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507 兄弟相认!(二更)

书名:首辅娇娘 本书主角:顾娇 作者:偏方方 本章字数:1062 字

唐岳山吓得差点没从竹床上滚下来!

要不要这么狠!

又给他打针!还是打这么粗、这么长的针!

确定那不是给猪打的针吗!

唐岳山不怕被毒哑,可他怕打针,那是一种难以言述的恐惧。

唐岳山嘴角一抽,嘲讽地说道:“好歹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你就这么对待我?”

人与人基本的信任呢?喂狗了?!

顾娇毫不惭愧地说道:“已经是格外开恩的结果了,本来想毒死你的。”

唐岳山再次:“……!!”

这丫头怎么看出来他想去保密的?

他写了他要去告密邀功这几个字吗?

唐岳山气急败坏地瞪了顾娇一眼,想到什么,他不解地皱了皱眉:“等等,你不是已经给我下过毒了吗?我生死都捏在你手里,你干嘛还要毒哑我多此一举?”

顾娇眨眨眼。

唐岳山突然坐直身子:“你没给我下毒!”

顾娇严肃道:“我有!”

唐岳山:“你没有!”

顾娇:“我就有!”

唐岳山:“我不信!”

顾娇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那反正我要毒哑你!”

唐岳山:“……”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唐岳山最终屈服在了一个针头下,答应绝不将今日听到的事说出去。

然而顾娇并不买账:“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唐岳山都迷了,这乱七八糟的话都是跟谁学的?

唐岳山气坏了,虽说兵不厌诈,可那是在战场上,他私底下没那么狡诈,他又不是宣平侯那个不要脸的!

唐岳山带了几分火气,正色道:“我堂堂天下兵马大元帅,说了会替你们守口如瓶就一定会信守承诺,你怎么还不信我?”

“要我信你也不是不行。”顾娇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唐岳山。

唐岳山的心底莫名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你、你要做什么?”

顾娇双手抱怀,指尖在胳膊上轻轻点了点,斜睨着他道:“你做我的小马仔,我就信你,并且不毒哑你。”

唐岳山不解道:“小马仔是什么?”

顾娇道:“小弟。”

唐岳山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丫头说什么?小弟?他?

哈!

他堂堂天下兵马大元帅,会给个丫头片子做小弟?

这丫头怕不是疯了,要不就是让定安侯府养了细作的事儿给吓傻了。

也是,她虽不是小凌氏所生,可到底是侯府血脉,覆巢之下无完卵,定安侯府被定通敌叛国之罪,她又能安然无恙到哪里去?

只怕会同时从陛下与太后那里失宠。

啧啧啧,没了这两位的庇佑,这丫头往后的日子可怎么混呐?

顾娇严肃地说道:“你选吧,是毒哑你,还是给我做小弟。”

唐岳山冷冷地笑了:“丫头,不如我给你一个提议,你拜我为师,我就考虑回了京城不杀你。”

唐明是他儿子,可倘若这丫头片子拜他为师,那勉强也算他半个女儿,女儿伤了儿子那就是家事,家法伺候就行,不必喊打喊杀。

他不像顾潮那老顽固重男轻女,他对自己的女儿也曾悉心栽培过。

奈何她们都没有习武的天赋。

这丫头太有了。

他有惜才之心,只要这丫头肯听话,他保证从前怎么栽培唐明的,日后也怎么栽培她。

老实说,若不是发生这件事,唐岳山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顾娇拜自己为师,他欣赏顾娇的才能是一回事,他过不了心底那一关又是另外一回事。

只不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如同一场变幻莫测的博弈,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哪一方占了上风。

很显然,在他受着重伤而顾娇与顾长卿战力全满的情况下,他胜出的可能性不大。

他为了活命就必须做出牺牲,可单纯的牺牲又让他不甘心,牺牲之余能占一点便宜才不会显得那么憋屈。

……绝不承认自己就是垂涎这个小丫头!

顾潮不要,他要!

顾承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巨大震惊里,整个人懵得不行,身边的顾娇与唐岳山说了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直到……顾长卿从隔壁屋子出来,路过门口时意外听到了唐岳山的声音。

他推开房门,朝里头的三人一望,惊诧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次,顾承风倒是有反应了,他看见顾长卿,心底的委屈如潮汐一般涌上来,他小嘴儿一瘪:“大哥……”

他红着眼眶走下床,打算朝自家大哥扑过去,哪料他与唐岳山的绷带缠在了一起。

唐岳山腿上一痛,本能地将绷带一拽,顾承风被一股大力拽了回来,他没站稳,直直朝身后倒了下去。

他这一撞,不仅将唐岳山撞倒了,也将唐岳山身后的那堵梨花木做的墙撞塌了。

两个伤兵狼狈地跌进隔壁,呱啦啦地滚了一地!

老侯爷看着破墙而入的两个人,眉头就是一皱!

顾承风是胳膊打了绷带,腿没有,他忍住疼痛从一堆木板中站起身来,看向阔别数日的老侯爷。

老侯爷也朝他这边看了过来,露出了惊诧与激动之色。

顾承风微微一怔,祖父见到我这么激动?祖父心里最疼的孙子原来是我吗?!

顾承风心头狂喜,一扫方才得知自己是半个小细作的阴霾,双眸含泪地朝祖父走过去!

他来到了床边!

他热泪盈眶地看着祖父:“祖……”

父字还未说完,他被自家祖父用贴着夹板的胳膊一把拨开。

老侯爷激动万分地望着顾承风的身后:“小弟!”

顾承风:小小小、小弟?

半截身子埋在木板下出不来的唐岳山望了望自己身后。

哪儿来的小弟?

顾娇早已戴上了面具,她也激动不已地望向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握住他的手。

大哥!

老侯爷眸中含泪:“小弟!”

顾娇:大哥!

老侯爷握住顾娇的手,老泪纵横:“小弟!当真是你!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有生之年能再见你一面,实在是太好了!”

终于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的顾承风与唐岳山一口老血喷出来——

------题外话------

小风风:我拿你当妹妹,你却悄悄做了我叔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