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气运多的吓人!

书名:诸天最强大佬 本书主角:楚毅 作者:七只跳蚤 本章字数:2059 字

楚毅闻言不禁眉头一皱,赵公明提及这点正是楚毅如今最大的潜在威胁,就如赵公明所说的那般,修为差了足足一个境界,一旦有人偷袭,楚毅绝对抵挡不住。

更何况这一方世界当中还有许多阴毒无比的诅咒神通,譬如那钉头七箭书,就连赵公明这样的大罗存在都能够生生咒杀。

更不要说通天教主祭炼出来用来针对几位圣人的六魂幡了,同样是因果诅咒来的至宝。

既然有钉头七箭书、六魂幡这样顶级的咒杀宝物存在,那么肯定会有其他因果诅咒的秘术。

连大罗强者都难逃此等秘术的咒杀,楚毅可不认为凭借自己眼下这点道行境界就能够无视有心人的暗算。

所幸他如今身在金鳌岛,可以说是通天教主的地盘,自然是有通天教主庇佑,料想也没有谁能够在金鳌岛将他如何。

然而楚毅除非是打算一辈子都躲在金鳌岛,否则的话,这等因果咒杀秘术他必然要面对。

对于这等咒杀之术,想要抵挡也不是没有办法,一者是不漏自身一丝信息,譬如生辰八字、体肤毛发之类,一者便是提升修为,道行俞深,对于这等因果咒杀之术的抵抗能力自然越强。

如果说他修为足够强横,达到大罗之境,想来足可以无视九成九以上的咒杀之术了。

深吸一口气,楚毅向着赵公明道:“师兄所言甚是,不过大罗之境一切凭借机缘,机缘不至,大罗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罢了。”

赵公明自然是比楚毅更清楚大罗之玄妙,也知道这等事情根本就急不得,如果说真的有外物能够助人突破大罗之境的话,倒也不是说没有,可是借助外物突破的大罗将会难有寸进,但凡是有心追求更高层次的修行之人,谁愿意自毁道基呢!

没见碧霄、琼霄二人困于大罗瓶颈无数年,若是她们愿意的话,难道不能从太清道人那里求来一枚九转金丹吗?

说到底九转金丹能够让人突破之大罗之境,却也彻底限制了这人的未来。

楚毅冲着赵公明笑了笑道:“趁着大会之前还有时间,我且去闭关修行,万一机缘巧合之下,能够有所突破呢……”

正说话之间,一道宏大而又平和的声音传来:“楚毅,且来见我!”

赵公明同样听到了那声音,眼睛一亮道:“是老师召见,师弟快去!”

冲着赵公明点了点头,楚毅当即便奔着通天教主所在道宫而去。

远远的楚毅就见一头牛悠闲无比的伏在一座道宫门口处,不是通天教主那坐骑奎牛又是谁。

楚毅几次拜见通天教主,几乎每次都能见到奎牛的踪影,同奎牛早已经熟悉无比。

而趴在那里的奎牛见到楚毅的时候倒也没有露出惊讶之色反而是冲着楚毅道:“老爷召见,小老爷速去!”

奎牛尊称楚毅一声小老爷,楚毅自然不会拿大,而是冲着奎牛拱了拱手道:“待我见过老师,再与奎牛师兄叙话!”

说着楚毅大步走进道宫之中。

道宫之内,檀香渺渺,一道身影端坐于蒲团之上,整个人坐在那里宛若一方天地的中心一般,正是截教之主,通天道人。

楚毅大步上前,冲着通天教主一礼拜下道:“弟子见过老师!”

通天教主微微一拂手道:“不必拘礼。”

等到楚毅起身,通天教主目光扫过楚毅,只是一眼就像是将楚毅上下看透了一般,微微颔首道:“看来你这些时日并没有懈怠。”

楚毅道:“弟子一心苦修,奈何机缘不至,难入大罗之境,却是让老师失望了!”

通天教主闻言笑着摇头道:“大罗玄妙,非有机缘难入,不过徒儿也不必忧心,只要素日里勤修不怠,机缘一至,大罗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罢了!”

