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92章 一定要保密

书名:锦衣玉令 本书主角:时雍 作者:姒锦 本章字数:1449 字

时雍怔住。

多年,是指的几年?

贵妃显然不愿说了,但对时雍的连番追问,她还是有了警觉。

“宋姑娘,本宫这病,可是不太好治?”

“是有些棘手。”时雍看着她,沉吟片刻道:“我先给娘娘开个方子,抓两帖药来吃着。等我出宫问过师父,再想想别的法子。”

皇贵妃的脸,顿时褪去了血色。

“这么说,就是很严重了?”

她喃喃一声,脸色有一种罕见的空洞和可怕,但是,她出口的话却不是让时雍想方设法为她治病,而是一脸哀求地看着她。

“宋姑娘,可否为本宫保密?”

时雍点点头。

“娘娘放心。”

这位娘娘的身份,时雍以前就听说过,她的父亲是当今的户部尚书杨荣的女儿,也算是一个养尊处优长大的女子了,可是时雍今日得见,发现她为人很是和气温柔,即便穿了一身繁复隆重的贵妃冠服,仍然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的凛然。

大概是为了堵时雍的嘴,离开内殿时,皇贵妃特地找出一套翡翠嵌金的头面送给时雍。

“谢娘娘恩典。”

时雍知道这种情况,她若不收杨氏的东西,这位贵妃娘娘恐怕会寝食难安。

于是,她笑了笑便收下了。

岂料,刚把东西放好,怀宁公主就来了。

咸熙宫的太监拦在殿门口,不让赵青菀进来,这位公主白他一眼,蹲身福下,“怀宁给皇贵妃娘娘请安。”

她说得很大声,可是门从里面打开,她抬头一看,面前的人竟是时雍。

赵青菀脸色顿时一黑,直起身来,“你这贱人怎会在此……”

怀宁对时雍的恨,人尽皆知。

时雍却仿若不知一般,小声道:“民女哪里惹到公主不悦了,公主直言便是,何必如此辱骂民女?”

“哪里惹到本宫?”赵青菀没想到她会这般示弱,还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气得胸膛起伏不定,“宋阿拾,你要不要脸的?你勾引无乩,做出无媒苟合的下贱勾当,还不许人家说吗?”

时雍低下头,一言不发。

“公主误会民女了。”

“误会?哈,你个贱人怎好意思说误会?”

赵青菀还没说完,这时,皇贵妃走了出来,沉下眉,不悦地看她,“怀宁,你都快出嫁的人了。说话怎的还这般没有分寸?”

赵青菀最近在宫中的日子并不好过,整日削尖了脑袋想让皇帝免她远嫁兀良汗,为此,一直在讨好皇贵妃。

可是,遇上时雍,她忍了许久的坏脾气就按不住了。

“娘娘,这贱人狡诈多端,心肠又歹毒,你可万万不要被她骗了呀。”

“怀宁,宋姑娘是本宫请来的客人,不得胡说。”

“娘娘!”赵青菀气得七窍生烟,感觉平常对皇贵妃的讨好都喂了狗,她气咻咻地指着时雍,“她就是个下贱的女子,怎配与娘娘同屋而处?娘娘,你赶紧把她打发走……”

看赵青菀发飙,时雍越发心平气和。

一转头,她朝皇贵妃安安静静地行了个礼。

“娘娘,怀宁公主不喜看到民女,那民女就不再叨扰了。大过年的,没得为娘娘惹来晦气。”

皇贵妃眼下心情不好,听不得晦气二字,也没有好脾气再应付赵青菀。

一听这话,脸拉了下来。

“除夕之日,怀宁公主口出恶言,不敬神灵。罚足宫中三日,抄经百遍。下去吧!”

皇贵妃是出了名的脾气好,不爱动气,赵青菀怎么都没有想到,刚来请安就惹她动了怒。

“娘娘!”

“还不快去,你是要逼本宫重罚吗?”

赵青菀恶狠狠地看着时雍,时雍也恰好抬头看她,那眼中狡黠之色,便被赵青菀看了个明明白白。

“贱人,你又陷害我!”

时雍朝她淡淡一笑,眼色意味深长,声音却很弱:“公主何苦冤枉民女……”

皇贵妃脸上的郁气掩饰不住了。

“怀宁!”

