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57章 就这么巧

书名:撩君 本书主角:叶嬉 作者:H宝藏女孩H 本章字数:1066 字

即使阿华如此作为,青嫔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站在原地像是入定了一般,闭着眼休养生息,仿佛周遭地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

春北暗地里叹气。

阿华原本性子就不大好,加上青嫔又是个不会说话的,如此更加助长了她的气焰。

禧嫔内心其实蛮同情青嫔的,即使做了这么久的嫔妃,却依旧被一个宫女这样压着,一点主子的模样都没了。

算了算了,她自己都是奴才上来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有时间去心疼别人,不如好好心疼自己,曾经的主子再次翻身,她肯定是讨不到好处的。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自己不舒服,小腹处疼痛难忍,像是被人给绞着一般,捂着肚子脸色瞬间惨白,蹲下身来喊着,“春北,疼......好疼......”

春北最快地发现了禧嫔的不对劲,收起扇子去搀扶禧嫔,“禧嫔,你怎么了?哪里疼?哪里不舒服?”

“疼......肚子疼......好疼......”禧嫔疼地越发厉害,额头上全是汗,整个脸因为疼痛已经扭曲到了一起。

春北却以为她可能是因为葵水来了,所以肚子疼加剧,并未朝别的方面想,只帮着禧嫔捂着她的肚子,不断地安慰她,一手轻拍着她的背想要帮她减轻痛苦。

青嫔发现禧嫔的异样,先是观察了片刻,而后凑近禧嫔,蹲下身来一把掀开她的裙底,果然见到地上有血色,她脸色一变,站起身扯过阿华,无声地说着,“赶紧叫大夫,赶紧,孩子。”

阿华愣了一下反问,“你确定?”

青嫔点了点头。

“春北,赶紧送禧嫔回去,我这就让人去请大夫。”阿华下意识地对春北说道,而后暗自后悔,如果真的是孩子没了......岂不是更好?

没有人能为殿下生下孩子,她的机会就越大。

“什么意思?”春北到底没有这些经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禧嫔可能是小产了。”阿华回答。

春北想也没想叫来人,双双搀扶着禧嫔回去蘅芜苑,阿华让人去请大夫,才出了行远轩没几步,禧嫔根本坚持不住,幸好来了找了软轿来,四平八稳的将禧嫔送回了蘅芜苑。

青嫔带着阿华也来了蘅芜苑,阿华指挥着宫人准备东西,等大夫来了才放心地守在屋外,让大夫在里面检查。

这时候闲下来了,春北才察觉不对。

“禧嫔明明昨夜半夜来了葵水,正是因为这葵水,太子才去了西厢房的,我方才一直以为她是因为葵水的原因肚子疼,葵水都来了怎么可能是怀孕了?”春北一脸的疑惑。

直觉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你说昨夜半夜禧嫔就见红了?”阿华同她确认。

春北点点头。

“那你可曾见到禧嫔的身上血色成什么颜色?是褐色还是鲜红色?”阿华继续确认,“还有,禧嫔的量多吗?”

春北想了想,“是鲜红色,量很少,我当时还以为是因为禧嫔自身身体的原因,可能葵水刚来,所以量很少,根本没有在意。”

“那就是了,若是这样就对了,禧嫔......怕是真的小产了。”阿华肯定的说道。

春北,“......”

怎么会这样?

明明是葵水啊?

怎么突然之间变成小产了?

这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她根本接受不了。

“等大夫出来吧,一切都知道了。”阿华也想不到其他的话了,只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春北无心搭话,还在震惊当中出不来。

青嫔却是挂念着屋内的禧嫔,方才的场景让她想到自己的孩子,还未成型的孩子,甚至都没有感受到过她的存在,就没有了。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过去。

果然,禧嫔小产了。

“大夫,禧嫔怎么样了?”春北上前询问正在写方子的大夫,大夫头也没回地说道,“禧嫔小产了,我给开点药养一养,注意事项也会一同写给你,记得好好照顾禧嫔。”

“真的是小产?”

“这还能有假吗?”大夫瞪了一眼春北,一脸的不悦,小产一事岂是儿戏,还能拿来说笑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深夜禧嫔肚子不舒服,还以为是葵水来了......”春北还是以为那是葵水,实在想不通怎么成了小产了。

“我知道,昨夜太子宿在了禧嫔这里,后半夜的就不是葵水,禧嫔身子不大好,经不起折腾,孩子也才怀上没多久,还不稳定,如此......太子这样一来,就导致了......”大夫的话说一半留了一半,但是这话春北却是明白了。

禧嫔的孩子没了,是因为太子!

“你对没有经验没关系,日子长了就知道了,见得多了听得多了看得也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大夫似是在宽慰春北。

可春北那说不出的难受还是郁结于心。

“好了,拿这方子拿药煎药,这上面的注意事项是给你们的,有事情随时来叫我。”大夫叮嘱完了,拿上自己的药箱就离开了。

春北让人去抓药,又仔细看着上面的注意事项,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就是因为她没有经验,导致了禧嫔的小产。

若是当时就发现了不对劲,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大夫走了,青嫔带着阿华进来,看了看躺在床上睡着了的禧嫔,各自心里有不一样的感受,青嫔拍了拍春北的肩。

这样的宫人倒是让她怜悯了。

不似她身边的阿华。

此时的青嫔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当初叶嬉对她也是很好,对她和巧尔视如姐妹,从未当做丫鬟过,可为了叶元,她先抛弃了她们之间的主仆情谊。

“好好照顾禧嫔,这件事于她会打击很大,这半月就不要出去蘅芜苑了。”阿华到底是有经验一些。

春北点点头,看着她们离开。

眼底越来越模糊,还是不大争气的一边哭一边牢记大夫给的叮嘱,还要压抑着自己不要哭出声,打扰到正在熟睡的禧嫔。

......

而此时的叶如媚休息够了,终于想起了院子里还有两个人,让阳川出去叫她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