤。

他怎么就退开还有松开手了?

不喜欢那种心动的感觉?那样强烈的感觉啊,松开手的那一瞬间悸动不见了。

好可惜。

真的可惜,好想再来一次,那样的感觉说实话她活了几世都没有经历过,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不该只有书里有?

没想到现实也有,看来她也是真想泡前公公!

都这样她的前公公还能稳得住!她都把持不住了。

谢禇远心中其实也在回味。

回味那一刹那的感觉,心里和身体同时的感觉。

这对他来说也是从来没有过的,先前他可以忽略,这次他没法忽视。

顾清舒!

他忽然感觉到怀里女人好像有意好像又在无意撩拨着他,往他怀里挤,他的心又一紧,再看她,那种感觉又来了,他忍了再次:“好好躺回去躺好再说。”拉着她的手帮她再次躺回去,和兰心他们一起。

只是动作的时候,不知道是不经易还是怎么,她身上的被子滑下一点,可以让他刚好看到了里面雪白的肩。

那样的白,白得耀眼。

好像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是光着身体,这一想他心头热了起来,看了又看,一时没有移开目光,也移不开。

那肩只露了一点瘦削又柔弱。

美好得让人想握住,比她的长相还惹眼。

隐隐往下是不能看的地方,盯了几眼他还是快速的扯了被子给她盖上。

遮住了看到的地方。

只是过程中他的手却不由自主触到了一点,摩挲着她的肩过去,她的肩部比之手的馨香柔软如棉,更是让他形容不出来。

更馨香更滑嫩。

眼前又闪过她倒下来时混身湿透露出来的身体曲线,以及诱惑,比上次打湿胸口看得清楚。

当时他就想盖住,此时他更是不想有人看到他看见的。

不想有人看见!

他看向来公公。

再是前太子妃,也不能任人随便看!

“你。”他还没说。

顾清舒看了他一眼,也察觉到一般,脸一红低头柔弱的由着他们扶着躺回床榻上。

她当然是察觉到了。

自己主动露的,怎么会不知道。

前公公她的父皇的样子啊好好笑。

好可爱!

兰心也看到扫到一点,脸色都变了,叫着姑娘,想帮姑娘遮住,怕皇上看到,又怕皇上已经看到,怎么办?

她想说还不敢说。

“这样淋了雨留在这里,不能回去,需要不少东西,身上也都湿了,需要什么就去取。”谢禇远发现她们的样子,没有对来公公说,先对她们说了声。

示意她们。

顾清舒明白父皇意思,抓紧被子再不敢多看,看兰心,只是脸上有些迟疑不定。

兰心也一样。

她担心她一去,就只有姑娘一个人了,陛下在旁边可不行,陛下不能在这里,可不去姑娘怎么办?

谢禇远见她们不动,问她们还在做什么?

顾清舒才让兰心去。

兰心咬咬牙去了,不去没人去,姑娘不可能一直光着身体。

顾清舒咬唇。

“你也下去。”谢禇远这一次直接转头对来公公说了声,盯紧了他。

知道他可以也看到了。

这一想就不高兴。

来公公感觉到陛下的不悦,抬头,陛下因为他看到了前太子妃娘娘?他不知道。

陛下让他下去,陛下不走?

陛下要留下来?这时候不是该让前太子妃一个人?

谢禇远不说话。

来公公行礼完走了。

“父皇。”顾清舒又慌又乱的拉一下被子,只她和父皇了!

谢禇远回头,凝着她又上前一步。

“父皇你也可以回去休息,你不用在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他们都不在,儿媳很好没事了,等好了会回去,好了再服侍你,赎罪!”顾清舒咬紧牙,低首开始行礼,白着脸,还想起来,可想着自己身体光着又停下来。

扯动间,被子有点薄,身体一侧又露出了一点她发现了,一低头盯着手足无措的扯着被子露出更多,最后都不知道怎么办,脸更红。

脸红是她的技能,早就是想红就红了!

她脸着红手握紧。

谢禇远没想到还会看到她的身体,没想到她这样慌和傻还让他一再看见,她这是真的在诱惑他了。

他又走过去,伸出手。

顾清舒神色一变,想别开身体。

父皇!

谢禇远俊逸的脸看着她:“怕什么?怕我?我只是帮你——”帮着她把被子拉好给她盖紧了。

顾清舒一见没再说。

“好了。”谢禇远再拍了拍她,盖好就不要再让他看见了!

“父皇。”

顾清舒开口,羞得狠不得钻地里去一般,声音都小了。

谢禇远瞅了瞅她,又伸手把手放到了她的额头上。

顾清舒又想躲没躲开,混身定住。

谢禇远摸出不热,低声:“不热。”他镇定如常又后退,手动了动。

顾清舒不由的抓过去。

抓住后才抬头。

对上谢禇远目光。

她呆呆放开手,怔仲不已,父皇!

谢禇远看她,看她的手,念及大夫说的她吃的药不对,好像有点中毒。

谁做的?还没有问过。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