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82章 多情自古伤离别

书名:锦衣玉令 本书主角:时雍 作者:姒锦 本章字数:1900 字

外面马蹄声嘚嘚地逼近,大黑嗖地一下蹿了出去,低低咆哮。

时雍看了看赵胤平静的面孔,撩开帘子打眼往外望去。

长街的孤灯照着赵云圳稚气的脸,肉眼可见的执拗。

赵云圳是骑马来的,身着便装,马背上驮着行李,只带了小丙和小太监椿子。方才喊话的人,就是小椿子,小丙随在赵云圳身边,手执缰绳,弱弱地看着车辘轳,不敢抬头直视赵胤。

众将士齐齐跪地,朝太子请安。

赵云圳却是不予理会,直接骑马到了马车跟前,双眼冷冷地怒视着帘子里头的赵胤和时雍。

“锦城王和王妃,似乎落下了什么东西。”

赵胤看着他,“落下了什么?”

赵云圳紧紧握着马鞭,眼圈通红又满带气恨,“人。”

赵胤问:“何人?”

赵云圳咬紧牙槽:“我。”

完了!

怪不得把行李都带上了。

时雍听得头都胀大了一圈。

这小家伙居然敢存这样的心,是要皇帝老儿气白了胡子不成?

赵胤盯住赵云圳凶巴巴的小脸,无声地一笑。

“太子殿下,不可任性……”

“我不做太子了。”赵云圳打断他的话,看了看身侧的两个少年,“我和小丙,还有小椿子,都跟你走。”

四周鸦雀无声。

一众将士都以为自己听岔了。

太子爷这是在说什么?

他要跟着锦城王去西南?

太子不要做了?

储君不要了?

天下不要了?

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时雍不觉得这是个笑话,只是觉得心痛。她心里都泛酸了,手指死死抠着掌心,才能让自己平静地笑着,说一些宽慰赵云圳的话。

“殿下,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让人听去,朝野骇然不说,我和你皇叔,只怕……背不起拐带太子的罪责呀。”

“你闭嘴!”赵云圳侧目瞪她一眼,没好气地道:“男人说话,你一个女人插什么嘴?”

时雍:……

赵胤低笑,抬起眼看着赵云圳,又看了看他马背上的东西,眉梢微微一抬。

“一件行李,两个人,跟着我们,私奔?”

赵云圳气得小脸儿通红,声音更横了几分。

“这不是私奔,是就藩。我已经想好了,反正父皇现在也不止我一个儿子,将来也还会在有。云幸一岁了,长得眉清目秀,我看他面相,纯厚端方,掐指一算,可堪大任,绝对不会如我一般玩劣,更不会惹父皇烦心。我出宫前,已经给父皇留了书信,自请去锦城府就藩,我要做藩王,不做太子。”

四周再次传来吸气声。

时雍嗓子憋得那口气,差点都吐不出来。

赵胤却又是一笑。

“你去锦城府就藩,你做藩王,那我做什么?难不成太子殿下要与微臣抢位置不成?”

赵云圳气恨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道:

“我可以等。等你老了,死了,我再做藩王不迟。”

赵胤:……

众人:……

普天下,也就赵云圳敢说这样的话了。

时雍有点哭笑不得,“太子殿下……”

“说了叫你闭嘴。”

赵云圳扭头瞪来,那双眼睛红得像小兔子似的,只是看了时雍一眼,又忍不住软下声音,露出那种略带稚气的小可怜样子来,“不喜欢你们这么叫我。”

说罢他又看向赵胤,“无论如此,今日我都要跟你走。你不带我走,我也不会回去了。”

赵胤皱眉,“殿下可知,你是如何轻易出得宫的?”

赵云圳抬了抬下巴,“自然是本宫聪慧,骗过了守卫。”

赵胤轻轻哼声,“是陛下恩准,由得你来同我道别。”

“不可能——”

赵云圳话只说了半句,想了想自己那个丝毫不比阿胤叔少算计的父皇,眉头又蹙了起来,“当真?是我父皇告诉你的?”

“陛下没有告诉微臣。”赵胤平静地看着他道:“陛下知道太子殿下一定会来,也知道微臣一定会说服太子殿下回去。”

一听这话,赵云圳不服气了。

他肩膀绷了起来,眯起眼睛看着赵胤。

“我不!我、绝、不、回去。”

赵胤听了唇边露出一丝笑痕,看着赵云圳,那双眼如同慈父。

“可是,你有更紧要的事情做,不回去怎么成?”

赵云圳犟着脖子,“我没有事。”

“你有。”赵胤朝他点头,“你上马车来,我同你说。”

哼!

赵云圳看着他,“老狐狸,你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在想法子哄骗我。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三岁小儿,不受你哄了!”

赵胤平静地一笑,“看来你不敢。”

“谁说我不敢?”赵云圳将马鞭交到小丙手上,说一句“等着”,自己便跳上了马车,然后大剌剌地坐在赵胤的面前,双眼机警地盯着他。

“说吧,我听着,看你要玩什么花样。横竖我是不会再下车了。”

赵胤看着赵云圳那一幅警惕的模样,点了点头,突然将马车里小几下方的抽屉拉开,从里头抽出一个荷包来,递到赵云圳的手上。

“这个就是你必须留下的理由。”

赵云圳翻来覆去地看着这个荷包,陈旧的,花色都褪败了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不由发出一声冷哼。

“就凭这个就想哄我?这是什么东西?为何是我留下的理由?”