如通天教主这般存在,早已经看淡了世间一切,莫说是大罗,即便是比之大罗更强的存在,也未必能够让通天教主多看几眼。

在通天教主眼中,楚毅即便是踏入大罗之境,也不过是在修行之路上稍有精进罢了,毕竟在通天教主无数年的人生当中,即便是强如太一、帝俊、十二祖巫这等存在也如过眼云烟一般陨落。

楚毅恭敬道:“弟子谨遵老师教诲!”

就见通天教主随手一指,一道宝光滑过,一座小巧玲珑的宝塔出现在楚毅的面前,看到这么一座宝塔,楚毅脸上不禁露出几分讶然之色。

似乎是看出楚毅的疑惑,通天教主微微一笑道:“为师收你为关门弟子,必然会有人心中不服,如今你修为不入大罗,面对许多阴险手段当真是没有几分抵抗之力,今日为师便赐你六合塔,有此塔护身,除非是圣人出手,否则的话,至少可为你争得逃命求救之机。”

楚毅不由眼睛一亮,听通天教主这么说,楚毅要是还不知道眼前这一座宝塔的厉害。

要说灵宝之多的话,怕是没有几人可以同通天教主相媲美,不说通天教主赐予门下众多弟子诸多灵宝,就是通天教主自己手中的灵宝那也是一件比一件强。

如今通天教主拿出这么一座防御惊人的六合塔来倒也不稀奇。

伸手一招,楚毅当即将六合塔炼化并且收入体内,随着六合塔被炼化,关于六合塔的信息也被楚毅所熟知。

知晓六合塔的信息之后,楚毅心中自是为之惊叹,就如他所料想一般,这六合塔防御力几乎可以媲美五方旗、十二品莲台这样的顶级灵宝,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六合塔只有防御只能,不像五方旗、十二品莲台这样的顶级灵宝攻守兼备。

能有这样一件宝物防身,楚毅还有什么好挑剔的,毕竟如果说论及攻伐的话,通天教主早已经将其证道之宝,青萍剑赐下。

这天下间,论及攻伐能够媲美青萍剑的灵宝,恐怕也就只有那么几件吧。

或许通天教主就是考虑到已经赐下青萍剑,这才将只有防御功能的六合塔赐予楚毅。

六合塔、青萍剑,一攻一防,两件宝物组合在一起,就算是楚毅遇上了大罗强者,除非是自己傻乎乎的跑去找死,不然的话,自保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心中一动,楚毅向着通天教主拜了拜道:“老师,六合塔怕是难挡钉头七箭书这等异宝的暗袭吧!”

通天教主闻言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楚毅一眼,只将楚毅看的心头有些愕然,这会儿通天教主才缓缓道:“徒儿你还怕别人因果咒杀吗?”

楚毅心中满是愕然与不解,通天教主这话里的意思那是再清楚不过了,之所以没有给他防御因果咒杀的宝物,不是通天教主不舍得,而是在通天教主看来,那等宝物根本就没有必要赐予楚毅,也就是说楚毅并不需要担心会被人给咒杀。

