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四十章 算计她?

书名:诰命婆婆升职记 本书主角:安满月 宁永川 作者:林锦 本章字数:1549 字

记忆中,原身小时候经常受到孙氏的诋毁咒骂,孙氏是个没下限的人,赖上一个人总要将那人扒掉一层皮。

安满月低头不语,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一直站在安满月身后的三七都懵住了,心想着夫人的娘不该对夫人嘘寒问暖嘛,怎么一上来就要钱,还威胁夫人?

至于自家夫人跟别人有一腿的事情,三七真的是一点也不信。

此时的孙氏没有听到安满月的答案,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给我五百两银子,以后我再也不会问你要钱了。”

站在一旁的三七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五百两银子太多了。”安满月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那就四百九十九两银子,”孙氏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见安满月还蹙着眉头,没好气地说道,“老娘好不容易将你养大,你可倒好,除了挣了你的彩礼钱,就没其他的了!”

孙氏越想越气,真多年了,安满月竟然一点好东西都不往家里送,现在问安满月要一点点银子,她竟然还推三阻四。

孙氏气不过,一巴掌想要拍在桌上,手掌距离桌面还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她硬生生收回手,帘子外面是女婿,要是女婿知道她要钱,肯定会耍官威。

“死丫头,咋的,这几年没揍你,你胆子倒是大了,老娘问话你竟然不吭声,你是哑巴不成!”孙氏狠狠地瞪了眼安满月,压低声音吐槽安满月。

安满月的抬眸看向孙氏,莞尔一笑,说道:“随你说,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就是没钱!”

我就是没钱!

这句话可把孙氏给气得半死,别看孙氏是个乡下婆子,她以前曾经在大户人家家里头当丫鬟,特别有眼光。

安满月头上那支白玉簪子,瞧那成色,绝对是上品,不会低于二百两银子。

她耳朵上的珍珠,颗颗饱满,都有指甲盖大小,这对珍珠耳坠不会低于三百两银子。

再看看安满月手上的玉镯子,这玉镯没有上千两银子,绝对拿不下来。

孙氏怎么可能不气,她只是问安满月要了点零头,安满月就这么不情不愿,不愿意给她银子。

“死丫头,老娘是不是给你好脸色看了,你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孙氏只顾自己发泄,完全没注意到安满月脸上轻蔑的笑容,说道,“你要是没钱,也成,那就把你的簪子跟耳坠给我!”

三七简直目瞪口呆,她所接触的人说话都是比较委婉的,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直白的话。

“还有其他的事吗?”安满月并未回答孙氏的话,转而换了个话题问道。

孙氏听到安满月这般说,随后笑了起来,声音比之前温和了些,问道:“我听说,你男人要去扬城当大官?”

“是去当官。”安满月神色淡漠地说道,看着孙氏那张写满算计的脸,有些倒胃。

“给你哥哥一个小官当当,”孙氏想着自家儿子能当官了,眼里满满地都是兴奋,她没想到自个儿子也能出息了,“你哥哥肯定向着你,要是你男人对不住你,你哥哥也能帮着盯着点。”

“还有吗?”安满月机械般地问道。

“没了,就这些吧,以后要是缺钱我再问你要,”孙氏这会儿真心实意地笑了起来,她一想到以后自家也能飞上枝头了,心里就开心,这次对安满月说话的态度问了些,“我这要求也不多,咱们毕竟是一家人,我肯定是希望你过得好。”

三七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她是下人不方便开口。

“钱,我没有,”安满月见孙氏就像是即将点着的炮仗,顺手点了火,“我就算有也不会给你。”

“你……”孙氏气得声音颤抖,提不上起来,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安满月瞥了眼孙氏,丝毫不在意地说道:“至于我哥的事情,你觉得他做什么合适?”

孙氏强压着怒火,即便要不到钱,能够让儿子当官儿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她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家儿子不识字,注定做不了文员,说道:“当捕快!”

安满月脸上的笑意更甚,她没有立即反驳孙氏,说道:“那成,回头要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被说我没提醒你!”

白发人送黑发人?

孙氏一脸诧异地看向安满月,眼里写满了迷茫,厉声喝道:“你什么意思!”

她儿子当捕快而已,怎么可能就会死?

