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气死没?(赵铃可能觉着自己非常能干...)

书名:我这糟心的重生 本书主角:林晚照 秦特 作者:石头与水 本章字数:1550 字

赵铃可能觉着自己非常能干,所以坚持要见林爹,要跟林爹掰扯掰扯道理。

林晚照可是非常了解老头儿的,她就知道老头儿吃不了亏。这话说的,比老三更带劲儿!

可不就是这个理么?

计算机的确是很好的专业,齐硕也是读的计算机,听说现在找工作,待遇也不错。但是,世上这么多专业,总不能人人都学计算机。百行百业,不是只有计算机一个专业。

孩子不愿意学这个,换了个专业而已。

至于这么折腾么?

林爹自带刻薄属性,说话尖锐,若是平时,赵铃权衡一下,也就忍了。但因着朵朵转专业,赵铃宁可婚姻解体,也绝不退步。

此时更是不惧林爹,赵铃道,“我昏馈不明?我好歹在大学工作,您又是什么?不过是个乡村的泥腿子教师!不过是个一辈子窝在乡下的小学校长!你又了解朵朵多少?朵朵的妈妈是我,爸爸是刘杰,她并姓林!你有多少高瞻远瞩、真知灼见,应该去指点你自己的女儿,而不是越俎代庖,指点别人的女儿!”

林特与朵朵都有些震惊,因为朵朵转学的事,赵铃当然极度不悦,但是,说太姥爷泥腿子教师什么的,就有点过分了。

林爹双眸一眯,“哦,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种形象啊。”

林爹认真反驳,“我的确是乡下教师,小学校长,但是,我得纠正你,现在一般管我们叫乡村教师,不是乡下教师。”

“我们乡村教师腿还是很干净的,没什么泥。你这涉及职业歧视,现在国家还有数以百万的乡村教师,乡村孩子们的教育都要依靠他们,他们远没有城市老师的待遇好,但是在自己岗位发光发热,你不该歧视乡村教师。”

“最后说到教育的问题,朵朵当然是你的女儿,事实上,也不是什么人都入我的眼。像你吧,我也是前几天晚照打电话,我才获知你的姓名。”林爹永远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我跟朵朵的关系,与她是不是你的女儿无关。就朵朵的性格,哪怕她不是我的重外孙女,如果能有一些接触,我也很喜欢开朗活泼有主见有追求的女孩子。如果是我的小朋友向我倾诉心事,需要我的一些意见,我一样会给她自己的意见。”

“如果我的朋友做出决定,需要我的帮助,我当然会帮助她。这与她的父母是谁,没有任何关系,你当然可以抱怨,甚至痛恨我。你认为我越俎代庖做了什么事,事实上,你搞错了一件事,这是朵朵自己的决定。”

“你完全没有意识到,朵朵是一个具备独立思维,自己力量的成年人。她已经有力量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你还试图在她的手脚绑上看不见的细丝线,试图掌控她的人生。”

林爹看着赵铃,犹如在看一个傻瓜,“你怎么可能成功?即便在孩子小时候,监护人也不过是有教导与引导的资格,你在孩子长大时,在她有不逊于你的智慧与力量时,妄想她做你的提线木偶,你怎么可能得手?”

“世上有这样的提线木偶?”赵铃指着朵朵,“你问问朵朵,从小到大,什么时候不是她想吃什么我做什么?她喜欢的衣服玩具,我自己舍不得添上一件衣服也要给她买。从小到大,为她花了多少钱,费了多少心血。她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赵铃哭的嗓音沙哑,眼睛生疼,“朵朵你自己说,你对得起妈妈吗?你这样,你对得起妈妈?”

朵朵心里也很难过,“难道就非得读计算机,以后拿绿卡移民,才算对得起妈妈,才算报答了妈您的付出。”

赵铃斩钉截铁,“对!”

“你若一事无成,妈妈大半生的心血岂不全都白付出了!”

朵朵目瞪口呆。

林爹一声冷笑,转头问林晚照,“当初刘杰报中文专业,你是怎么同意的?”

林晚照说,“刘杰一直很喜欢中文,他想学,你和大哥都说想学就学,就学了。”

林爹问,“刘杰毕业后是怎么报答你的?”