赵胤坐到赵云圳的身边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重重拍了拍,压低嗓音,“阿胤叔此番离京,只是障眼之法,很快就会回来。”

赵云圳脸上有明显的吃惊,看着赵胤平静的样子,显然已经有些相信了。

赵胤低头看着他的手,“这个荷包,是重要物件。为此,需要云圳在京师为我办一件事。”

赵云圳来了兴趣,“何事?”

赵胤正色道:“荷包是我从魏州房里搜出来的,与他的身世有关。”

魏州的身世?

怎么就扯到魏州的身世了?

不仅赵云圳,连时雍听了这话都吃惊不已。要不是赵胤的表情实在严肃,她一定会以为这是赵胤用来哄小孩的把戏。

赵云圳果然被赵胤的话带歪了。

“阿胤叔要我做什么?”

赵胤盯住他的小脸,“帮阿胤叔找到魏州的生父,他与当年魏州谋逆的案子有关……”

赵云圳眉头揪了起来,“当真?找到这个人,你就会回来了?”

赵胤点头,“千真万确。云圳长大了,阿胤叔相信你,可以为我和你父皇分忧了。你不做太子,大晏江山何人来守护?云圳,你是大人,是男人。”

赵云圳看了看荷包,颇有几分踌躇。

“我可以告诉父皇吗?”

稍顿,又有些不自在地道:“父皇将我看得紧,我在宫中行事不便,无人可用,倘若不经过父皇,只怕会担误阿胤叔的事情。”

赵胤嗯一声,“任务交给你,自然由你定夺。”

赵云圳想了想,再抬头,大眼睛里精亮一片。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

一刻钟后,锦城王车队徐徐出城,巍峨的城门和那一众送行的锦衣卫将校,终是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阿胤叔,记得时常给我来信——”

听着风传来的声音,时雍叹了一口气。

“你是哄他的,对吗?那就是个普通的荷包。”

赵胤慵懒地斜倚在车橼上,将时雍拉入怀里,眸中冷波浮动,声音清浅,“一半一半,有真,有假。”

可怜的小云圳,又被你阿胤叔耍了。

时雍笑叹,“此事,陛下知情吗?”

赵胤侧目看她,勾起唇,“等云圳告诉他,不就知情了?”

好吧!

凡事都在他的谋算中,不必她操心了。

接下来,她不如好生想想,此去锦城府,一路要如何游玩才好。

……

……

京师城中。一匹马疾速地驰过大街,惊起长夜的寂静,最后在东辑事厂停下。来人从侧门而入,身影拐过墙角,与守卫小声说了一句,便径直入了后宅。

院中浓雾未散,宋慕漓站在门口。

看到来人,他表情不变地转头,在木门上轻叩两下。

“督主,探子来报。”

屋子里许久没有声音,就好像屋中人已经睡下了一般。

好一会儿,才传来白马扶舟的声音。

“让他进来。”

宋慕漓小心翼翼推开门,探子跟在他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令人意外的是,房里的人不仅没有睡下,反而兴致正浓。

白马扶舟懒洋洋地倚在罗汉榻上,一袭白衣松缓垂落,几上摆着美酒佳肴,两个舞娘妖娆万分地侍候在他的左右,旁边还站着个不会吭声的祁林,当真是艳色生香,美人妩媚,他比美人更为明艳。

“说吧!”

他撩了探子一眼,端着酒盏慢饮,唇角有笑。

不待探子说完,又自言自语般轻哼。

“走了?”

探子低着头,不敢看他,“回禀督主,锦城王夫妇四更出发,没有入宫辞别,却有锦衣卫一丛在城门等候,还有……”他看了白马扶舟一眼,“太子殿下追了过去,吵着闹着要随行,不知为何,又被锦城王说服,停了下来。”

白马扶舟不以为意地笑。

“对付个小毛孩子,赵胤自然有的是法子。”

探子道:“是。”

白马扶舟扫他一眼,不知想到什么,眸中突有一抹波光微荡。

“王妃可有什么不舍?”

不舍?不舍什么?

探子愣了下,“王妃确有不舍。”

白马扶舟抬了抬眉,“不舍什么?”

探子道:“那条大黑狗硬是要跟着马车跑,王妃不舍得它受累,抱到了马车上。”

白马扶舟的脸猛地沉了下来。

“滚!”

探子苦着脸,也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巴巴地转身出去了。

“回来!”白马扶舟突然发怒。

探子吓得差点拌到自己的脚摔倒,连忙停下,一脸困惑。

“督主……”

白马扶舟目光凉凉地扫过身侧的两个女子,像是想发笑一般,脸上做了个笑的表情,可笑了一半,又好似笑不出来了,终是沉下脸来,猛一把将酒盏往地上掷去。

“本督是让你们滚!”

两个舞娘受惊不小,连滚带爬地跪地求饶,瑟瑟着下去了。

白马扶舟安静了片刻,眼睛轻弯,突然看着探子,表情又恢复如初。

“再探,再报。”

他的声音很是低沉,无端带了些怅然,不合时宜。

毕竟赵胤离京,锦衣卫职权变更,对东厂而言也是一桩大好事,不用厂督亲自动手,就扳倒了赵胤,一夜未眠饮酒作乐才是对的,这无端的伤感,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探子看不懂,领命下去了。

宋慕漓看了祁林一眼,正要去收拾地上的残盏,见祁林朝自己摇头,又缩回手,默默地退了下去。

门轻轻合上。

白马扶舟慢慢地倚回到榻上,手覆盖在小腹那处已然痊愈的伤口上,想了许久许久,才在令人窒息的空寂里,慢条斯理地扯出一个笑。

“去,把本督的药拿来。”

祁林皱眉。

厂督已许久不吃药了。

……

------题外话------

走了,他们真走了……

幸亏我还在你们身边,快,抱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