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89章 八首

书名:我的治愈系游戏 本书主角:韩非 作者:我会修空调 本章字数:1234 字

看着站在货梯轿厢里的那群人,白思念忽然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们虽然也都被绝望束缚,满眼的悲伤和痛苦,但他们和深层世界的其他居民不同。

白思念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表达不出来,但他发自内心的也想要成为那样的人。

听到韩非的邀请,白思念不由得向前迈动脚步,等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站在了韩非的身边。

他成为那群人当中的一个,他和他们站在了一起。

按下电梯按钮,银灰色的电梯门缓缓闭合,电梯开始向下运行。

“那个……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白思念站在厉鬼和怨念当中,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

“我叫韩非,是幸福小区一号楼的楼长,兼职益民私立学院巡查教师,我自己也开有一家小商店。”韩非示意白思念不要紧张:“他们都是我的邻居和同事,不会随便伤害你的。”

电梯显示屏上血红色的数字不断发生变化,越是向下,空气中的怪味就越浓重,但是货梯当中怨魂都不在意这些,他们只是跟在韩非的身后,然后一起朝着某个方向前行。

斑驳的电梯壁开始渗出鲜血,黑红色的血丝如同拥有生命般四处爬动,货梯很快完全变成了红色。

滴答、滴答……

血珠滴落在地,徐琴伸出苍白的手挡在韩非额头,似乎是不希望血液滴到韩非的脸上。

所有怨魂看似站的随意,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们将韩非簇拥在中央,一旦出现意外,那些被绝望和暴虐支配的鬼怪会第一时间护住韩非。

看到这些,白思念真的无法想象,眼前的男人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魅力,能够让如此多的厉鬼和怪物信服?

他默默低下了头,想起了韩非之前朝自己招手时的样子。

对方露出的表情自己以前从未见过,他的师傅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还能有人眼中充满了光亮和希望。

货梯内的温度不断降低,四周被臭味和血腥味包裹。

很快显示屏上的数字变为了负四,货梯在发出沉闷的声响过后,终于停了下来。

电梯门朝着两边打开,一个禁区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墙壁上爬满了类似血管的植物,偶尔会有不知名的虫子在缝隙中冒头,地面堆积着大量血肉垃圾,每走几步就能看见染血的制服。

“这才是益民保安公司真实的样子,外面的那一切都是伪装。”

房东戒指不断传来阴寒的气息,四周好像藏着很多东西。

“大家不要离得太远。”

走出货梯,众人打量着面前的通道。

地下四层只是一个统称,这里已经被挖空,水泥墙体上到处都是大洞。

有的洞内摆放着手推车,有的洞内则摆放着切割用的工具。

“很多保安在就职之前,都会进入地下四层,在这里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白思念现在已经想起了很多事情,他心中满是后悔:“我师傅是负责带新人的,他本来不需要去死楼,他是为了顶替我。”

地下四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型垃圾处理厂,韩非想象不出来保安需要在这里完成什么“工序”。

墙壁上浅红色的灯光逐渐变暗,韩非和白思念都不知道哪条通道才是出路,他们只能根据经验,朝着臭味最浓重的地方走去。

走了几分钟后,瘦弱的哭停下了脚步,他歪头看着墙壁的某个地方,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地下四层禁区里的墙壁上爬满了血丝,那些细小的血管好像某种植物的根茎,在墙皮上纵横交错,长了一层又一层。

哭用手指将墙皮表面的血丝拨开,他看见错综复杂的血色丝线当中有一朵鲜艳的花。

花朵很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但是却非常精致,每一片花瓣都在尽力舒展。

指尖触碰到了花朵,小小的红花好像拥有生命,似乎可以交流。

哭的手指慢慢用力,在他想要将花朵摘下来时,萤龙突然制止了他。

轻轻上提,那朵小花纤细的根茎下面连接着一枚腐烂的眼珠。

再往下看,墙壁里镶嵌着一具穿着保安制服的尸体,那朵红花是从尸体眼眶中长出来的。

“这个地方是人为制造成这样的,那花不是什么好东西。”萤龙手指用力,折断了花的根茎,鲜红的花瞬间凋零,根茎的断口则流出了乌黑发臭的血液。

外表美丽惊艳的花,根茎中的汁液却令人作呕。

“我在畜牲巷里见过这种花,它们长在血肉之上,汲取腐尸的营养,不断的枯萎,不断的绽放,是某些诅咒和虫子最喜欢的东西。”徐琴盯着凋落的花瓣,一脚踩了过去。在深层世界生活的久了,她不喜欢花的浪漫,反而更喜欢肉的芬芳。

空气中的臭味越来越浓郁,墙壁上的花朵却越来越多,在他们走到长廊尽头的时候,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

地下四层的尽头被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坑,那坑里有一座开满了红花的小山,在小山中间花朵最密集的地方,有一个脸盆大小的血洼。

“红花需要血肉才能成长,这开满红花的小山下面应该全都是残魂和腐烂的尸体。”

自从进入深层世界之后,韩非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美丽的场景,美到惊艳,美到窒息,美到让人毛骨悚然。

“我想起了一些东西,师傅好像说过,有些保安会喝下红色的血,他指的应该就是那花海中央的血洼。”

白思念还未说完,满身尖刺的大孽就翻滚着跳进了深坑当中,它的身体瞬间淹没在花海里。

事发突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邻居们都看向了韩非,韩非也不知道大孽突然间受了什么刺激?

不过他也不是太担心大孽,仔细观看深坑里的尸山和花海会发现,这里和大孽的出生环境很像。

大孽诞生在宠物店下面的尸坑里,尸坑当中积攒了无数动物和野兽的残魂。

眼前的这个深坑里虽然没有动物满含怨气的尸体,但是却又无数冤魂和怪物的残躯。

“大孽是用兽性养出的异数,正常来说,想要让虫卵化蝶,需要的应该是大量人性。”

在韩非思考时,一片红花被压倒,大孽在尸山上飞速爬动,然后来到了血洼旁边。

它正准备将满是尖刺的身体伸进血洼,血红色的花海忽然如同波涛般起伏,尸山震动,一条黑色的蛇尾将大孽抽到了山脚下。

花瓣飘落,在空中凋零,倾斜的地面向上扬起,一个个孩子的头颅探出了花海。

刺耳的笑声在深坑里回响,韩非也终于看到了那个怪物的全貌。

它长着八个小孩的头颅,下半身则如同一条黑蛇,只不过覆盖它身体的不是鳞片,而是如同蝴蝶翅膀般诡异的花纹。

“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怪可怕的?能当宠物吗?”

韩非只有触摸过对方后,系统才能给出鉴定结果。

“八首?这东西不是在死楼里吗?”萤龙认出了深坑当中的怪物,他表情非常惊讶:“我跟随纸人去送货的时候,曾在死楼里见过它,那个时候它还没有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