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等你结丹(谁也阻止不了,谁都……改...)

书名:小白骨 本书主角:白小谷 秦九轻 作者:龙柒 本章字数:1699 字

淞阳子第一眼就看到了秦九轻,同时看到了他手中的那把剑。

紫气乍泄,却绝非紫品。

那是一柄无品的魔剑!

这就是秦九轻张狂的本事?他以为拿了把魔剑就能挑衅天虞山、横行十二仙山了?

狂妄!

淞阳子盯着秦九轻:“凭你也敢杀了本座的爱徒!”

秦九轻抬眸看向淞阳子,深紫色瞳孔死死锁住了眼前人。

天虞山的种种经历挤入脑海,爹娘惨死的噩梦疯涌而至,真相大白后淞阳子的丑恶嘴脸让他恶心至极。

道貌岸然,人面兽心。

身处仙门,心如厉鬼。

光风霁月的正道修士,做的全是比魔修还要泯灭人性的腌H事!

骨链叮铃,窃天周身爆发出惊人的深紫光芒,这几乎不能说是紫色,已经是撕裂空间般地至黑,至黑深处有紫光闪过,那一抹亮芒映出的是不甘、是恨、是刻骨之仇。

秦九轻连一个字都懒得给他。

与人说人话。

与恶鬼,只有利刃!

秦九轻执剑,出招,行动迅如闪电。淞阳子后撤,一道闷雷砸向秦九轻,魔剑微挑,轻松劈开了这道闷雷。淞阳子微讶,他没想到一个区区金丹境修士竟然有这样的气力。

金丹境竟修出了命气?

不对……

这哪里是命气!

淞阳子瞳孔猛缩,他祭出法器,一道道雷密密麻麻地砸向秦九轻。这些雷早已不是寻常俗世能见到的闪电,而是被灌注了元婴之力,堪比天罚的劫雷。

修士畏雷劫,这雷击但凡有一道落在秦九轻身上,他都会皮开肉绽。

可他的身法犹如诡魅,竟似比闪电还快!

淞阳子错愕于他的身手,更错愕的是……

秦九轻的剑法。

淞阳子倒退数十丈,离开了青塘村上空,他厉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会天虞山的亲传密术!”

这分明是月知子独创的扶摇步法和云倾剑术!

别说外人了,连他都不会。

整个十二仙山,唯有君上暝会。

他不可能教给任何人!

秦九轻一剑直刺,破了淞阳子的雷盾。

淞阳子大惊,慌忙祭出法器,挡了这一剑。

他这法器已是金品中的佼佼者,从千年前便追随于他,这些年他在法器上下了大功夫,将它提升过很多次。

可如今……

魔剑刺进法器,虚空般地黑紫色侵蚀了法器上的金芒。

淞阳子:“不!”

法器砰地一声,碎成了半空金光。

他的法器,与他内府相连的法器,被毁掉了!

淞阳子倒退数十丈,胸口一甜,溢出了鲜血。

眼看着那魔剑如跗骨之蛆,又追了过来,淞阳子哪还有半点大意,他催动分|身,试图绕过魔剑去偷袭宿主,也就是秦九轻。

魔剑威力再强,但宿主仅是个金丹境修士,只要将其斩杀,这魔剑也会遭到反噬!

然而他的分|身尚未接近秦九轻,便被一股不知哪来的气力戳没了。

白小谷怕人,但不怕鬼。

元婴境修士的分|身,在早期仅是一缕‘魂’,鬼和魂有相同之处,都是白小谷的指下灰。

分|身与本体意识相连,所以那一瞬淞阳子看到了白小谷。

巴掌大的小人,绝世的面庞。

淞阳子心神巨震:月、月知……

他……他……

噗地一声。

淞阳子吐出一口鲜血,紧接着无数不属于自己却又是自己的记忆涌进脑中。他额间青筋鼓起,一张本就凌厉刻板的脸越显狰狞可怖。

他眼中尽是血丝,眼白近乎于猩红色。

杀孽过重,濒死入魔。

此生不得入轮回。

淞阳子咬破舌尖,望向秦九轻的视线满是狠戾:“你……还活着。”

秦九轻执剑抵在淞阳子的心口处:“不仅我活着,我的父母也都活着。”

淞阳子面色大变,旋即他放声大笑,笑声张狂又绝望:“你杀了我又如何,你阻止不了,谁也阻止不了,谁都……改变不了!”

秦九轻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腔。

淞阳子早没了那仙风道骨的模样,他头发散乱,目眦欲裂,周身尽是疯狂外泄的命气。

死在这股神力之下。

他不后悔。

月知。

淞阳子看向那巴掌大的小人,直直地看着他。最后他干枯的唇动了下,无声地说了三个字:凭什么。

生之因你。

死亦因你。

你凭什么主宰一切。

淞阳子魂飞魄散。

轰地一声。

一道巨大的雷声响在天际,紧接着是乌云密布,大雨磅礴。

十二仙山陨落了一位元婴境修士,所有仙门皆惊诧不已。

元婴境修士,若非强行破镜,几乎没有死亡的可能。

况且这般情景竟是被人击杀……

怎么回事?

鬼界终究是开了吗。

上古魔修终究是挣脱桎梏,为祸人间了吗!

