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310章 自损八百!

书名:最强狂兵 本书主角:苏锐 作者:烈焰滔滔 本章字数:1209 字

“该死的,你……你到底要做什么!”罗莎琳德的眼神里面终于有那么一点点的惊慌了。

对方的手落在她的腰带上,好像随时可以解开这一件金色长袍!

虽然小姑奶奶这长袍里面还有别的衣服,可是,也禁不住这变态女人一件件地脱掉啊!

这是要把自己给羞辱到死啊!

关键是,罗莎琳德哪怕知道面前这个地狱大佬要做什么,此刻也根本无力反抗,甚至连迈步都做不到!

当然,处于惊慌之中的小姑奶奶,也并没有注意到,之前盖娅的手指在划过她胸口的时候,其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皱。

毕竟,罗莎琳德的某些曲线是相当可以,凹凸有致,起伏弧度甚是夸张,盖娅之所以皱眉,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这一副新身体有点比不过对方的缘故。

凯斯帝林已经因为重伤而晕过去了,接下来的情景和他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了。

“呵呵,你真的很有勇气,只不过,当我把你的这些衣服一件件脱掉的时候,你还能这样坚持吗?”盖娅笑了起来。

这笑容却没有半点温度,比这天空飘下的大雪还要寒冷。

罗莎琳德扭头看了一眼那些身披黑色战甲的地狱战士,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盖娅说道:“你不要乱来……你要是敢侮辱我,阿波罗会很生气的!”

罗莎琳德现在动不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把苏锐给搬出来压人。

然而,小姑奶奶此刻并没有意识到,她把苏锐搬出来,却起到了截然相反的作用!

对面这个强大女人的眸光骤然变得凌厉了好几分!

“哦?他会生气?他生气又怎样?”盖娅冷笑着说道,“他若是有本事,就当着我的面来生气!”

可能盖娅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为什么会这么不爽。

“他可是黑暗世界的神王,而我,是神王的女人!”罗莎琳德底气不足地说道。

“呵呵,神王的女人?”盖娅盯着小姑奶奶的眼睛看了两眼随后,她看向了那些地狱战士,冷声说道:“你们转过去,离开这儿。”

这两排黑甲战士齐齐后转,然后大步离开!

当然,他们在服从命令的同时,心里面已经大概猜到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了!

随着这些人齐齐转向,盖娅的纤细手指在罗莎琳德的腰间轻轻一挑!

金色长袍敞开,随风而舞!

对于小姑奶奶来说,这种滋味儿着实太难受了!

动也动不了,甚至维持站立都很难!偏偏体内好像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火!

也不知道这一股邪火的来源到底是什么!

“你……你别这样,我会感冒的!”罗莎琳德咬牙切齿地说道:“女流氓!”

“以你的实力,感冒病毒拿你也没办法。”盖娅淡淡一笑,随后伸出手来,放在了罗莎琳德金袍白色内衬的领口,轻轻一扯。

于是,雪峰露出了边缘。

雪山见雪山。

白见白。

这二人身后的雪山,在这时候,似乎也有点相形见绌了,还是小姑奶奶胜了大自然一筹。

冷风顺着罗莎琳德的脖子灌进来,甚至有不少雪花都落在了她的脖颈和胸口。

不过,在心中的过度紧张和体内那一股邪火的作用之下,小姑奶奶完全忽略了这种冷意。

“你快住手啊!”小姑奶奶着急地喊道。

“哦?我为什么要住手?”盖娅微微一笑:“我好像只要把这衣服再往下扯一扯,你就彻底暴露在这雪山之中了呢。”

现在,当局势尽在掌握的时候,盖娅反而不生气了,眼神之中都充满了嘲弄之意。

不过,她也确实不得不承认,罗莎琳德的本钱是真的好,和自己的这“新身体”相比,算得上是各有所长。

“那个家伙,肯定没法拒绝这样的身材,呵呵。”盖娅不爽地地想着。

“你快把我放了!”罗莎琳德盯着盖娅的眼睛,越看越无力!

“我并没有限制住你的人身自由,你若想离开,随时可以走。”盖娅的声音淡淡,但是她的手还放在罗莎琳德的胸口衣襟上呢。

“我……我走不了啊!”罗莎琳德着急地快有哭腔了。

小姑奶奶彪悍半生,可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现在,她的腿脚根本不听指挥!

“我本来没想对亚特兰蒂斯怎么样,但是你误会了我,我很不高兴,现在,你必须要跟我道歉。”盖娅说道。

“我……”罗莎琳德咬着牙,对抗着体内的那种无力感和酸软感,她可不想道歉,因为,哪怕小姑奶奶再迟钝,现在也能看出来,眼前这个女人,绝对是因为阿波罗才和自己针锋相对的!

“你要知道,我现在弄死你,轻而易举。”盖娅眯着眼睛笑起来。

不过,她此刻并没有仔细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个妹子如此的针锋相对。

如果是以前的盖娅,要么根本不理会此事,要么直接干脆一刀杀之,可现在……

“混蛋……”罗莎琳德咬着嘴唇,闭着眼睛,“我如果误会了你,那么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这道歉,愣是道出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盖娅呵呵冷笑,松开了罗莎琳德的胸襟。

此时,后者这件贴身的白色衣服,已经滑落到露出了内衣了。

“你就是个女流氓!”罗莎琳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很是悲愤地喊了一句。

“哦?”盖娅似笑非笑,“这种时候,你还敢嘴硬?信不信我直接把你给脱到光?”

这种先天层级上的压制,让小姑奶奶有苦难言。

她双手把衣服提起来,死死抱着前胸:“我下次见你躲着走,不行吗?”

盖娅收起了冷笑,淡淡地看着罗莎琳德,这一刻,她那上位者的气息尽数回归到了体内:“我现在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说话间,盖娅又把手放在了罗莎琳德的肩膀上。

这种肌肤接触,对于小姑奶奶而言,真是一种难言的折磨,体内的那种无力感再一次泛了上来。

传承之血有多神奇,这种压制传承之血的血脉就有多玄妙。

“你问啊。”罗莎琳德强忍着那种难受的感觉,面色越来越红。

“如果某一天,我杀了阿波罗,你会怎么做?”盖娅冷冷问道。

罗莎琳德那迷离的眸光瞬间变冷,她死死地盯着盖娅:“如果你这么做了,那么,我一定杀了你……哪怕你能压制我,我也会想方设法和你同归于尽!”

“呵呵。”

听到了这答案之后,盖娅冷笑了两声,随后一巴掌拍在了罗莎琳德的颈后。

后者直接晕倒了过去,倒在了雪地上。

也不知道盖娅对罗莎琳德这个答案满不满意。

扭头看了一眼重伤的凯斯帝林,盖娅没说什么,扭头走向远方的雪幕。

只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盖娅的侧脸之上也有着淡淡的红晕,只是颜色很浅。

伸出手,不着痕迹地在小腹处抚了一下,这位地狱王座之主冷冷地自言自语:“杀敌一千,自损八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