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243章 王者归来?

书名:寒门祸害 本书主角:林晧然 作者:余人 本章字数:2060 字

次日清晨,京城迎来了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徐阶穿着蟒袍、腰间系着玉带、头上带着乌纱帽趾高气昂地走进了紫禁城,只是没有第一时间返回文渊阁,而是来到了乾清宫的门牌前。

隆庆昨晚跟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宫娥嬉戏得很晚,上朝归来正准备上床补个觉,结果得知徐阶前来,只好将刚脱下的龙袍重新穿上。

对于徐阶这个越来越听话的臣子,他自然是不愿意让徐阶离开,昨天哪怕没有那么多官员上疏请疏,亦会对徐阶进行挽留。

隆庆来到前殿接见徐阶,面对着徐阶的大礼参拜,则是依礼让徐阶平身。

“皇上,老臣特来谢主隆恩!幸得皇上不嫌臣年事以高、资质平庸,唯以老迈之躯任皇上驱驰,助皇上开创大明盛世!”徐阶嘴里说着感激之词,同时将昨晚炮制的谢恩疏呈上道。

得益于嘉靖朝撰写青词的经历,撰写这种带着马屁性质的奏疏简直就是牛刀小试,故而他自认这份谢恩疏满朝都是无人能及。

隆庆对盛世亦是一直很向往,当即欣喜地回应道:“徐阁老肯归来便好,咱们君臣定能开创盛世!”

盛世?

孟冲听到这对君臣的对答,先是抬头望了一眼沉迷女色的隆庆,接着又扭头打量一眼圆滑不任事的徐阶,不由得默默地翻了一个大白眼。

只是不管心里怎么想,他还是迅速上前从徐阶手里接过那份谢恩奏疏,而后恭恭敬敬地将这份谢恩疏转呈给隆庆。

隆庆的懒惰几乎是到骨子里的,哪怕是谢恩疏亦是不愿意多看,反而觉得无聊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皇上,听闻近日龙体不佳,时而困乏可是如此?”徐阶作为成熟的政客自然不会让冷场出现,当即便是询问道。

隆庆想着这些日子的放纵,不由得心虚地点头并解释道:“倒是如此,不过都是自小的小毛病,此事不打紧的!”

“皇上,臣事奉先帝之时,除了那些不可信的修仙丹药外,先帝亦是有幸得到一种名为安神丸的丹药,臣服用之时便有奇效,记得存放于西苑的紫宸殿。皇上你可让宫人试药,或许能让皇上安神入梦!”徐阶显得忠心耿耿地说道。

这……

孟冲听到徐阶的这番话,眼睛复杂地瞥了一眼徐阶,发现这位为了夺回权势的首辅毅然变回嘉靖朝时期那位擅于揣摩圣意的徐华亭。

隆庆听到竟然有能够安神的丹药,眼睛不由得微微一亮地道:“徐阁老,当真有如此良丹?那你可愿替朕前去取来?”

“皇上,丹药的储藏一直归内廷管制,臣一外臣仅是听闻而已!不过此事并不是机密要事,想必昔日西苑的旧人应该知晓储放于何处!”徐阶自是不会淌这一趟浑水,当即便是推诿道。

隆庆被指明了方向,便是认真地思索道:“不错,此事陈洪应该知晓!”说着,便是扭头对着孟冲吩咐道:“你派人前去文书房将陈洪叫过来!”

“遵旨!”孟冲瞥了一眼徐阶,当即便恭敬地拱手道。

“皇上,若无他事,老臣便先行告退了!”徐阶不愿意让人知晓是他这位首辅出了主意,当即便注意开遛地道。

隆庆跟徐阶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当即便是点头道:“好!”

一轮久违的朝阳高悬于空,金灿灿的阳光洒在这片金殿辉煌的宫殿群上。

徐阶从乾清宫离开,先是暗暗地吐了一口浊气,而后便是扬起了下巴,朝着文渊阁的方向大步走去。

尽管这次被林晧然逼得有点狼狈,提心吊胆地递上了请辞疏,但整个事情终究还是没有脱离他的掌握。

反而自作聪明的林晧然简直是走了一步臭棋,却是指使亲弟子弹劾自己这位首辅而落下话柄,所弹劾的罪项更是没有丝毫杀伤力。

徐阶回到文渊阁的楼前,虽然仅仅隔了一日的时间,但再次站在这里,却是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虽然他昨日有过担忧,但现在一切都回到原样,他仍旧是高高在上的大明首辅,是文渊阁地位最高之人。

“恭迎元辅大人归阁!”一名阁吏最先发现徐阶,当即便是快步上前道。

徐阶的眼睛都不曾多瞧这个阁吏一眼,当即便是端着首辅的架子下达指令道:“通知各位阁老前来阁厅开会!”