谁死了?

天虞山第一时间收到了淞阳子的死讯,碎星峰那座矗立千年的雕像,在一道雷击下,碎成了一地薄灰。

魂飞魄散,元神散尽。

世间再无淞阳此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井弘文被斩杀,众弟子虽错愕却不至于心惊肉跳;淞阳子被斩杀,这就太夸张了!

他们想的和十二仙山其他人一样,难道上古魔修逃出鬼界了,莫非他们来天虞山报仇了?

要知道当年可是月知仙人将他们关进鬼界的。

这一关千年,谁知道这些魔修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之事!

唯有青塘村,一片喝彩声。

目睹了这一幕的村民,看向秦九轻的视线早已不是后生可畏,而是……大神仙!

仙人之家不愧是仙人之家。

儿子已经这般出息!

趁着他们全家还没飞升,他们要赶紧与其搞好关系,没准能福泽百代!

白小谷从空中落下,扑进秦爹爹和娘亲怀里瑟瑟发抖:“吓死骨了吓死骨了。”恶修士好厉害,竟然撑得住九大寂足足五剑。

要知道鬼界的可怕凶兽,也不过是被九大寂一剑带走。

而且白小谷认出了他。

上一回在乾坤清明阵前,正是这个恶修士差点杀了他们。

两次了!

幸好九大寂变强了,要不然此时化成灰的一定是他们!

还有整个青塘村!

越想越怕,‘劫后余生’的白小谷拼命求安慰。

秦九轻落地,从父母怀中把小骨头拎了回来,白小谷便又扑到他怀里,继续呜呜呜。

秦九轻轻拍着小白骨,若有所思。

击杀井弘文他已经发现了,他们有了‘前世’的记忆。

或者不是‘前世’,而是他和白小谷进入千月幻境前的记忆。

真的有前世今生吗。

青塘村的庆功宴办得如火如荼,秦咏不善酒量,三杯下肚已经晕晕乎乎,许诺忙着照顾他。秦九轻躲开了人群,带着小白骨坐到了树屋屋顶。

白小谷困了,趴在他掌心,小脑袋点啊点的。

秦九轻用指尖轻抚着他盛满月华的银白长发:“小谷。”

白小谷迷糊糊的:“嗯?”

秦九轻顿了下,终究还是问道:“你……确定爹爹娘亲的灵魂……”

白小谷打个哈欠道:“你怎么又问这个?在的,爹爹娘亲都在,村长、桃花夫人、小草精、疯子哥、辣椒妹还有彬彬……都在。”

他数了很多人,都是他能够看到灵魂的人。

秦九轻心中大石落地,应道:“都在就好。”

时间、空间、真实、幻境……

只要家人在,世界便在。

他会超越一切,守护想要守护之人。

白小谷翻了个身,仰躺着看他:“方才那恶修士是谁?”

秦九轻:“天虞山碎星峰长老,淞阳子。”

白小谷:“!”

天、天虞山!天虞山长老!好家伙他一不小心把天虞山长老的分|身给戳成一地灰了?

这……这……

他要怎么和天虞山首席谈恋爱!

不对。

天虞山有这么个大坏蛋,他为什么还要和天虞山首席双修!

也不对。

长老虽坏,但秦九轻不坏啊――那位注定要成为天虞山首席的秦九轻。

白小谷勉强安慰了自己:到时候好生和天虞山首席解释一下,想必他能理解的。

要是实在不理解……

他还不想和他双修了呢!

啊啊啊。

白小谷很难过。

他总觉得最近自己的修行信念越来越动摇,se心越来越不稳。

等有了大身体,他一定要在把神书看上十八遍,熟记于胸才行!

百里一瞬终于缓过神来了。

他目睹了那一场大战,目睹了秦大佬是如何轻轻松松斩杀元婴境的淞阳子。

身法无敌。

剑术无敌。

身材无敌。

咳,没什么奇怪的东西混入,身材不好哪里能善用身法,他才没乱看。

百里一瞬甩甩脑袋,握着乾坤袋的手忍不住用力。

此时的他信心满满,此时的他动力十足,此时的他已经看到了天下第二快的招牌立在身侧。

无敌身法。

他来了!

百里一瞬:“前辈!”他扑通一下,行了个标准滑跪。

秦九轻略有些诧异:“拿到了?”

百里一瞬将乾坤袋举到头顶:“幸不辱命!”

白小谷翻身而起,银发太长,差点把他自个儿绊倒:“赤赤赤缇果?!”

是剩下的二百零一枚赤缇果吗?

他要有完整身体了吗。

他终于可以双修了吗!

秦九轻接过乾坤袋,打开一看,果然是满满当当的赤缇果。

不多不少。

二百零一枚。

刚好可以给白小谷做一个完整的身体。

秦九轻眸色沉沉地看着乾坤袋,末了他眼尾微扬,看向天虞山方向。

君上暝故意的。

为什么?

他辛辛苦苦收集了近千年的赤缇果,为什么说不要便不要了。

别人也许不知道,秦九轻作为他的亲传弟子,还是知道一些的。

从千年前,君上暝的境界便停在了元婴境大圆满。

年幼的秦九轻曾问过他:“师父,您什么时候才能化神?”

君上暝垂眸看他,轻声道:“等你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