林晚照一直觉着自己在教育孩子的过程是存在很多问题的,但若是赵铃这样的母亲,即便林晚照都觉着毛骨悚然。林晚照依旧是老派人有些笨拙的观念,“这要什么报答啊?孩子过得好就行了。”

林晚照看看刘杰,再看看赵铃,还有朵朵、小特,认真道,“当然,除了过的好,做人也要有道德。我不求你们大富大贵,日子过得去,别做坏事,平平安安的过个小日子,就行了。”

刘杰与朵朵眼中满是感动,林特也觉着姥姥就是这样善良,赵铃却是气的不轻,跟朵朵道,“这种小市民的日子有什么意思?你想想,朵朵,你自小就喜欢大品牌的东西,以后像你爸一月三五千,连个名牌包都买不了,这样的日子,你觉着有意思?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没志气?”

朵朵道,“妈,我爸是大学老师,本来就不是能发财的职业。那种名牌傍身的,不是富一代就是富N代。如果我爸想发财,根本不会选择老师做职业。我对自己的职业有规划,不管我以后买不买得起名牌包,我知道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你别总说为我付出多少,奶奶难道没为爸爸付出,我留学的钱还都是爷爷奶奶出的呢。奶奶也没说一定要我怎么着。奶奶说我要觉着好,喜欢读什么就读什么。现在本来就是多元化的社会,也不是只有计算机才能做职业。”

赵铃急,“你奶奶连书都没念过,她能有什么见识!”

刘杰啪的一拍茶几,“赵铃,注意你的言辞!”

朵朵吓的脸色一白,赵铃也觉言语有失,但话已出口,再难收回。她便硬着脖子,狠狠的瞪向刘杰。

林特原本只是坐在最边缘,她将自己气到颤抖的双手按在膝盖上,一副很冷静的模样对赵铃开口,“姥姥没能接受传统教育,是当年时代的原因。说到学识,有回见大舅妈打字,还是用拼音。姥姥学历不如你,打字也是五笔字根。说来舅妈只有朵朵一个孩子,姥姥养育大舅他们四个,我也没听姥姥抱怨过一句当年辛苦,更没要求谁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当年我打官司,是姥姥在支持我。朵朵读自己喜欢的专业,姥姥也很支持她。你无非是嫉妒姥姥,你嫉妒姥姥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为什么朵朵轻易的就跟姥姥站在一起,为什么你是朵朵最亲的人,朵朵却与你背道而驰?你肯定想不通吧。”

“这有什么想不通的。你们无非就是顺着她说,朵朵还小,她哪里知道什么好歹,就知道顺着她的心她就高兴,哪里知道什么是真的为她好。”

林特告诉赵铃,“不,是因为你没有姥姥的见识,你没有姥姥的开阔,你根本不懂如何体面的做一个长辈。你将自己的自私狭隘披上道德的外衣,用于控制朵朵,顺你便为孝,逆你便为不孝。你还用你与大舅的婚姻让朵朵愧疚,让她甚至以为是因为她的转学才让家庭产生这样巨大的矛盾,导致父母感情的失败。”

“实际上,你早晚都会失败。你如果像你说的那么爱朵朵,你就得明白,是姥姥资助朵朵留学,你从老人这里得到巨额馈赠,但在你的内心深处,你不曾给长辈半分尊重!你嘲笑一位经历过时代苦难的老人,你丝毫没想过,你也不过是运气好。你觉着自己生在城里,你觉着自己上过大学,然后你就高高在上,看不起农村人,哪怕那个人是你丈夫的母亲。”

“朵朵怎么可能会顺从你?你瞧不起的人是她的奶奶,是她真心尊敬的人。你不过是妄想控制朵朵的人生失败,恼羞成怒。”

“其实,这只是个开始。慢慢你会发现,你永远不可能控制朵朵,而且,你的意见在她的生命中能起到的作用越发的微乎其微。不是因为她不重视你,而是因为你能力不足,你的见识早不能匹配她的眼界。她的生命中会有各种各样出众的人,那些人是她的朋友,她的伙伴,她非常亲密的人,她们能共享欢乐与秘密。她会有自己生活的重心,而那个重心不会是你。”

“这不是她不爱你,是因为她与你,自始至终就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个体。你像藤蔓一样可以攀援一生的,除了大舅,不会是朵朵。”

“除非她愿意与你的后半生共同生活。”

“你觉着,她愿意吗?”

林特用自己法律与心理学双学士的底蕴为赵铃剖析了她必败的原因,赵铃望向朵朵的那一瞬,朵朵用自己躲闪的眼神回答了赵铃的期冀。

赵铃憔悴的面庞一瞬间变的雪白,她张大嘴巴,猛然发出一声嚎啕,便两眼一闭,晕死过去。

朵朵还是很急的去看自己的母亲,林特依旧坐在她边缘的位置,在赵铃倒下的那一瞬,林特脑中闪过一个很不善良的想法,不知道气死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