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23章 表现

书名:大时代中的小农民 本书主角:桑柏 作者:醛石 本章字数:1590 字

吃完了饭,夏卫军便对着郑黎说道:“咱们出去逛逛吧?”

郑黎一听以为他真是想出去转转看看,于是点了点头。

两人这边正准备出门呢,郑楠这边立刻穿戴好了一看这模样就是准备做小尾巴的。

“你干什么去?”郑黎的母亲问二闺女。

“我跟姐姐姐夫出去玩”郑楠说道。

郑黎的母亲道:“你给我老实的呆在家里,作业都做完了?整天就知道玩”。

“没事,阿姨就让她跟我们一起去吧。我也就是到处逛逛看看,她还能给我当个向导什么呢”夏卫军哪会没有这眼色,立刻点头同意带上她。

没有等母亲说话呢,郑楠已经蹿出了屋子,站在门口冲着母亲笑呢。

郑黎的母亲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对于这个闺女她是没有办法的,可能是大闺女太省心了,所以这二闺女就像是来催债似的。

一行三人出了门,刚下了楼便看到不住的有邻居和郑黎姐妹俩打招呼。

其实此刻老郑家的大闺女带回一个老男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家属院,不知道这消息的那肯定不是什么活络人。

至于背后还有什么那人心隔肚皮就不好说什么了,反正很多不算是什么太正面,什么老郑家的闺女傍了大款啦,娱乐圈原本就乱啦之类的。

这种情况也正常,这世上盼着别人不好的大有人在,不独在郑黎家住的家属区如此。

有些人就是看你得意的时候心中咒你不顺,看你不顺的时候又幸灾乐祸。反正你一辈子翻不了身他们才快乐。

强忍着出了家属区,来到了大马路的旁边,夏卫军实在是撑不住了,跑到一边一弯腰就开始大吐了起来。

郑黎关切的问道:“怎么啦,怎么啦?”

夏卫军的样子也把郑楠给吓了一跳,小姑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时间站在路边有点懵了。

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夏卫军觉得好多了,抹了一下嘴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吃的撑着了”。

郑黎被他给气笑了:“知道多了还吃,你怎么这么呆啊”。

夏卫军道:“阿姨说了男人吃的多好,我能不吃么,我这不是想给阿姨留个好印象么”。

郑楠这时候回过神来跟着乐了。

“我说你平常吃多少?”

“这么大的小碗一下子饭,然后配上两三个菜就得了”夏卫军说道。

“那也不少了,一碗米饭配上两三个菜……”。

“你以为是咱们家这边的盘子啊,就中间一点点,连咱们平常菜的五分之一都没有,夹两筷子就没了”郑黎和妹妹解释了起来。

“那能吃饱么,你们南方人可真鸡贼,就给这么一点点菜塞牙缝哪?”郑楠说道。

夏卫军苦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三人这边等着夏卫军舒服了一些继续在街上逛,这时候的街上也没什么人,大多数都在家里窝着呢,商店也没开门,反正三人转了一圈之后便回来了。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郑黎家一共做了三菜,全都是盆子装的,最小的也是像他家汤u盆大小的盆子。

“小夏,吃菜!”

郑黎的母亲说道。

“嗯,嗯!”夏卫军这边连连点头。

郑楠说道:“妈你就别劝了,你早上那一大碗面把姐夫都给吃吐了”。

“?”郑黎的母亲有点诧异。

“不好吃?”

“不是不好吃,挺好吃的,只是我从来没有一顿吃过那么多东西”夏卫军很坦诚的说道。

郑黎的母亲听了笑道:“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实诚吃不下就不吃呗”。

郑黎的父亲听了这事,心中对夏卫军的感观有点小改变,觉得夏卫军虽然年纪大点,但是这态度该有的还是有的。

“那你自己吃,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别客气啊,就这知道这菜合不合你的口味”郑黎的母亲说道。

“我家其实生活的地方也不算是南方,口味偏咸口的,而且我九一年左右的时候在俄国呆过,这菜我吃着挺好的,您的手艺真的挺棒的”夏卫军说道。

夏卫军这边是捧呢,他是来过北方,但是那时候他是做生意来的,来来去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火车上,到了俄国那边吃的就是面包这些个,真正北方菜还真没有怎么吃过,更没有到人家里去过,哪里知道这边一吃饭菜都是论盆子的。

郑黎的母亲听了很开心,然后又问道:“那你们以后准备怎么办?就在帝都生活?”