“有你的。”赵青菀狠狠咬牙,拂袖转身离去。

要知道,时下之人有许多忌讳。除夕之日,不可说脏话、怪话、不敬之语,无论大人小孩,都要说吉利话,时人认为,若是除夕当天骂人,来年会口舌不断,是非不少,家宅不宁,还会为来年带来霉运。

时雍一激,赵青菀就撞了枪口。

斜睨着她的背影,时雍压低了声音。

“多谢娘娘为民女做主。”

皇贵妃长长一叹,“你也怪不容易的,走吧,吃茶去。”

——————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宫中的夜宴时雍没有机会参与,在东宫苟了几个时辰,再次见到赵胤已是华灯初上的时分。

赵胤仍然是离开时的那身飞鱼服,龙章凤姿,风仪夺目。走近她时,衣袍飘动间,有一股子淡然的酒香。

“大人喝酒了?”时雍眉尖儿微蹙。

“一点。”赵胤看一眼她身边的赵云圳,一双略带酒意的眼,幽深得如同夜下深海,莫名有一种威压感。

“戌时三刻,太子殿下该歇了。”

赵云圳正在玩时雍为他做的飞镖,兴奋得很,闻言不悦地哼声。

“今夜不是要守岁么?我不睡。”

赵胤皱眉:“小孩子守什么岁?”

赵云圳手一顿,警觉地看着他,鼻子皱了皱,“阿胤叔,你是不是想等我睡熟,把阿拾偷走?”

时雍无言,有点想笑。

赵胤脸色不好看,可是他的表情,却仿佛是让赵云圳猜中了。

…………

二人的除夕变成了三人的除夕。

午门外,有礼部组织燃放的焰火表演,街上各处都挂着样式繁复的花灯,在宫中时没有感受到的年味,出了宫,居然有了很强烈的感受。

三人身着便装,赵胤牵着一匹马,赵云圳坐在马上,时雍跟在赵胤的身边,边走走看,笑意盈盈,有一种放下牵挂,和爱人一起赏盛京年景的惬意。

在他们的前后左右,朱九、许煜、白执、小丙、秦洛……至少十几个侍卫,眼睛都不敢眨。

若非赵云圳死活要出宫赏灯看焰火,原是不用这么大阵仗的,可这孩子在宫中憋了太久,都快要哭着央求了,赵胤终是没能忍心。

赵云圳小的时候,赵胤会把他驮在脖子上看花灯,现在他长大了,便牵了马来驮他。

“阿胤叔,快看,那个焰火,哇……”

“炸了!炸了!”

“好漂亮的焰火!阿胤叔,比昨年我们看的还要大朵!”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看得目不转睛,还不时地招呼身边的人同赏。

赵胤没有心思欣赏焰火,为了满足太子的过年心愿,他必须时刻注意着身边的环境,便是连时雍,他都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看顾。

今夜,天子会登高城楼,与民同乐。

大街上人头攒动,人们纷纷往午门地方向涌过去,欢声笑语地作揖问好,人声鼎沸,一派喜气。

远处的焰火照亮了天边,巍峨皇城,禁宫皇权,全在焰火的背景里,漂亮得不得了。

赵胤突然按住马头,皱眉对赵云圳道:“前面人多,不往里挤了。”

赵云圳看了一眼,有些遗憾。

“可是,那边才好看呢。还能看到父皇。”

赵胤侧目望他,“你何时看不到他?”

“不一样嘛。”赵云圳撅着嘴巴,又望城楼望了一眼,“那好吧,我们去人少的地方看。”

“阿拾想去前面看吗?”

“不必了。”

时雍知道赵胤是担心太子安全,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城楼望了一眼。

突然,耳边传来鞭炮炸裂的声音。

砰砰砰!

砰砰砰……

一串鞭炮不知谁丢入人群里的,就在他们身边炸开,溅起硝烟阵阵,赵云圳赶紧掩上耳朵。

“嘶——”马儿的尾巴被鞭炮炸中,在这一串急促而密集的鞭炮声里,受了刺激的大黑马突然地尥了蹶子,然后又嘶鸣着,高高翘起前蹄,惊慌失措地往前跑。

“保护少爷!”

赵胤沉声命令着,猛地一把拽住马儿的缰绳,身子矫健地飞跃而起,一个翻身就跨坐到了马背上,将赵云圳紧紧束在怀里。

“驭——”

场面一时惊乱,侍卫们围了上来。

赵胤试图制止受惊的马儿,可是那马儿却像突然发了疯一般,不听招呼,疯狂地往前奔跑起来!

------题外话------

晚安哟~~明儿见,

PS:谢谢fans姐的打赏,比心~~也感觉各位小姐妹们,锦衣玉令因你们而精彩,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