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94 温馨一家(二更)

书名:首辅娇娘 本书主角:顾娇 作者:偏方方 本章字数:1438 字

张德全今日是来询问上官燕病情的。

按照计划,萧珩告诉张德全,上官燕白日里醒了一会儿,下午又睡过去了。

张德全听完心中大喜,忙回宫去向国君禀报上官燕的好消息。

而宫里的王贤妃五人听说上官燕醒了,心中不由地一阵慌乱。

若说原本她们还存了一丝侥幸,认为上官燕是在吓唬她们,并不敢真与他们同归于尽,那么眼下上官燕的苏醒无疑是给她们敲了最后一记警钟。

她们必须尽快找到令上官燕动心的东西,赎回她们落在上官燕手中的把柄!

入夜。

小净空被坏姐夫摁着洗完澡后,爬上床不满地蹦跶了两下,睡着了。

顾娇与萧珩商议过了,小净空如今是他的小跟班,最好与他待在一起,等上官燕“恢复”到可以回宫后,他再找个由头带着小净空住到国公府去。

“我就说,去表舅家住几天。”

反正皇长孙没几个月活头了,他的“遗愿”国君都会满足的。

顾娇觉得可行。

二人谈完话后去了姑婆那边。

顾娇本打算要替姑婆收拾东西,哪知就见姑婆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嗑瓜子儿,老祭酒则一手挎着一个包袱:“都收拾好了,走吧!”

顾娇嘴角一抽,您这也忒有姑爷爷的自觉了啊……

韩家人连她南师娘他们都盯上了,沧澜女子书院的“顾小姐”也不再安全了。

顾娇将顾承风一并叫上,坐上马车去了国公府。

安国公平日里睡得早,但今晚为了等两位长辈,他硬是强撑到现在。

有关自己的身份,顾娇交代的不多,只说自己本名叫顾娇,是昭国人,什么侯府千金,什么护国郡主,她一个字也没提。

而庄太后与老祭酒,她也只说了是自己的姑婆与姑爷爷。

安国公本是上国权贵,可他既然在意顾娇,就会连同顾娇的长辈一起尊重。

马车停在了枫院门口。

安国公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马车,当顾娇从马车上跳下来时,整个夜色都好似被他的目光点亮。

那是一种盼到了自家孩子的踏实与欣喜。

庄太后看了他一眼,被顾娇背下了马车。

老祭酒是自己下去的。

庄太后:皮糙肉厚的还想娇娇背,自己走!

郑管事笑容满面地推着安国公来到二老面前:“霍老爷子好,霍老夫人好。”

安国公在扶手上写道:“未能亲自相迎,请二老海涵。”

顾娇对姑婆说:“国公爷是说他很欢迎你们。”

庄太后斜睨了她一眼:“不用你翻译。”

小丫头的心偏了啊。

顾娇又对安国公道:“姑婆很满意你!”

庄太后嘴角一抽,哪里看出来哀家满意了?胳膊肘往外拐得有点儿快啊!

“哼!”庄太后鼻子一哼,气场全开地进了院子。

顾娇从老祭酒手中拎过包袱,将姑婆送去了布置好的厢房:“姑婆,你觉得国公爷怎么样?”

庄太后面无表情道:“你当初都没问哀家,六郎怎么样?”

顾娇眨眨眼:“瓜切好了,我去拿来!”

一秒闪出屋子。

庄太后好气又好笑,漫不经心地嘀咕道:“看着倒是比你侯府的那个爹强。”

“姑婆!姑爷爷!”

是顾琰兴奋的咆哮声。

庄太后刚偷摸出一颗蜜饯,吓得手一抖,差点把蜜饯掉在地上。

顾琰,你变了。

你从前没这么吵的!

时隔三个多月,顾琰与顾小顺终于又见到姑婆与姑爷爷了,二人都很开心。

但闻到二老身上无法遮掩的金疮药与跌打酒气味,二人的眸光又暗下来了。

“你们受伤了吗?”顾琰问。

庄太后浑不在意地摆摆手:“那天下雨摔了一跤,没事儿。”

这么大年纪了还摔跤,想想都很疼。

顾琰微微红了眼。

顾小顺低头抹了把眼眶。

“行了行了,这不是好好儿的吗?”庄太后见不得两个孩子难受,她拉了拉顾琰的衣襟,“让哀家看看你伤口。”

“我没伤口。”顾琰扬起小下巴说。

庄太后确实没在他的胸口看见伤口,眉头一皱:“不是手术了吗?难道是哄人的?”

