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章不要战争,不要打仗!

书名:我不是野人 本书主角:刑天 作者:孑与2 本章字数:1538 字

第二章不要战争,不要打仗!

云川惊诧的瞅着阿布,他觉得这种思维不应该出在一个土著野人身上。

很多年前,这个野人仅仅因为自己欺负了他,他就会哇哇大哭,抱着腿不让自己离开。

这才过去多少年啊,这个土著野人居然跟自己从围棋引申谈论到了和平演变这种恐怖的话题。

看来,土著野人不是没有脑子,而是一般情况下喜欢闲置而已。

小巧精美的茶壶在夸父粗糙,巨大的手上滚动翻飞,而茶壶嘴里却漏不出半点茶水,直到茶壶柄套在了他的小指头上,一股清凌凌的茶水才会从壶嘴中喷薄而出,将云川的茶杯注满茶水,然后猛地一收,茶壶就会再次在他的手背上滚动,最后给阿布的茶杯注满水。

这样是不对的——

土著野人在酒足饭饱之后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如何找一个能诞生出身体强壮后代的女人钻树林,或者躲在屋子里,而不是如同一个饱学的宿儒一手下棋,一边纵论天下。

一个喜欢捋鳄鱼肠子吃里面内容物的夸父,这个时候就该站在齐腰深的泥水里与鳄鱼搏斗,等他从泥水里出来的时候,腰上应该挂好几条小鳄鱼,肩膀抗两只大鳄鱼,嘴里咬一只还在挣扎的小鳄鱼,然后赤着脚踩踏在大地上,四处寻找今晚睡觉的地方……

绝对不可能,安静的坐在一个红泥小火炉面前,用干燥,完整的松果煎茶,而且松果里面的松子不能漏掉一颗,少了一颗对他来说这壶茶就少了那么一丝丝的松韵……

阿布的围棋下的让人很像痛殴他一顿,因为他总是能从棋局中感悟到一些狗屁不通的大道理。

跟夸父喝茶喝的让人恨不得将整个拳头大小的茶壶塞他嘴里,然后一拳打在他的腮帮子上听茶壶在他嘴里碎裂的声音。

好吧,这两个人已经完全超出了野人的范畴,就像喜欢作,喜欢炫耀,喜欢耍一点小心机的精卫一样,他们三个是真正脱离了野人范畴的……野人!

棋没有下完的时候,滑来了。

他告诉云川,如今,云川部的监牢里已经没有罪囚了。

云川奇怪的瞅着滑上下打量一下这个家伙,然后道:“我记得昨日里集市上还有斗殴,为什么会没有囚犯了呢?”

滑面无表情的道:“两伙斗殴者,一为轩辕部商贾,一为云川部的伙计,斗殴的原因是交换的价格没有商量好。

伤势最重的一个脑袋破了,次之,是鼻子被打扁,剩下的大多数只是有一些淤青,事后,他们也非常的后悔。

所以,我就让他们站在集市上,在地上画了两个圈子,告诉他们这就是监牢,胆敢跨出一步者——斩!

然后,我今日中午去查看了,总共九名人犯俱在,没有一人胆敢跨出那个圆圈,所以,我就认为他们已经知道错了,知道悔改,对我云川部的律法充满了敬意。

就在刚才,当场释放了他们,之后,我云川部再无一个罪囚。”

云川跟阿布对视一眼,云川又问道:“我知道监牢中还有很多不爱家人,不恤子女之人,这些人可不在你赦免权限之内,他们都怎么样了?”

滑稍微停顿一下,组织好了语言道:“斩三人,当众绞六人,取心肝辨颜色一人,猪笼沉水两人。”

云川愣了一下道:“全杀了?”

滑冷哼一声道:“无一人知晓悔改!”

云川道:“不会没有一个悔改的吧?”

滑抬起头瞅着天花板道:“王,要的是家,家首先就要相亲,让人迷恋,以后,我王还要用家来羁縻每一个族人,此时多杀一个不体恤,不相亲的家中败类,以后就能少杀一千个,一万个不体恤,不相亲的家中败类。

从现在起,破坏家的人的处置方式只有一个——杀!

