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50章 不行,你还太小了(三更)

书名: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本书主角:宁璃 陆二少 作者:战西野 本章字数:1124 字

沈璃耳尖顷刻滚烫。

她偏过头,想要开口:

“陆——唔!”

没能喊出口,他的吻已经转移,灼热的唇舌从她的耳侧落在了她的唇上,慢条斯理地添吮吸咬。

他紧贴着她的身体,将她围困在这狭小拥挤的空间之内,吞噬了所有挣扎的余地,强势至极。

却偏偏又要一下下地吻着她,问她——好不好?

隔着薄薄的衣衫,滚烫的温度从他身上传来,蔓延到她的肌肤之上,几乎如星火落在心底。

空气升温,摩擦生热。

沈璃被他吻的脸颊绯红,理智也渐渐沦陷。

外套被他褪去,沈璃上身便只剩下一件白色T恤。

一抹淡淡凉意忽而从腰间传来,令她轻轻颤了下。

他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带着一丝微凉,触及她细嫩腰侧肌肤的一瞬,便几乎无可控制的添了力道。

沈璃猛然清醒过来,急急喊他:

“陆淮与!”

陆淮与的动作稍稍顿了下。

随即,他终于稍稍退开了些,却并未将她松开。

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望着她,问道:

“不喜欢我?”

他分明问的云淡风轻,好似只是随意喃喃,甚至根本没有追着要她答案的意思。

可沈璃听了,却忽然感觉心尖儿被什么掐了一把。

她摇头,定定望入他眼底,低声:

“没有,我喜欢你。”

她凑过去,吻上他的唇角,声音极轻。

“陆淮与,我最喜欢你。”

寂静的房间内,她的话语如此清晰,每一个字,都像是要在心上烙下痕迹。

她的手腕挣了挣。

陆淮与终于松开了她的手,眸色极深地望着她。

沈璃抬手,环住他的脖颈。

他一手掐住她纤细的腰身,微微垂首,抵着她的额头。

他什么也没有说,唯余下灼热滚烫的呼吸。

她轻声哄道:

“等等,好不好?”

陆淮与这个状态明显不对,她得先把人哄好。

她在他脖颈间蹭了蹭,软着声:

“我刚刚回来,有点累。”

片刻,她听到陆淮与低声道:

“好。”

随后,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她的棒球帽随之掉落,微卷的长发垂下,轻轻晃动。

陆淮与把她放到床上,膝盖压在床沿。

看到她铺展开来的一头青丝,修长的手指微勾。

“头发怎么这么长了?”

沈璃没在意他这句话。

她拉了一下他的手:

“你来陪我一起睡?”

陆淮与定定看了她几秒,唇角噙了笑。

“好。”

她好乖。

他掀开被子,躺在了她身边。

沈璃靠过去搂住了他精瘦的腰身。

陆淮与捏住她的下巴吻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把她抱入怀中。

房间内重新安静下来。

黑暗中,沈璃靠在他怀中,并未睡着。

大约是被刚才的梦魇折磨,他这次抱着她,很快就睡着了。

直到听到他规律的呼吸,沈璃才终于从他怀里抬头。

她的眉心渐渐蹙起。

陆淮与这个状态……

她开始在脑海中不断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

正常情况下,陆淮与绝不会如此突然的问出那样的话。

他当时看着她的眼神,竟像极了担心她会离开一般。

因为极度的不安,所以极度的渴望。

他在……害怕她走么?

可好端端的,他怎么会生出这样的担心?

沈璃又想起当初云鼎风华那一次。

那都和平时的他不太一样。

顾听澜打来的那一通电话……是和这个有关?

沈璃心中闪过无数猜测,但始终未能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想到最后,她干脆也不想了,靠在他怀里。

她轻轻吻了吻他的下巴,陆淮与似有所觉,将她抱得更紧。

“陆淮与。”

她轻声喊他的名字。

反正我又不会离开你。

所以关于那些,以及更多的一切,是否彻底明了清晰,其实都没关系。

……

陆淮与再次醒来的时候,尚未睁开眼,便感觉到怀里多了一个人。

他的意识渐渐回笼。

鼻尖是熟悉的清甜软香,掌心之下是温热的肌肤。

他睁开眼。

房间内很黑,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但她的确就在他怀里。

他闭了闭眼,将她抱得更紧,同时低头去吻她的额头。

沈璃睡得很浅,在他吻过来的一瞬就醒了。

“二哥?”

她喃喃喊着。

陆淮与低低应了声,转身去开了床头小夜灯。

浅淡的光洒落,视线渐渐清晰。

沈璃仰头:

“二哥不睡了吗?”

陆淮与回头看她,瞧她睡得桃花眼水濛濛的,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道:

“阿璃不是怕黑吗?”

沈璃微愣,没想到他居然还念着这个。

她摇摇头:

“和二哥一起,没关系的。”

陆淮与手肘斜撑,侧身看她,这才想起了什么。

“你不是去看彩排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璃心头微跳。

她细细看着他,没有错漏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可,很自然。

他这一句,真的就是随口一问。

他竟是没有提及刚才那一段。

她问道:“二哥……不记得了?”

陆淮与挑眉:

“嗯?”

沈璃顿了顿,道:

“我回来有一会儿了。”

陆淮与笑道:

“看来彩排是挺累的,房间都能回错?”

沈璃心脏像是被什么压了一下。

她没说话。

陆淮与却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向那扇半开的门。

“阿璃,你怎么来的?”

沈璃道:

“……我找前台要的二哥的房卡。”

陆淮与了然,旋即又笑道:

“早知道阿璃想过来,之前就该给你一张房卡的。”

沈璃看着他清隽绝伦的容颜,心底却似有什么在涌动。

她要印证一件事。

下一刻,她忽而起身,按着陆淮与的胸膛,翻身压到了他身上。

借着光,她仔细打量着他此时的神色。

“陆淮与。”

她定定看着他,有无数的话语卡在喉咙,然而迎上他的目光,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陆淮与一手扶着她的腰,与她四目相对。

氛围变得微妙。

他的眸色渐渐深了许多,薄唇挑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阿璃。”

他们离的很近,几乎呼吸相闻。

所以哪怕他这一声压的极低极轻,她还是听到了。

他似笑非笑,像玩笑又像诱哄。

“不行,你还太小了。”

------题外话------

阿璃:???要脸吗?要脸吗?还有王法吗?

二月:我儿子天下第一克己复礼!矜贵自持!

陆二: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很晚更昂,干饭干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