夏卫军说道:“这事我听郑黎的,她说在帝都安家咱们就在帝都安家,要是想跟我回老家呢老家也有房子,房子的事情您二位不用担心,我现在就盼着郑黎毕业了”。

“帝都的房子挺贵的吧?”郑黎的母亲说道。

夏卫军闻歌而知雅意,张口说道:“还可以吧,不过我这边两头跑,帝都也是要房子的,不能每次去都住我姐夫的房子,这趟回去我就物色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现在帝都的房子对于一般普通家庭来说也不便宜,但是对于夏卫军来说真不算什么了,他就算是没钱也有地方借钱去。

“真要买房子?”郑黎问道。

突然间谈到了买房子的事情,让郑黎一下子有点不习惯。

夏卫军道:“反正早买晚买都要买,还是买吧,等过完了年咱们回去的时候就看房子去”。

“那我以后去帝都玩就可以省下一笔住招待所的钱啦”郑楠很开心。

夏卫军笑道:“你现在去也有住的地方,保准不让你住招待所”。

“那可说定了”郑楠开心一笑,嘴边露出了两个浅浅的小梨窝。

“嗯说定了”夏卫军道。

听到夏卫军这么说,郑黎的父母对夏卫军的感觉又好了一点,都准备买房子什么的,那对于老辈人来说这就是奔着结婚去了。现在这情况其实也由不得他们两口子反对什么的了,瞧这模样,两口子是过来人哪里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郑黎一家人接受了夏卫军。

而厂区里的传闻,现在郑黎的父母还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自家的准女婿到底是干什么的,公司有多大的规模,他们就知道自家的大姑娘以在似乎不用他们担心了,于是二姑娘的事情又摆在了两口子的心上。

在柳树庄,赵美玲则是有点坐立不安的,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去准老丈人家登门去了,心里有点替儿子担心,她没有想什么儿子有钱之类的,她就是怕将来的亲家会嫌弃自己的儿子岁数大,如果要搁她身上她觉得一定会有点不开心的。

于是就这个问题,赵美玲和夏士杰'讨论'了十来次,最后弄的夏士杰看到老太太都躲。

但是夏士杰能躲到哪里去?只要老太太想找他那就一定能找的到。就像是孙猴子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似的。

“你要是真担心就打个电话”夏士杰整张脸都快苦成麻花了。

“会不会不好?”赵美玲早就想打了,只不过她缺了一个借口,现在老头子发话了,那她顺手坐到了家里的电话机旁。

夏士杰无语。

赵美玲拨号打了过去,没有一会儿笑眯眯的挂了电话。

“成了!”

夏士杰顿时觉得自己头顶的天空又晴了。

夏士杰的天空是晴了,但是外面的天空真的是暗了下来,看样子一场大雪是跑不掉了。

果不其然,晚上八点钟的时候雪就飘了下来,而且越下越大。到了第二天一早推开门的时候,发现外面的雪已经要没过了小腿肚去了。

于是一家人起床开始铲雪,铲好了雪开始贴对联,挂钱串儿,每家每户都是不样,现在到村里转一圈,每家的门上都是新对联儿,每家的大门头上都飘着钱串儿,配上门口大红色的灯笼,那过年的气氛被烘的更热烈了。

下午的时候,德间苍介一家人到了村里,几家的孩子凑在一起,以前年年见,今年见了大家也很快就熟悉了。至于桑柏几人,则是找了个房间,开始谈起了生意上的事情顺带着玩了一场头脑风暴。

年三十的晚上,自然是要各回各家的,就连德间苍介一家都煞有其事的过起了春节,更何况桑柏这些人。

不过吃完了团圆饭之后,几人家就都聚在了桑柏的家里,主要是桑柏的家够大,第二就是秋收很吸引这几家的孩子,尤其是不常见到的几个孩子。

大家围着电视机看春晚,已经成了春节的保留节目,当听到王菲和那英合唱一九九八的时候,桑柏突然间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到了十来点钟的时候,有很多人撑不下去了,于是大家便散了场,至于桑柏和郭长友五人,则是进了书房一直聊到了深夜。五个人的见识还有思想凑在一起,那可聊的事情可就太多了。

躺回到了床上,再一睁开眼就是九八年了。

桑柏穿好了衣服出了门,每看到一个人都要说上一句新年好,而大家同时也会回一句新年好。

初一的饺子吃完,便是拜年的时间了,桑柏带着全家依着年岁大小去各家拜年。

原本这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只不过桑诩这些孩子都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兴奋了,给各家拜年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快乐。

这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