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还认我这个师兄?

书名:太子爷今天又被逼吃软饭了 本书主角:乔钰 作者:顾家十八 本章字数:1699 字

【防盗章节,稍后替换】

【明早起来看】

这句话,得体,委婉,漂亮。

但由周正荣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凶悍,强势,霸道,不容拒绝。

再配上他原本魁梧的身材和板正的脸。

邵白觉得,他要是不放人,估计会被他锤死。

但......

但乔钰不在他这里啊!

谁特么打小报告的!站出来!

他瞄了一眼周正荣身后。

说实话,有被吓到。

邵家有钱,很有钱,在云城商业界一手遮天,妥妥的富二代。

但他肯定,要是他丢了,家里人绝不会这样兴师动众。

还有。

那乔钰那座驾。

敢问,哪家出行这样陪护着,还用防弹车?

这也太护着了吧。

他突然想到兄弟的一句话。

‘白少,你以为乔钰是被乔家赶了出来,其实呢,乔老爷子的遗嘱上头,只有乔钰一个人,乔家家主大印,都在乔钰手上。’

如今,邵白看到这阵仗,心里到底是信了一分。

他心里怅然一叹。

原来自始至终,自己洋洋自得的施舍,恩赐,在乔钰眼里,或许根本微不足道,甚至,她根本不屑一顾?

‘白少,不依靠乔家,我给你一个对付我的机会。’

印象里,那一日,少年站在他面前,一身狐裘似雪,傲气,尊贵,又谦和。

当时。

他只以为乔钰是投怀送抱。

现在来咀嚼这句话,联合后面的种种,不过是乔钰不想依靠乔家,并且自信可以用自己的能力来反击罢了。

事实上,不仅反击,还赢的漂亮。

“白大少。”周正荣站在风口,提醒一句。

邵白反应过来。

看着气势压迫的太子党,他又恢复他阔少的样子。

“吵死了,乔钰我压根没见过,要找人到别地找去,赶紧滚!”

周正荣不怒反笑。

“方才白少的朋友亲自打电话过来,不然咱们也不会深夜来访,白少,还请行个方便。”

次奥!

邵白听到这句话,险些没被气死。

那群蠢货!

“我就是碰巧遇到,打了个招呼,你们要是不信,那也没办法。”

邵白耍起了无赖。

他肯定要护着乔钰的。

知道乔钰这次离家出走不想回去,又亲口答应了她隐瞒,自然不会放弃承诺。

反正乔家肯定不能拿他怎么办......吧......

半个小时。

邵家主宅。

周正荣端坐在会客厅内,上方的水晶灯投射下来,映照出他略带煞气凶悍的面容。

一位妇人陪着笑,亲自递了一杯茶,又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还有在一旁打电话的丈夫。

“是是是,情况我了解了,我现在就问问阿白,不打扰不打扰,孩子丢了谁都着急,是是是,那挂了。”

邵董事长挂完电话,一个电话又响了起来。

他连忙接起来,又是重复刚才的话。

连续四五个电话后,邵董事长脸色已经沉的不像话了。

“爸,我真不知道!”

邵白头疼。

妈的。

你们乔家是不是就会告家长。

邵董事长勃然一怒。

“你小子还不把人交出来!你个畜生!”

邵董事长年余五十,妥妥的暴发户,早年下海经商,发达后生意越做越大,但唯一头疼的就是自家儿子。

不学无术,越来越混账,只知道玩女人。

他要被气死!

“阿白,你听妈的话,快把人交出来,别让你爸为难。”

妇人嗓音温柔,不想邵白瞪她一眼。

“我妈早死了,别乱认亲戚!你也配!”

妇人脸色一白。

这句话,得体,委婉,漂亮。

但由周正荣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凶悍,强势,霸道,不容拒绝。

再配上他原本魁梧的身材和板正的脸。

邵白觉得,他要是不放人,估计会被他锤死。

但......

但乔钰不在他这里啊!

谁特么打小报告的!站出来!

他瞄了一眼周正荣身后。

说实话,有被吓到。

邵家有钱,很有钱,在云城商业界一手遮天,妥妥的富二代。

但他肯定,要是他丢了,家里人绝不会这样兴师动众。

还有。

那乔钰那座驾。

敢问,哪家出行这样陪护着,还用防弹车?

这也太护着了吧。

他突然想到兄弟的一句话。

‘白少,你以为乔钰是被乔家赶了出来,其实呢,乔老爷子的遗嘱上头,只有乔钰一个人,乔家家主大印,都在乔钰手上。’

如今,邵白看到这阵仗,心里到底是信了一分。

他心里怅然一叹。

原来自始至终,自己洋洋自得的施舍,恩赐,在乔钰眼里,或许根本微不足道,甚至,她根本不屑一顾?

