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65章:太子妃的一箭数雕

书名:我花开后百花杀 本书主角:顾青栀 作者:锦凰 本章字数:1036 字

“借小八的刀,杀老二的姻亲。”萧华雍不知何时站到沈羲和身侧,从碧玉手中接过伞,撑在沈羲和的上方。

眼角余光瞥见了一片油纸伞,沈羲和忍不住抬头,发现他手中的伞大半倾斜到了自己这边,唇角微动,握住他的手,一点点推正:“莫要以为景王殿下走了,你就不再是体弱太子爷。”

萧华雍应景地轻咳了两声,语气也弱了几分:“世人皆知太子爷体弱,去不知太子爷爱妻如命。故此,我应多表现表现。”

沈羲和鼻翼里发出一声轻叹,看了他一眼,提步往前:“我们久久不营救燕王殿下,景王殿下知晓再囚这燕王也于事无补。这段日子里,我让他忙得无暇分身去处理此事。

今儿突然提及,他势必要将燕王放出,如何放出来却是个难事儿。

燕王活生生一个人,被囚了多久,他自己知晓,他‘不知’囚他之人是谁,自是要将此事告知我们,如此一来,就戳穿了景王先前与我们说燕王在荣成县的谎言。

弟弟失踪,景王隐而不报,还说谎遮掩,无疑是表明他就是囚燕王之人,这可是大罪。”

“他只有一个法子,把小十二放出来,且让小十二为他圆谎。”萧华雍接下沈羲和的话。

黑曜石般的阴谋闪烁着星辉,眸子一转,似有水光一闪而逝,她的双眸含笑:“以示诚意,景王殿下非得亲自去与燕王言明,只是这戏要做得好一些,最好是景王殿下亲自将燕王营救而出。

如此一来,景王便可对燕王解释,他一直不愿打草惊蛇,在确认燕王暂无危险之际,便没有告知你我,灾情严峻,不愿给你我增添烦忧,燕王如何能够不善解人意,佯装自己从未被囚?”

萧华雍步伐极小,亦步亦趋跟着她,目光从未在她身上挪开一分,她像是有一种魔力,无时无刻不吸引着他的目光,让他舍不得少看她一眼。

风雨倾斜,难免沾湿鞋底,风雨长廊印下两串一大一小的脚印,渐行渐远。

萧长彦要去“营救”萧长庚,沈羲和派了人跟上去,制造混乱,再有萧长庚的配合,萧长彦想要瞒天过海,绝无可能。

想到这里,沈羲和的笑意加深:“景王不是想知晓,燕王对他是否真心投诚么?我帮他一把。”

萧华雍一手负在身后,一手趁着油纸伞,冷风之中潮湿的气息钻入鼻间,顿觉神清气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萧长彦清晨出发,下午便至荣成县,这里的人都是他的人,他将押运来的粮物清点完毕,放入县衙仓库,先发了告示,分派发放粮物的事情,这才于深夜去“营救”萧长庚。

原本一切都按着他的计划行事,他孤身一人“浴血奋战”杀上了山,找到萧长庚,带着萧长庚被惊动的绑匪一路追杀。

逃到了山腰,两人都有些筋疲力尽,萧长庚这段时日都被喂了药,根本使不上劲儿,只能依靠萧长彦一个人。

“八兄,你先走,去寻人来救我。”萧长庚靠在潮湿的石头背后,粗喘着气道。

细雨纷纷洒落,没有星月的夜空格外暗沉,看不清萧长彦的表情:“已然打草惊蛇,你若再被擒住,必然性命不保。”

“此时天黑路滑,我小心隐蔽,一定撑到八兄带人回来。”萧长庚仍旧在劝说。

“要走一起走。”萧长彦一把拽起萧长庚,让他整个人几乎挂在自己身上,冒着细密的小雨,继续往山下而去。

然而,两人还没有走几步路,就被围堵住,萧长彦将萧长庚护在身后,招式灵巧、敏捷又迅猛,一旦抓住空隙,就是将追杀之人一剑致命。

潮湿的空气之中渐渐飘散出血的味道,就在萧长彦放倒最后一个人,两人都还没有松口气之时,一个黑衣蒙面人持刀刺来,萧长彦抬手横剑挡下,眸光一沉。

这样强劲的力道,这样迅猛的攻势,这样狠辣的刀法,不是他的人!

来人目标明确,就是他和萧长庚,逮着空隙无论是对谁,只管下杀手。

若是寻常时候,狭路相逢,萧长彦未必将人放在眼里,可这个时候多了一个四肢乏力的萧长庚,且对方明显也没有打算放过萧长庚,让萧长彦束手束脚起来,渐渐落了下风,手臂上,胸口上,甚至腿上都被浅浅划了几刀。

就在这个时候,暗处竟然有一支暗箭飞射过来,在雨声和黑暗的遮挡下,无论是萧长彦还是萧长庚都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等到看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闭散开。

萧长庚竟然用尽全力将萧长彦一撞,暗箭没入了他的肩胛骨,而他扑到了萧长彦,两人一起栽倒,顺着下坡一路滚下去。

黑衣人追了一半,察觉有人来了这才撤退。

萧长彦安排好的人久等不到萧长彦,担心有个闪失,只能来迎接,这才救了二人一命。

“王爷,大事不好,燕王殿下所中的暗箭藏着毒。”县衙的县令面色苍白地带着郎中过来,“这毒……郎中无法……”

萧长庚受了伤,还中了不轻的毒,要救萧长庚的性命,就不得不求医,眼前的郎中已经是县内最见多识广的郎中,他都不行,就只能……

随太子而来的宫中太医,太子妃身边的医师,无论寻哪一个,萧长庚的事儿就捂不住了。

萧长彦闭了闭眼,想到方才暗箭飞来,萧长庚那一撞,如若不然,这会儿躺在这里,生死未卜的便是自己:“派人快马加鞭去求太子殿下派医师前来!”

“殿下——”幕僚一听,面色大变。

“去!”萧长彦不容置疑轻呵一声。

“殿下,寻太子求医,势必要败露。”幕僚大急。

萧长彦格外冷峻:“谁说事情会败露?不是有人暗算我与十二弟?十二弟便是这人绑走,我不过是未免在灾情肆掠之际引起百姓恐慌,才隐而不报。有罪,只要十二弟能救回,便不是大罪,去把暗算我们之人掘地三尺,也要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