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40章:陛下不会教养子女啊

书名:我花开后百花杀 本书主角:顾青栀 作者:锦凰 本章字数:1033 字

好一番避重就轻,事实而非,扭曲事实的言论。

沈羲和唇角微微上扬。

“陛下,并非如此。”萧长庚主动上前,“四姐……”

“陛下。”沈羲和截断了十二皇子萧长庚的话,她挽着披帛,莲步轻移,姿态端雅,“阳陵公主所言,是阳陵公主所见,昭宁所言是昭宁所见,是非曲直,陛下听后自有明断。”

祐宁帝扫了几人一圈:“昭宁你说。”

“昭宁今日入宫是为探望太子殿下,出宫之时,路过文轩阁,十二皇子冲天砸落,若非昭宁带着侍婢有些身手,不止昭宁被砸伤,便是十二皇子非残即伤。”

沈羲和说着,淡淡瞥了阳陵公主一眼:“十二殿下自屋顶摔落,竟无一人跟随,臣女心下正在惊疑,却听了文轩阁内阳陵公主颐指气使……”

清了清嗓子,沈羲和将阳陵公主的话重复一遍:萧长庚,你是摔晕了么?若是有口气儿,就给本公主再爬上去拿!

她话音一落,阳陵公主面色青白,萧长庚低头作恭顺状,祐宁帝的面色更难看。

“阿爹,儿……”

“陛下,阿爹膝下只有三子,昭宁和阿兄与庶妹分隔,不知是否枝繁叶茂的大族之中,隔母的兄弟姐妹都这般排挤。”沈羲和一脸懵懂,“但五公主这般,实属有些失了教养。十二皇子如何也比她小上些许,不爱护幼弟便罢,还如此不把幼弟当做活人看……

阿爹说皇家是天下典范,做万民之表率,让昭宁入京,但有不明,便多看看诸位公主仪态,能学上几分便是昭宁的福气,可似五公主举止,昭宁实在是学不来。”

“沈羲和,你放肆!”

“闭嘴!”

阳陵公主恼羞成怒呵斥一句,被祐宁帝厉眼一睇,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陛下勿恼,阳陵公主恐是年幼,见殿下许久未回应,便有些担忧殿下是否摔伤,长陵公主的回话,才是令昭宁大开眼界……”

沈羲和顿了顿,对沉着脸的祐宁帝又学了长陵公主的话:你怕什么?便是摔伤了,阿爹也只会觉着他无用。

沈羲和说到这里,萧长庚露出恰到好处的失落和强撑的笑颜。

“陛下,阿爹常说十根手指都有长短,往日在西北我若犯了过错,阿爹必要一道责罚阿兄,非是偏心于我,而是兄长应当有照顾幼妹之责,昭宁依稀记得十二殿下与二位公主同岁,却比二位公主小了几月,怎地还要弟弟谦让照料姊姊?

阿爹也不喜欢家中庶妹,可吃穿用度也从不曾苛待,更是不许我与阿兄欺辱。

反观十二殿下,难道京都教养子女与我们西北不同?”

沈羲和问得极是诚恳,就差没有把祐宁帝不会教养子女这句话说出口。

偏偏人人都知道她的意有所指,却就是拆开了也凑不出这句话,想要扣她一个不敬之罪都不成。

萧长庚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早闻沈羲和之名,但他年岁不到,宫中又无地位,除了在太后寿宴远远见到一面之外,便再无碰面。

沈羲和的所作所为,他都知道,但身临其境感受她对陛下冷嘲热讽,还是说不出的震撼。

偏她又不咄咄逼人,又有理有据,陛下发作不得,只得由着她奚落,今儿她不仅奚落了陛下,连同两位公主也没有放过。

“昭宁,长陵是因何而摔断鼻梁?”祐宁帝涵养再好,作为一个帝王,面上也挂不住,隐含警告。

沈羲和丝毫不惧,她面色不变:“十二殿下恐昭宁被刁难,便急着去回四公主,不想与等不及寻来的四公主相撞,四公主摔倒在地,仪态不佳。

昭宁不欲上前,以免公主误以为昭宁看她丑态,故而径直而走,四公主喝住昭宁。斥责昭宁不敬,见公主不礼,上前便要掌掴昭宁。”

说到此处,沈羲和眸光微凉:“且不说昭宁不欲上前,是因与四公主有龃龉在前,恐公主多心。

便是昭宁当真见公主未礼,公主也无掌掴昭宁之权。昭宁如何会生受,昭宁学了些防身之计,以珠子弹击公主膝盖,公主因此栽倒!”

沈羲和不是要袒护萧长庚,而是要让长陵公主清楚的知道,便是陛下明知道是她沈羲和害得她摔断了鼻梁,她这个金尊玉贵的公主也只能认了。

沈羲和说完,大殿一静。

祐宁帝面色威严,目光冷沉:“阳陵,可是如此?”

阳陵五公主在祐宁帝威压的目光下,心如揣兔,跳得难以抑制:“阿爹……”

她现在慌乱不已,最初因沈羲和的话而气愤,紧接着羞脑,乍然被陛下询问,她几乎是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如何应答。

脑子里开始回想方才沈羲和的话,却觉得全是实情,完全不容她辩驳。

沈羲和嗪着淡淡的笑,她说那么多除了是奚落祐宁帝,也是要攻心这位公主,以免她狡辩。

到底是公主,又有苦主,正要胡搅蛮缠下去,最后必然是各打五十大板,这可不是沈羲和要的结果。

阳陵公主呐呐不语,憋红了脸,也说不出话来。

祐宁帝只得问萧长庚:“可如昭宁所言?”

沈羲和都替他抗下了打伤长陵的罪,萧长庚自然不能反驳,否则沈羲和就是欺君:“回陛下,确如此。”

“阳陵为长不德,不恤幼弟,罚禁足寝宫三月,朕会遣女史朝夕训话。”

阳陵公主面色一白,宫中女史训话就是承认她教养不足,且女史训话都是跪听,从日出到日落。

“至于长陵,念及负伤,便只罚禁足宫中养伤。日后再犯,再行重罚!”

沈羲和暗忖,陛下果然宠爱长陵公主,不过目的达到,她也不再多言。

宫中没有秘密,很多这事儿举宫皆知,天圆知道后特意寻了负责长陵公主的医官:“可好好生给公主治伤,治好了殿下重重有伤。”

什么赏?也赏他一个当面晕厥?他可受不起。

怕太子殿下晕给他看的医官点头如蒜捣:“下官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