‘白少,不依靠乔家,我给你一个对付我的机会。’

印象里,那一日,少年站在他面前,一身狐裘似雪,傲气,尊贵,又谦和。

当时。

他只以为乔钰是投怀送抱。

现在来咀嚼这句话,联合后面的种种,不过是乔钰不想依靠乔家,并且自信可以用自己的能力来反击罢了。

事实上,不仅反击,还赢的漂亮。

“白大少。”周正荣站在风口,提醒一句。

邵白反应过来。

看着气势压迫的太子党,他又恢复他阔少的样子。

“吵死了,乔钰我压根没见过,要找人到别地找去,赶紧滚!”

周正荣不怒反笑。

“方才白少的朋友亲自打电话过来,不然咱们也不会深夜来访,白少,还请行个方便。”

次奥!

邵白听到这句话,险些没被气死。

那群蠢货!

“我就是碰巧遇到,打了个招呼,你们要是不信,那也没办法。”

邵白耍起了无赖。

他肯定要护着乔钰的。

知道乔钰这次离家出走不想回去,又亲口答应了她隐瞒,自然不会放弃承诺。

反正乔家肯定不能拿他怎么办......吧......

半个小时。

邵家主宅。

周正荣端坐在会客厅内,上方的水晶灯投射下来,映照出他略带煞气凶悍的面容。

一位妇人陪着笑,亲自递了一杯茶,又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还有在一旁打电话的丈夫。

“是是是,情况我了解了,我现在就问问阿白,不打扰不打扰,孩子丢了谁都着急,是是是,那挂了。”

邵董事长挂完电话,一个电话又响了起来。

他连忙接起来,又是重复刚才的话。

连续四五个电话后,邵董事长脸色已经沉的不像话了。

“爸,我真不知道!”

邵白头疼。

妈的。

你们乔家是不是就会告家长。

邵董事长勃然一怒。

“你小子还不把人交出来!你个畜生!”

邵董事长年余五十,妥妥的暴发户,早年下海经商,发达后生意越做越大,但唯一头疼的就是自家儿子。

不学无术,越来越混账,只知道玩女人。

他要被气死!

“阿白,你听妈的话,快把人交出来,别让你爸为难。”

妇人嗓音温柔,不想邵白瞪她一眼。

“我妈早死了,别乱认亲戚!你也配!”

妇人脸色一白。

这句话,得体,委婉,漂亮。

但由周正荣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凶悍,强势,霸道,不容拒绝。

再配上他原本魁梧的身材和板正的脸。

邵白觉得,他要是不放人,估计会被他锤死。

但......

但乔钰不在他这里啊!

谁特么打小报告的!站出来!

他瞄了一眼周正荣身后。

说实话,有被吓到。

邵家有钱,很有钱,在云城商业界一手遮天,妥妥的富二代。

但他肯定,要是他丢了,家里人绝不会这样兴师动众。

还有。

那乔钰那座驾。

敢问,哪家出行这样陪护着,还用防弹车?

这也太护着了吧。

他突然想到兄弟的一句话。

‘白少,你以为乔钰是被乔家赶了出来,其实呢,乔老爷子的遗嘱上头,只有乔钰一个人,乔家家主大印,都在乔钰手上。’

如今,邵白看到这阵仗,心里到底是信了一分。

他心里怅然一叹。

原来自始至终,自己洋洋自得的施舍,恩赐,在乔钰眼里,或许根本微不足道,甚至,她根本不屑一顾?

‘白少,不依靠乔家,我给你一个对付我的机会。’

印象里,那一日,少年站在他面前,一身狐裘似雪,傲气,尊贵,又谦和。

当时。

他只以为乔钰是投怀送抱。

现在来咀嚼这句话,联合后面的种种,不过是乔钰不想依靠乔家,并且自信可以用自己的能力来反击罢了。

事实上,不仅反击,还赢的漂亮。

“白大少。”周正荣站在风口,提醒一句。

邵白反应过来。

看着气势压迫的太子党,他又恢复他阔少的样子。

“吵死了,乔钰我压根没见过,要找人到别地找去,赶紧滚!”

周正荣不怒反笑。

“方才白少的朋友亲自打电话过来,不然咱们也不会深夜来访,白少,还请行个方便。”

次奥!

邵白听到这句话,险些没被气死。

那群蠢货!

“我就是碰巧遇到,打了个招呼,你们要是不信,那也没办法。”

邵白耍起了无赖。

他肯定要护着乔钰的。

知道乔钰这次离家出走不想回去,又亲口答应了她隐瞒,自然不会放弃承诺。

反正乔家肯定不能拿他怎么办......吧......

半个小时。

邵家主宅。

周正荣端坐在会客厅内,上方的水晶灯投射下来,映照出他略带煞气凶悍的面容。

一位妇人陪着笑,亲自递了一杯茶,又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儿子,还有在一旁打电话的丈夫。

“是是是,情况我了解了,我现在就问问阿白,不打扰不打扰,孩子丢了谁都着急,是是是,那挂了。”

邵董事长挂完电话,一个电话又响了起来。

他连忙接起来,又是重复刚才的话。

连续四五个电话后,邵董事长脸色已经沉的不像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