难怪楚毅心中会不解,他自问自己比之大罗巅峰的赵公明来差了不知多少,就连赵公明都在钉头七箭书之下身死道消,他又何德何能,能够无视钉头七箭书这等异宝咒杀呢。

可是通天教主既然表明他不需要这等宝物,那么其中必然有他所忽略的所在,也就是说,他其实并不用担心什么因果咒杀类的手段。

盘坐于蒲团之上,楚毅暗暗沉吟,同时思量自己身上可有什么宝物能够让他面对因果咒杀类的宝物不受伤害。

猛然之间,楚毅心中一动,识海之中虚幻而又真实的气运祭坛横亘其上,无量气运宛若滚滚洪流一般。

不知什么时候,楚毅识海之上那气运祭坛上空竟然充斥着无尽的气运,好似无边无尽的汪洋大海一般。

进入这一方世界之前,楚毅可是清楚的记得他所拥有的气运虽然磅礴,但是也没有这么夸张啊。

但是如今看来,那磅礴的气运看上去简直是庞大的吓人。

这些年楚毅一直没有关注自身气运的变化,如今却是被那暴涨的气运给吓了一跳,甚至可以说,这暴涨的气运简直是超出了楚毅的想象。

仔细思量一下,他先是拜入通天教主门下,并且被通天教主收为关门弟子,赐予青萍剑,可以想象单单是这点就能够让楚毅得到多少的气运。

要知道当下截教之势可以说是如日中天,放眼这一方世界,怕是也只有人族气运方才能够与之相媲美了。

楚毅得了截教气运,气运若是不暴涨那才是怪事。

除此之外,楚毅还被帝乙看重,选其为帝辛之师,也就是未来人王之师,这等身份可是要分享人族之气运的,同样这一身份所得之气运未必就比他在截教的身份所得气运差。

加之楚毅又收了杨戬、杨婵这么两位未来小量劫之主的人物为弟子,同样也得到了偌大的气运。

如此种种下来,不算不知道,这么一算,楚毅识海之中那多的吓人的气运也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好一会儿楚毅方才冷静下来,看着那气运祭坛,楚毅已经明白了过来,为什么通天教主会说他并不需要担心被人以因果咒杀之术坑害了,别的不说,单单是有气运祭坛这么一件连通天教主都难以察觉,看不穿的宝物镇守识海,庇护元神,又有什么因果咒杀秘术能够破开气运祭坛的防御而升级其元神呢。

通天教主看着楚毅神色变幻不定,最后楚毅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通天教主不禁颔首一笑。

他的确是看不穿楚毅,这便说明楚毅身上有大秘密,可是通天教主并没有窥探楚毅身上隐秘的意思,毕竟谁人还能没有点秘密啊,身为至高无上的圣人,这点胸怀还是有的。

深吸一口气,楚毅长身而起,向着通天教主拜了拜道:“多谢老师赐宝,弟子明白了!”

通天教主微微颔首道:“为师再为你讲道,是否有所得,就看你自身的造化了!”

圣人面对面讲道,这是何等的待遇啊,要是传出去的话,怕是大罗强者都要羡慕的眼红。

可是像这般开小灶的事情,看楚毅那轻车熟路的架势,显然已经不是第一遭了。

很快道宫之中便有恍若天音一般的道音流转,道音被局限在道宫之中,无有丝毫异象,然而楚毅却是已经沉浸其中,显然是已经入了道。

不知过去多久,楚毅方才回神过来,清醒过来的那一刹那,心底泛起一股失落,毕竟一旦醒转便从大道之中跌落而出。恍若两方天地一般,不过楚毅也知道长久沉浸其中非但是没有好处,反而会有极大的害处,毕竟长久沉浸大道,可是有道化之危。

道宫之中已经没了通天教主的身影,楚毅醒转过来,整理了一下衣衫,长身而起冲着通天教主所在蒲团拜了拜,这才推开道宫大门,大步走出。

道宫之外,奎牛依然是一副悠然的模样趴在那里,似乎是察觉到了楚毅走出道宫的举动,就见奎牛起身,随之身形一晃,就见一名魁梧大汉出现在楚毅的面前。

“小老爷出关了!”

楚毅微微一笑道:“奎牛师兄却是好生悠闲啊,真是羡煞旁人!”

奎牛闻言哈哈大笑道:“老牛整日里呆在宫中,就是想要离宫也是不得,说来老牛还羡慕你们可以四处走动呢!”

楚毅脚步一顿,看了奎牛一眼道:“是我疏忽了,长时间呆在宫中,虽然说能够长侍老师身旁,却也如奎牛师兄所言,未必如他人所想是件美事!”

奎牛也曾与人说过,然而他人却是笑他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多少人想要长侍圣人左右而不可得,楚毅还是第一个能够体会到他心情之人。

顿时奎牛那如同蒲扇一般的大手拍在楚毅的肩膀之上道:“来,来,还是小老爷知俺老牛的心思,我这里有存了数万年的美酒仙酿,今日定要同小老爷痛饮一番!”

奎牛的居所毗邻通天教主所在道宫,二人很快便来到了奎牛的住处。而奎牛也将他藏了许多年的仙酿取出,拉着楚毅畅饮,同时一吐心中的憋闷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