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31章 好奇点不对

书名:绝世名伶系统 本书主角:叶澜 作者:leidewen 本章字数:1099 字

“好像没那么想知道。”叶澜想了一下,回头又看看这个房间。刚刚她觉得这房子好像缺了点什么,现在她终于想起来了,不禁瞪着亲妈,“这房子没摇篮?你们准备我出生了,就扔进少林寺?”

“你的关注点真的有点奇怪。”丁薇薇回头看看,这里只是一个大通间,一切都一目了然。卧室与客厅之间的分区并不明显,靠窗的那边做了一个半人高的小隔断,小隔断那边,就是这两人的卧室,一个只放一个床垫的地方。

而外面所有的地方,就都是客厅了。就像他们坐的地方就是靠近门口鞋柜的地方,背后的墙是照片墙。下面一个仿古的条案,再下面,其实就是一个书架,一半关于民俗研究的,一半关于京剧的。条桌边上也是靠墙拐角的沙发,而沙发上面还是依着墙打着满满的一墙的CD、DVD。有音乐、有戏剧,显出了这里主人的艺术品味。

所以房间里没什么家具,但是有足够的地方招待客人,于是,这一看就是一个时常开沙龙的地方,但绝不是一个可以养孩子的地方。此时看看,这两位在二十年前就很小资了。

“妈!”叶澜叫了一声。

“我们不想用摇篮,我们想自己带你睡。当时很多生了孩子的朋友有说过,摇篮是最没用的一件婴儿用品了。因为小孩子五岁都不一定肯跟妈妈分床,既然用不上,我们决定就算了。”丁薇薇还是一摊手,看叶澜还瞪着自己,无奈的站起,起身走了几步,打开了那个小隔断,那是一个柜子。

一个柜子里,排得整整齐齐的奶瓶,还有各种婴儿要用的东西。靠近卧室的柜子打开,那是衣柜,看得出男女主人的衣服不太多,但都干净整齐。该折的、该挂都井然有序。但有专门一个柜子里,放着各种婴儿的小衣服、小围脖,塞得满满的。和刚刚那两个柜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丁薇薇拿出一个小小的毛帽子,帽子上竟然还有一个黄色的小鸭子,丁薇薇把帽子顶在手上,自己逗了一下,回身对叶澜笑了,但泪夺眶而出。

“这帽子挺贵的,他特别喜欢,那时他出去拍了好多戏,那时,他跟我说,这会才觉得我爸妈是对的,我不该嫁一个这么穷的他?”

叶澜上前抱住了丁薇薇,丁薇薇哭了出来。

“谢谢你,妈。谢谢你活着!”叶澜轻轻的拍着她,柔声的说道。这是她知道丁薇薇曾经遭遇之后,一直想跟她说的话。其实就像刚刚她说的,她其实对父母曾经的生活不怎么好奇,幸福的家庭总是有些相似,不幸的家庭却有各的不幸。一个人死了十几年后,就几乎可以在人的记忆里无限的完美化了。她觉得比晚上播放的纪录片还不靠谱。她带着丁薇薇来,不过是想让她面对罢了。现在她终于哭了出来,叶澜都觉得松了一口气。

丁薇薇一听哭得更加伤心了,曾经的一切,好像就是等待着这一刻。

叶澜抱着母亲,放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就好像,此时她才是母亲一般。

丁薇薇终于哭够了,被叶澜扶着坐下,给了她一方手帕。

“还是不想跟我聊一下他?”丁薇薇边擦泪,边哽咽的说道。她觉得自己有点尴尬,她在这儿,想和女儿说说曾经的故事了。

“其实我觉得我认识他,虽说,我昨天才第一次看到他卸妆的样子,可是就好像真的认识了很久一般。就像很多事,我们都会下意识的做出一样的选择。我就是按着他的样子教养长大的,所以现在我突然对他没了那么多的好奇。”叶澜实话实说。

“那怨恨过我吗?我其实不是一个好母亲。或者说,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一个好母亲。”丁薇薇看着女儿,第一次,她觉得抱歉了。她的女儿长大了,成熟了。而她却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之中,扮演的角色并没那么讨喜。

“那就跟他说声对不起,说你脆弱了。你没能保护好我!”叶澜想想,轻轻的说道。叶澜轻轻抚着丁薇薇的肩膀,笑着说道。她想告诉母亲,她不介意,她过得很好。若实在觉得抱歉,那么就跟父亲说吧,现在说了,就当成一次最后的告别。

“所以,你不介意。”丁薇薇笑了,轻轻的摸了一下叶澜的脸,“我太愤怒了,那次他说太远了,我快生了,就不带我。我很生气,结果就出事了。我更生气了,我觉得是因为我生气,他才会出事的。我脆弱了!我不想醒来。”

“谢谢你活着,有时,我会想,若是那时你死了,我会不会很可怜。至少,你还活着。”叶澜看着母亲,轻轻的说道。

“我活着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你成长过程中,你奶奶、王奶奶都比我作用大。”丁薇薇摇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怎么教你,就像我不知道怎么教小健。有时,我看到你们,我都会手足无措。所以我就当严厉的母亲就好,让你们好好学习,装作自己只关心这个。”

“为什么不想,若不是你坚持活着,我也没机会认识王奶奶。”叶澜拉着母亲的手,她的手冰冷,明明他们进屋之后,都没有脱外套,但她还是双手冰冷,显出她此时怯懦,她还是笑着,轻轻的安抚着母亲,“妈,你做得很好。真的,你特别好!”

“你真的这么想?不是因为我被你外公他们送进精神病院?”丁薇薇看着叶澜,她也许不够坚强,但是她绝对是聪明人。

“应该说,我只要知道知道,那三年,你没有抛弃我,就足够了……”叶澜脸皱成了一团,终于,她有点好奇了。不过,她是好奇那对夫妇的想法。不是为自己母亲抱不平,而就是纳闷,就是想知道他们那会怎么想的?把女儿千辛万苦的带回去,转身送精神病院了。其实他们不缺钱,为什么不送一个好的疗养院,却非要把在关在那种地方,是不是觉得逼死她之后,就可以当他们没有这个女儿?不过这个她也只是想一下。这话她敢说,徐淑和王老太都不会轻饶了她。看丁薇薇还在看她,对她眨了一下眼,“我奶说,‘子不言父过’。会造口业的,自己想想就算了,别说出来。”

丁薇薇‘噗’的笑了,抱紧了女儿,又呜呜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