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2号技师(请问客人舒服吗...)

书名:和影帝协议结婚之后 本书主角:白绮 作者:故筝 本章字数:2063 字

第28章

温泉山庄的菜单每天一更换。

当天晚上的顶级豪华晚餐就是由各大菜系的招牌菜组成的,什么口水鸡、蟹粉狮子头、清蒸鲥鱼、炸脂盖、剁椒鱼头、金丝燕窝……

套房的摄像头重新打开,观众一眼就看见了满桌的饕餮盛宴,以及白绮手边摆着的钱。小面额的钞票堆叠在一起,看着还挺厚。

【又是流口水的一天,哧溜】

【有没有觉得钱好像变多了?】

【刚才摄像头关闭的时候,席哥是不是把游泳赚的钱给白绮了???】

【好像是……】

【啊啊我不想磕的啊,我明明是唯粉啊,妈的为何会这样】

白绮看不见弹幕,他这会儿专心地吃着饭,满足得双眼微眯,如果他长有耳朵的话,那么这会儿耳朵尖大概都在快乐地抖动。

“我一会儿分两张钱给许轶他们,可以吗?”

席乘昀看了看他吃得脸颊鼓鼓的样子。

席乘昀:“随你。”

白绮点点头,又夹了一点口水鸡。

往嘴里塞。

“嘶哈,这个红油好辣。”白绮把吐着舌头,一边手忙脚乱地去找冰水。

席乘昀按住了他的手背,站起身:“等会儿,我给你倒牛奶。”

白绮点点头,顿住不动了。

【看起来很好亲的样子(危险发言】

【白绮真的是唇红齿白啊~看给孩子辣的,两只眼睛都水汪汪的了】

席乘昀很快就倒好牛奶拿了过来。

白绮接过去,仰头一口猛吸。结果因为喝得太猛,不少都顺着嘴角冒出去了,顺着下巴直直滑进了脖颈。

白绮放下杯子,连忙又去拿纸巾。

【啊这,看上去更好亲了】

【咦?我眼前怎么黑了下来?是谁遮住了我的眼睛】

【让你们浪吧,这下好了,啥玩意儿都看不着了】

白绮擦了个干干净净,还弯腰低头仔细检查了一遍地毯:“幸好没给人家弄脏。”

白绮直起腰,才发现席乘昀又把几个机位给挡上了。

白绮:“嗯?不用播了吗?”

席乘昀顿了下,只简练地说了一句:“他们会理解的。”

白绮:???

话说到这里,席乘昀的上半身越过餐桌,他微一俯身,将白绮胸前别着的麦克风摘了下来,连同自己的一并,然后关掉,锁进抽屉。

弹幕:【???】

【卧槽!别这样,咱们谁跟谁啊?让我听听呗!】

【叹气,什么时候才能搞VIP付费内容啊?这不是你台最擅长的割韭菜手段吗】

眼看着这边是真的什么玩意儿都看不见了,他们才转头去看其他嘉宾了。

“都关掉了?”白绮问。

席乘昀点了下头,这才坐回去,重新拿起了筷子。

“关掉之后说话是要更随意一点。”白绮咂咂嘴,舔掉了嘴角一点残存的牛奶,问:“你今天累不累啊?辛苦你陪我赚钱了。”

“钱我也有花。”席乘昀倒了杯温水,说。

“那不一样嘛。你打完冰球,还去游泳了……游泳累吗?我不会游泳。应该很累吧。听说很耗体力。”白绮吧嗒吧嗒说了一长串的话。

席乘昀似是好脾气地笑了笑:“不算累。”

“不算累,那就还是有一点累啊……”白绮想了想说:“那你别吃多了。”

席乘昀:“嗯?”他嘴上是疑惑的,但手已经先一步放下筷子了。

白绮说:“你等等我啊。”

然后飞快地吃完了桌上的鸡鱼牛虾,吃得满嘴流油,抽空还能说上一句:“这个肉皮真不错,好酥!”

席乘昀看得甚至都有那么一瞬间怀疑,白绮就是想吃独食。

白绮丢开筷子,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麻烦席哥先去躺着等我。”

席乘昀眼皮一跳,有点猝不及防。

白绮:“快去呀。”他匆匆说完就去浴室了。好像还在里面挑挑拣拣了一番,嘴里嘀嘀咕咕:“我看看这个,这个是什么?洗发水。不行。……沐浴露?这个应该能行吧?”