顾琰眼神一闪,夸张地倒进庄太后怀中:“对呀我还没手术,我好虚弱,啊,我心口好疼,心疾又发作了——”

庄太后一巴掌拍上他脑门儿。

确定了,这小子是活了。

“在这里。”顾小顺一秒拆台,拉起了顾琰的右胳膊,“在腋下开的伤口,这么小。”

他用指尖比划了一下,“擦了疤痕膏,都快看不见了。”

那庄太后也要看。

顾娇与安国公坐在廊下纳凉,安国公回不了头,但他就算只听里头吵吵闹闹的声音也能感觉到那些发自内心的欢愉。

失去轩辕紫与音音后,东府许久没这般热闹过了。

景二爷与二夫人时常会带孩子们过来陪他,可那些热闹并不属于他。

他是在岁月中孤独了太久太久,久到一颗心几乎麻木,久到成为活死人便再也不愿醒来。

他无数次想要在无尽的黑暗中死过去,可那个憨憨弟弟又无数次地请来名医为他续命。

现在,他很感激那个从未放弃的弟弟。

顾娇看了看,问道:“你在想事情吗?”

“是。”安国公写道。

“在想什么?”顾娇问。

安国公犹豫了一下,到底是照实写了:“我在想,你在我身边,就好像音音也在我身边一样。”

那种心底的动容是相通的。

“哦。”顾娇垂眸。

安国公忙写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拿你当音音的替身。”

“没关系。”顾娇说。

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实情。

因为,我还不知自己的命运在哪里。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我一定开诚布公地告诉你。

夜深了,顾琰与顾小顺两个年轻小伙子毫无困意,姑婆、姑爷爷却是被吵得一个头两个大。

尤其是顾琰。

心疾痊愈后的他杀伤力直逼小净空,甚至由于太久没见,憋了许多话,比小净空还能叭叭叭。

姑婆毫无灵魂地瘫在椅子上。

当年高冷寡言的小琰儿,终究是她看走眼了……

安国公该歇息了,他向众人辞了行,顾娇推他回院子。

顾娇推着国公爷走在静谧的小道上,身后是顾琰与顾小顺哈哈哈的笑声,夜风很柔和,心情很舒畅。

到了安国公的院子门口时,郑管事正与一名侍卫说着话,郑管事对侍卫点点头:“知道了,我会和国公爷说的,你退下吧。”

“是。”侍卫抱拳退下。

郑管事在门口徘徊了一下,刚要往枫院走,却一抬头见安国公回来了。

他忙走上前:“国公爷。”

国公爷用眼神询问他,出什么事了?

郑管事并没有因顾娇在场便有所顾忌,他照实说道:“护送慕如心的侍卫回来了,这是慕如心的亲笔书信,请国公爷过目。”

顾娇将信接了过来,打开后铺在安国公的扶手上。

郑管事忙小跑进院子,拿了个灯笼出来照着。

信上写明了慕如心想要自己回国,这段日子已经够叨扰了,就不再麻烦国公府了。

写的是很客气,但就这么被支走了,回去不好向国公爷交代。

万一慕如心真出什么事,传出去都会怪罪国公府没善待人家姑娘,竟让一个弱女子独自离府,当街遇害。

所以侍卫便跟踪了她一程,希望确定她没事了再回来复命。

哪知就跟踪到她去了韩家。

“她进去了?”顾娇问。

郑管事看向顾娇道:“回少爷的话,进去了。咱们府上的侍卫说,她在韩家待了小半个时辰才出来,然后她回了客栈,拿上行李,带着丫鬟进了韩家!一直到这会儿还没出来呢!”

顾娇淡淡说道:“看来是傍上新大腿了。”

郑管事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听说韩世子的脚被废了,她可能是去给韩世子做大夫了!”

“随她吧。”顾娇说。

就她那点医术,究竟是治好韩烨还是治死韩烨真得两说呢。

安国公也无所谓慕如心的去向,他写道:“你留意一下,最近可能会有人来府上打听消息。”

郑管事的脑袋瓜子是很灵活的,他当即明白了国公爷的意思:“您是觉得慕如心会向韩家告密?说少爷的家人住进了咱们府里?您放一百个心!别说她压根儿猜不到,就算猜到了,我也有法子应付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