“遵命!”这名阁老感受徐阶跟往日截然不同,当即便是拱手领命道。

李春芳、郭朴和林晧然等阁臣闻讯而来,对于徐阶的归来自然是心知肚明,亦是规规矩矩地向徐阶打了招呼。

徐阶端起刚刚送过来的茶盏,慢悠悠地轻泼着茶水,显得随意地询问道:“诸位,朝中可发生了什么紧要之事?”

李春芳和张居正听到这个问话,不由得愕然地交换一下眼色。虽然大明的疆土辽阔,但徐阶仅是离开一天,亦是不可能突然发生不得了的大事。

李春芳是一个老实本分之人,当即便是认真地回应道:“回禀元辅,并没有发生什么紧要之事!”

郭朴和林晧然默默地交换一个眼色,隐隐感觉徐阶身上多了一抹锋芒。

徐阶的嘴角微微上扬,却是对着一直沉默的林晧然询问道:“林阁老,不知兵部可发生什么紧要之事吗?”

咦?

郭朴和陈以勤看到徐阶打听兵部的情况,当即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妥,不由得扭头望向林晧然。

“九边无事!”林晧然抬眼看着端着首辅架子的徐阶,显得言简意赅地回应道。

这……

李春芳和陈以勤面面相觑,先是徐阶端起首辅架子,而今林晧然语气冰冷地回应,顿时嗅到暴风雨来临前的气息。

徐阶轻呷了一口茶水,显得似笑非笑地道:“老夫虽然昨晚在家中休息,但却听闻九边的将领持功而骄,宣府的一个来自雷州的千户竟然将上官赵晨的衣服扒掉并悬于辕门示众,不知此事可真?”

李春芳等人听到这话,却是疑惑地望着徐阶。

军队跟官场一般,亦是一个小江湖。特别很多将领都是世袭,故而他们往往都抱成一团,从而排斥着空降的将领或从底层爬起来的将领。

那个名号瘦猴的千户面对赵晨的排挤,却是没有忍受吞声,而是用拳头进行了回击。在发现对方竟然私藏着军中违禁的小型遂发枪后,便是直接将赵晨扒光吊了起来。

这个事情说大不大,但说小亦不小。毕竟“以下犯上”,在官场是最为忌讳之事,亦可对瘦猴进行严惩。

只是让他们不解的是,这个事情虽然可以追责,但堂堂的首辅揪着一个小小的千户的过错似乎过于小题大做。

“倒不能说是恃功而骄,毕竟万全左卫的同知赵晨违反军令,私藏军中违禁之物自然要进行严惩!瘦猴将赵晨吊起来示众,只不过是一道前菜,因赵晨公然违抗军规,虽然查实他并非是要将遂发枪工艺外泄给鞑子,但本官昨日便下令将他革职查办了!”林晧然看到徐阶挑起这事,显得不以为然地回应道。

李春芳等人听到林晧然这个解释后,不由得认可地轻轻点了点头,发现事情似乎也没有过于离谱,便是疑惑地扭头望向徐阶。

徐阶手中捧着茶盏,眼睛闪过一抹决然地道:“赵晨终究是上官,那个瘦猴将上官扒衣示众,这已然是以下犯上,乃军法不容也。据本辅所知,近来一些将领凭着打了几场胜仗,九边的骄横之风盛行,咱们内阁却是不得不整治,所以老夫接下来要对九边将领进行整顿!”