安满月目光平静地看着孙氏,缓缓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听人说,扬城的捕快换得最快,倒不是那些人年纪大了下来了,而是他们都被杀了。”

母女两的气氛陷入尴尬中,孙氏强压着怒火,狠狠地瞪着安满月:“你胡说八道!”

“别说捕快了,你不知道扬城好几个当官的都被捅了吗?”安满月说到这儿,反手握住孙氏的手,一脸感激地说道,“娘,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有哥哥在旁边照顾相公,我真的放心,毕竟哥哥体型大,真要是有个什么刀剑,哥哥肯定能护住相公。”

孙氏差点被被安满月气死,她就说嘛,这死丫头咋这么好的心,竟然愿意让她的乖儿子去当捕快,原来存了这中恶毒的心思。

“死丫头,我就知道你想害我的乖儿!”孙氏起身冲到安满月跟前,一爪子冲着安满月的脸抓了下去。

若是以前的安满月,可能就这么受着。

可是安满月已经换人了,她伸手抓住孙氏的胳膊,随后狠狠地甩开,眼见着孙氏摔倒在地,她缓慢地站起来。

“满月,”宁永川在外面听到动静,以为安满月受欺负了,飞快地走过来,完全没看到跌倒在地的孙氏,快步走到安满月面前,仔细打量着她,见安满月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不放心的问出声,“你真没事吗?”

“我真没事,不过是娘不小心跌倒罢了。”安满月温温和和地说着,也没有告状的意思。

宁永川的脸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偏头看向被安大牛扶起来的孙氏,冷厉的声音带着一丝厌恶,“摔着没,要不要请大夫?”

在孙氏的印象中,女婿是个脾性温和好欺负的人,所以当初把闺女卖给他要了不少银子。

可是现在的她完全不敢看宁永川的脸,默默地往后退了退,声音颤抖着,“不、不用。”

“相公,”安满月浅浅一笑,犹如三月春风,“我娘说想让哥哥给你当捕快。”

安大牛很满意安满月这么说,笑眯眯地点头,儿子能有出息,那可就是天大的喜事儿。

“不不不!”孙氏忙摇头,这会儿也顾不得害怕宁永川了,解释道,“女婿,我儿子不行,他腿脚不舒服,当不了捕快!”

“老婆子,你瞎说什么呢!”安大牛难以置信地看向孙氏,拽着孙氏的胳膊,没好气地说道,“咱不是说好的吗,让儿子过来当捕快,也算个正当活计。”

孙氏这会儿不好跟安大牛解释,气急败坏地冲着安大牛的脸抓过去,凶道:“你闭嘴,你懂个屁!”

宁永川懒得搭理那对安家夫妇,偏头看向安满月,见安满月冲着他眨眼,这才完全放心,“没事就好。”

孙氏这会儿也不好再提钱的事情,生怕宁永川非要带儿子去当捕快,拉着安大牛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院子里,安大牛拉住孙氏的手,压低声音询问道:“现在走什么走,钱呢?”

“命都要没了,还要什么钱!”孙氏不敢大声说话,只能轻声说道,“扬城那边危险,儿子要是去了,指不定有去无回!”

安大牛不死心地说道:“就算这样,咱们不能让女婿将儿子放在南县当捕快吗,他们都是官儿,肯定好说话。”

孙氏一听,还真是这么一回事,那样儿子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还能当上捕快,一举两得。

于是,夫妇两又往回走。

孙氏和安大牛往回走,就瞧见宁永川正在往安满月的嘴里塞点心,老两口顿时石化了。

安大牛用怪异地眼神看着宁永川,虽说自家闺女长得不错,但是闺女年纪不小了,看比闺女好看的女人多了去了,女婿竟然只稀罕闺女?

孙氏倒没这么想,她一脸艳羡的看着那个被她嫌弃的闺女,她就不明白了,安满月这丫头的命咋就这么好?

安满月默默地将点心吃下去,困惑地看着安家夫妇,她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还回来了?

“岳父岳母是为了大舅子的差事回来的吧,”宁永川不等他们开口率先说道,见他们二人点头,接着说道,“既然这般,那我就带着大舅子一同去扬城,你们二老不用担心了。”

安大牛和孙氏两个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异口同声地开口拒绝。

安大牛陪着笑脸说道:“我们是想让你将大虎安置在南县当捕快。”

安满月神色如常,默默吃着自己的点心。

宁永川一双漆黑的眸子一直盯着安大牛,一声不吭,看的安大牛后背直冒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