席乘昀坐在那里顿了一会儿,还是起了身。

等白绮出来的时候,席乘昀已经在沙发上躺好了。

他身上随意拢着的外套,微微散开,露出了一小片覆着肌肉的胸膛。

就算是躺下的姿势,也愣是有种强势的味道。

白绮看了看,说:“翻个身吧。”

席乘昀抬眸看了他一眼,撑着沙发翻了个身。

白绮把拖鞋一脱,踩着沙发边缘,就整个人跨坐了上去。

席乘昀的身形僵了僵,那一瞬间像是被一把大火从头燎到了脚。白绮想干什么?

“您好啊,我是为您服务的22号技师~”

“……”

白绮竖着耳朵听了半天都没听到席乘昀的回应。

不该啊。

我太沉了?一屁股把人席先生压死了吗?

白绮身形往下趴了趴:“请问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比如说,您吃劲儿不吃劲儿啊?”

席乘昀几乎都能感觉得到白绮的呼吸。

这下好了,连脖子也僵了。

“……吃。”席乘昀应声。

“好嘞!”白绮掐住他的肩膀,“您这儿肯定是劳损最厉害的……像您这样的,肯定很需要这样的服务。要不要办个卡啊?”

他说着用力一掐。

没掐动。

白绮:?

白绮:“客人您的肌肉比较大,等我换个手法。”

席乘昀憋不住笑了一声。

但笑声很快就收住了。

他的面容朝下,完完全全遮挡了神情,低声道:“嗯?技师的力气还不如客人的大,怎么能指望客人办卡?”

白绮:“有道理。”

他深吸一口气,咣咣开始给席乘昀捶肩、捶背。

不知不觉就过去十分钟了。

他想说换个地方捏吧。

白绮的手挪到席乘昀的腰间,席乘昀的身形僵了一瞬,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自然放松的姿态。

但就算是这样……

白绮:“……捏不动啊。”

倒是隔着那层薄薄的外套,他感觉自己先是把席乘昀腰部肌肉的走向给摸清楚了。

就离谱!

白绮又捏成拳头,咣咣砸了好几下,出了一身大汗。

他有气无力地问:“请问客人现在舒服了吗?”席乘昀爽不爽他不知道,技师是不太行了。

白绮从席乘昀身上把腿收回来,屁股一歪,就从沙发边上滑了下去。

席乘昀撑着沙发起身:“舒服了。”“明天去给你赚小费。”

白绮轻叹了一口气:“对哦,你钱还全在我这儿呢。我给你按了,都收不到一毛钱。”

下回不干了!

席乘昀坐直了身体,不紧不慢地说:“明天还办卡。”

白绮回头一笑:“我手艺不错是吗?”

席乘昀于是也露出了点笑容:“嗯。”

白绮高兴了:“那就好!以前给我爹捶的时候,老说我快把他骨头架子捶骨折了……”

席乘昀一个没忍住问:“你还给谁按摩过?”

白绮:“我爹,我舅舅,还有我叔叔。”

“……”

当晚席乘昀睡觉,梦里都是白绮管他叫爸爸。

总之这梦从头到脚,哪哪儿都不太对劲。就跟寒冬腊月里,一盆冷水泼了下来,把人泼得什么心思都冻住了。

等到了第二天,大家照旧来蹲直播。

白绮和席乘昀一用完早餐,就直奔冰球馆。

【当成固定刷怪任务点了吗???】

【节目组:就是很后悔,肠子都悔青了那种】

节目组确实很后悔。

因为他们发现其他不会打冰球的,也相当积极地加入了进来,混个数凑名额。

杨忆如厚着脸皮说:“哎,反正席哥和白绮绮已经很厉害啦,再有许轶、邱思川搞辅助,赢得稳稳当当的嘛。我们就把钱分一半给白绮,那也很赚啊!”

邬俊表示赞同:“对!”

周岩峰闻声也想加入。

这真就是躺着赚钱啊!谁不想蹭一把?

富春颖马上开口说:“冰球赢一局一人三十对吧?我和老周,直接一人给绮绮分二十块!”