这……

李春芳等人听到徐阶这番话后,当即知道徐阶打的主意,便是纷纷扭头望向林晧然。

徐阶此举可谓是得寸进尺了,早前将临淮侯安排到漕运总兵的肥差,而今又要整顿九边将领,这分明是要在林晧然的地盘上指手画脚。

一旦由着徐阶整顿,恐怕大量的林系将领纷纷被免职,而山西系那帮无能的将领又要填满整个九边。

“战场不同于官场,战场乃生死之地也!今赵晨违反军规在先,瘦猴不过是依军规而行,若是以此便说九边将领骄横,更要对九边将领整顿,元辅此举怕是头痛医腿,根本就是瞎搞了!”林晧然自是知晓徐阶打什么主意,便丝毫不留情面地嘲讽道。

郭朴等人听着林晧然的分析,发现还真不能以此便判定九边将领盛行骄横之风,更是不能以此来对九边将领进行整顿,不由得纷纷扭头望向徐阶。

徐阶却是故意哈哈一笑,旋即抛出一顶高帽道:“老夫素知林阁老善辩,此番定然说不过你!”顿了顿,显得进行许诺道:“只是你亦不用如此袒护九边的那帮将领,老夫知道他们都是为朝廷立过大功之人,不过是对几个人稍作惩戒,让他们收敛一些骄横之气。老夫做事会有分寸的,今后兵部之事还是由你说得算。”

这一番表态已经很是明显,他就是想要走个流程,帮着林晧然敲一敲九边将领的骄横之气。

李春芳和郭朴都不好参与其中,听到徐阶如此许诺,而且似乎并不算太过分,便是默默扭头望向林晧然。

“元辅,在下治军的理念是赏罚分明,既然他们没有犯错,如何要你来敲打?”林晧然却是寸步不让地道。

不说他根本不可能让徐阶伸手到他的地盘里,至于徐阶所允诺的“稍作惩戒”,这种骗人的把戏只能糊弄三岁小孩。

当年徐阶对着下跪的严嵩一家许诺保全严氏,结果将严家搞得家破人亡的,正是这个面善心狠的徐华亭。

徐阶的脸色骤然一变,却是半带威胁地道:“林阁老,你当真是要将兵部当成你的一亩三分地,我堂堂首辅亦是不能插手了吗?”

咦?

李春芳等人终于感到了火药味,却是不由得扭头望向林晧然,发现今天的林晧然似乎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徐阶。

“我不是不让首辅插手军政,只是既然皇上任命我兼任兵部尚书,那么我自然要尽心尽责捍卫边疆,防止鞑子冲突防线进犯京城!至于首辅要整顿九边将领,诚如元辅大人所言:自宋以兵属枢密,用兵机宜,宰相已有不与,闻者至,我朝革丞相设六卿,兵事尽归之兵部,阁臣之职止是票拟。若是元辅大人认为九边的将领不能再用,却是非要调整不可,那么你大可奏请皇上由你来兼任兵部尚书,我亦可趁机放下这副关乎大明安危的重担!”林晧然面对着徐阶威胁,却是云淡风轻地回应道。

这……

李春芳等人再度见识林晧然的辩才,不由得同情地望向徐阶。

却不说徐阶根本不可能取代得了林晧然兵部尚书一职,而且徐阶亦不敢出任兵部尚书,这个位置除了林晧然,任谁都不可能坐得稳这个位置。

加上徐阶早前在奏疏中对嘉靖时期军事失误的推辞之词,而今被林晧然拿出来回敬徐阶,简直就是啪啪地打脸。

徐阶的脸色阴沉,本来想要好好地恶心林晧然,却是没想到遭到林晧然如此凌厉地回怼,更是坚定要除掉林晧然的决心。

正是这时,冯保带领着一众小太监按时送来了两京十三省的奏疏,反是给徐阶一个下台阶的时机。

徐阶一直想要拉拢冯保,显得自来熟地微笑道:“冯公公,不知今日有什么重要的奏疏,不会又有人弹劾老夫吧?”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故意瞥了一眼林晧然,无疑是在嘲讽着林晧然所做的无用功。

“徐阁老,今日还真有一本!”冯保面对着徐阶的指桑骂槐,却是坦然地回应道。

啊?

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众人不由得一愣,但旋即想到王军这种奏疏根本伤不着徐阶分毫,而今徐阶简直是不倒翁。

徐阶倒是有养气功夫,显得从容不迫地索要道:“呵呵……有劳冯公公,将那份奏疏给老夫瞧一瞧,倒不知老夫此事又犯了什么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