我以为,王应该能算出这笔账该如何处置。”

云川想了一会,觉得滑的思路好像是对的,在家庭建立之初,如果都不用严刑峻法来约束,到了以后,只会更乱,更糟糕。

回头见阿布也连连的点头赞扬,云川就对滑笑道:“监狱变空,是一项功绩,不过呢,也不能总是通过杀光罪囚来获得这一功绩,这一次,你处理的很对,以后再处理的时候,我希望你把他们当成人来看,不要像屠杀牲畜一般处置他们。

你是监狱官,公正当在第一,仁慈应当紧随其后,最好能够将情理法三则的关系理正。

说实话,监狱是我们统治族人的武器,同时呢,它也是保证族人获得起码公平的一个存在。

越是上位者,律法对他的约束性就越小,越是卑微者,律法对他的约束性就越高。

这两者都是不对的,我希望中的律法,应该就是一座天平,道理就是天平上的砝码,你只能看砝码沉重与否,然后据此断对错,千万莫要人为的去改变天平的偏向。

假若天平人为的改变了偏向,那么,律法就变成了弱者的熔炉,最后,当弱者求诉无门的时候,就到了我们死亡的时刻。

狱滑,这就是你以后的新名字,掌云川部公平!”

狱滑对于这个结果似乎并不感到奇怪,也没有因为受到重用有喜形于色,只是郑重的对云川道:“我只希望,最后一个被律法刑杀的人是我,死因——天下无犯法之人。”

云川笑着点点头,又对阿布跟夸父道:“远古时期,世界一分为三,一为天界,乃是良善之人的极乐之所,二为人间,乃是人的苦修之地,三为地狱,乃是人死后称量善恶后的罚恶之所。

很多年过去之后,天界良善之人,寥寥无几,人间界更是污秽横流,人心不正,人间界人心不正,上升天界的良善之人自然寥寥无几,罚恶的地狱却人满为患。

有一个天界的大善人曾经发下宏愿,地狱不空,永不回天界的极乐之境。”

夸父放下茶杯问道:“他回到天界了吗?”

云川想了想,摇摇头道:“没有!”

阿布叹口气对狱滑道:“发下宏愿是好事,万万不可操之太急。”

狱滑也沉默了片刻道:“无妨,努力就是了。”

阿布指指棋盘道:“族长刚才还杀了我的一条争气的大龙,还说,方法不对,越努力,最后只能死的更惨。

要选对路,要找准方向,此为第一。”

狱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拒绝了夸父喝茶的邀请,扶一扶他腰上的长刀,就离开了云川居住的天宫。

目送此人离开,云川就觉得自己部族中脱离野人范畴的人应该又多了一个,而且,这个人是纯粹的野生出来的人,有了这个人的出现,云川对云川部的未来非常看好。

人才这东西就跟蟑螂一样,你发现了一个,隐秘的角落里一定还藏着一千个!!

四月的云川部是最有看头的时候,池塘里的水满满的,倒映着蓝天白云以及偶尔飞过的丹顶鹤,池塘边上的稻田已经栽满了稻秧,那些淡黄色的稻秧刚刚在大田里长成了墨绿色,风一吹,就能起一层微微的波浪,煞是好看。

赤陵带着族人正在池塘里捕鱼,他们在一年前往池塘里丢了很多的野鱼,虽然大部分的野鱼是长不大的,终究还有很多的鱼可以长大。

在池塘里用网捞鱼自然要比在大河里捞鱼要强的多。

四月的时候,本来正是大河鱼群洄游的好时候,可惜,洄游的鱼群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来过了,那一场大洪水破坏了鱼群洄游的习惯,也把云川部每年四月大捕鱼的传统给破坏了。

临魁还是没有消息,轩辕部下的牛部落占领了阪泉城,蚩尤部的虎战士带领一群人占据了神农部的黑森林,睚眦部的领地与牛部落,虎战士毗邻,占据的地方虽然不是太大,却是最平坦的平原,平原上水网纵横,很适合耕种与放牧。

有了这三个部落,以后,云川部,轩辕部,蚩尤部再起纠纷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即便是相互看不顺眼,相互攻伐的只会是这三个部落,而不是这三个部落后边的轩辕,云川与蚩尤。

云川不喜欢战争,一点都不喜欢,又不是没有见过人头滚滚的战斗场面,那种场景除过让人觉得野蛮之外,再无其它。

大家一起和和气气的种田,换东西培养商业,修建高大的巍峨的城池不好吗?

即便是不喜欢这些东西,他们也能四处搜刮美女陪自己做好梦也是不错的,难道非要提着刀子把对方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吗?

云川部不屑于战争,尽管他们才是最适合发动战争的一个部族,云川依旧不愿意发动战争。

这么些年,轩辕,蚩尤也算是云川最熟悉的野人了,要是夸父真的把他们放在架子上烤成烧烤,云川几乎不敢想那个凄惨的场面。

都活着吧,千万别死了,他们的部族要是再换一茬领袖,说不定真的能引起云川统一大地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