就这样还净赚十块呢。

两人加一起,就是净赚二十。把他们俩老骨头折腾碎,也未必能赚到这么多。

杨忆如立马跟上:“我们也可以给绮绮分这么多啊,还有许轶他们,我们也能再分点出来。”

这下好了。

白绮他们俨然成了香饽饽,打一局要多赚不少钱,完全扰乱了市场。

节目组听得眼前直发黑。

【这倒是我没想到的……】

【哈哈哈你倒是说说,自打看这个节目以来,你想到过什么啊哈哈,可恶,白绮真的总是能带给人惊喜!】

【所以昨天白绮帮骆元出头,不仅是为了拿那十五块啊,还是为了给今天做铺垫】

【骆元:工具人罢了】

最后白绮笑眯眯地一拍板。

先选了杨忆如夫妻,最后才是周岩峰夫妻。

他们完全成了啦啦队,上午两局打下来。白队满耳朵都是,“白绮牛逼啊”“白绮冲啊”,嚷嚷得他们脑浆子都晃悠了。

节目组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让裁判判定那俩浑水摸鱼的消极比赛。

于是等到了下午,周岩峰两夫妻就不能再搁那儿站着不动了,得艰难地滑动着冰刀鞋,一走一哆嗦,跟帕金森似的。

那边球都进两颗了,他们才走出0.3米呢,倒也给弹幕提供了不少笑料。

这一天打下来。

弹幕都忍不住感叹:

【席老师和白绮的体力都很不错啊,许轶他们也还可以】

【白队:再你妈的见!】

白队确实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见着了白绮和席乘昀俩人,都觉得腿肚子打晃。尤其是王苗峰。一见了席乘昀,就忍不住想跑快点。

等到了第三天,节目组都捱不住了,觉得这跟咱们策划好的不一样啊。

于是导演组清了清嗓子,宣布了一条新规则:“由于大家过度集中地扎堆一个项目,我们请来的对手都不够用了,现在每参加一次冰球项目,就要先拿出三十块作为入场券,胜利后能退还,输了之后就归白方了。”

周岩峰一行人:“……”

【哈哈哈太惨了叭,没记错的话,他们因为冰球项目来钱太容易,昨晚都去好好享受了下温泉项目,钱都花得差不多了】

【好像就白绮他们的钱还没怎么花?】

席乘昀脸上挂着微笑,他不紧不慢地说:“没关系,大家还可以在白绮这里借钱。借十块还十三块。”

白绮也笑眯眯地掏了掏兜。

手里一大把零钱。

所有嘉宾:“……”

节目组:“……”

所以再多的规则,限制的也压根不是白绮他们对吗!

【哈哈哈哈,导演组:我人裂开】

【规则限制,反倒让白绮又有机会赚到更多的钱哈哈哈,节目组这是在助力白绮发财啊!】

三十块入场券的钱是可退还的,只是如果交不上的话,他们就失去赚大笔钱的机会了。

大家一咬牙,最后还是借钱交了。

等入了场,那边裁判又喊:“不能消极比赛!快!快!动起来!”

邬俊、周岩峰就只能动起来了。

结果一摔一个屁股蹲儿。倒是让许轶获得了极大的心理平衡。

眼看着邬俊就又要摔了。

席乘昀飞快地滑过去扶住了他,邬俊受宠若惊、大为感动,还不等露出笑容,耳边就传来了席乘昀的恶魔低语:“杨小姐就在不远处看着,邬总也不想丢脸吧?扶一次,两块钱。”

邬俊:???

【邬俊:天崩地裂】

【席老师竟然是这种人!】

【啊啊啊我疯了,这个真人秀真尼玛有意思!感谢节目组让我见识到了席老师更多的一面!】

又一天玩下来。

席乘昀和白绮都赚了个盆满钵满。

等到节目组分完钱,嘉宾们也给完钱。

席乘昀反手就揣进了白绮的兜里。

周岩峰忍不住咬牙切齿:“席老师都不存私房钱吗?”

“存啊,我帮白绮存。”席乘昀轻描淡写。

周围立马响起了阵阵:“噢噢噢!”“席老师牛逼!”

白绮飞快地扭身抱了下席乘昀。

但这次……没有亲亲。

席乘昀垂下了眼眸。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