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90章 许下婚期

书名:锦衣玉令 本书主角:时雍 作者:姒锦 本章字数:1548 字

赵胤和光启帝相谈甚欢,君臣间仿佛没有从来隔阂那般,说了许久的话,二人一起追忆了先帝和先皇后在世时的过年景况,继而感慨。

一年不如一年热闹了。

小时候的年,总是兴奋又幸福。

其实彼此都知道,不是一年不如一年热闹了,还因为他们都长大了。

赵焕离开后,时雍在殿外等候,没有进去打扰,李明昌恭着身子奉上茶,端了果品,又去招呼两个小太监贴桃符去了。

时雍耐心地等着,约莫等了小半个时辰,茶水都快把她撑反胃,赵胤总算出来。

“走吧。”

时雍看了看内殿,“我要去给殿下请辞吧?”

赵胤抬抬袖,“不必了。”

听他说得轻松,时雍偷瞄一下他的面孔,许久没出声,快到东宫了,见左右无人,这才小声相问:“可还好?”

赵胤知晓她所问何事,嗯一声。

时雍不放心,“陛下没有为难你?”

赵胤脚步渐渐放缓,沉默了许久方道:“我和陛下本无矛盾。”

“只是挑拨的人多了,就有了矛盾,对不对?”

时雍轻笑着接了一句,扬了扬眉,“帝王之心,深不可测。大人还是要小心些。”

赵胤看她的目光有些深邃。迟疑片刻,他没有接时雍的话,反而问她,“楚王与你说些什么?”

时雍微微眯眼,望着暗夜下的红墙甬道,只觉得手上的红灯笼似乎都黯淡了几分。

她与赵焕的恩怨情仇,没有办法完整地告诉赵胤,只把今夜发生在偏殿的事情说了个大概,然后故意激将。

“他说大人不会娶我。是吗?”

赵胤衣袍微动,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不会。”

“是不会娶,还是不会不娶?”

这话有歧义,赵胤听她问得急,低叹一声,“明知故问。”

说罢,他睨着身边眉目飞扬的女子,深幽的目光里闪过一丝不同寻常的冷冽,“往后见到楚王,你离得远些。”

“知道了。”

时雍不是很愿意提及赵焕这个人,尤其是大过年的晚上,她自动忽略了赵胤后面那句话,仰起头:“我听到大人叹气了,很不情愿娶我的样子。”

赵胤哼声:“你这女子,横竖你都有得说。”他掌心紧了紧,将时雍的小手重重捏住,一双冷眸望向飞雪的天空,突然幽声道:

“过完年,挑个好日子,爷就找媒婆上门提亲。”

时雍心里一窒。

惊讶得望着他几乎说不出话。

过完年,

明天就除夕,马上就过完年了,这么快的吗?

在她的印象中,赵胤对此事是极为淡薄的,因了道常的批命,更是对婚姻大事避如蛇蝎,即使后来有所改观,也在祠堂里许下了誓言,可当真要他忤逆家人上门提亲,想来他是要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及和家族宗亲的拉锯战之后,才会走到这一步。

没料到,他竟会这么快做出决定。

“阿拾不愿?”赵胤感觉到了她的迟疑,低头望了过来。

时雍愣了愣。

她确实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可是既然大人说出了口,她自然无不应允。

她朝赵胤莞尔一笑,“求之不得。”

哼!

赵胤淡淡剜她一眼,似乎不是太相信。

“口是心非。”

“哪有啊,我好不容易才把大人弄……不对,骗……也不对,坑……算了,反正好不容易得把大人搞到手,早就我迫不及待了呢。”

时雍笑盈盈拖住他的手。

而赵胤听了她这一段似是而非的话,整个人都僵硬了。

“走吧。”时雍噗声一笑,“吓到大人了?”

赵胤哼声:“小女子当真敢说。”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宫中静悄悄的,除了前面打着灯笼福宝,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二人步行回东宫,走得慢,影成双,孤冷的宫墙甬道让道路仿佛永远到不了尽头。

时雍也希望永远没有尽头。

能留在东宫过年,是托了太子殿下的福。可是待时雍和赵胤回去,吵着闹着要他们陪伴的赵云圳,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只有小丙守在门口,挺肩直背,一动也不动。

“造作了两天,大概是累了。”

“让他歇着吧。”

他们没有去打扰赵云圳,福宝带了个叫锦扇的小宫过来,让她带时雍去休息。

时雍走前,看了赵胤一眼,“大人呢?”

赵胤:“我便在偏殿将就一夜。”

时雍哦一声,内心有点遗憾。

天已经不早了,本就该睡了,可大概是今晚的天儿太冷,和赵胤走了那一路,又被许了婚期,她内心有许多话想同他说。

走时,时雍看他那一眼,便莫名有些依依不舍。

……

翌日,宫中的年节算是正式拉开了序幕。

天还没亮,时雍觉得自己好像刚刚合上眼,宫女们便开始了洒扫,时雍虽然是“客”,可她住的地方离太子寝殿有些远,宫女们并不顾及许多,庭院里扫帚刷地的声音格外响亮。

睡不着了。

时雍穿好衣服走出来,碰上锦扇。

这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穿了一身新衣,笑盈盈地捧着个盒子,在她后面还有两三个小宫女,端水的端水,托毛巾的托毛巾,走得规规矩矩,一水儿地整齐。

看到时雍,锦扇愣了愣,又是笑开。

“姑娘醒了。奴婢正给姑娘拿衣服过来呢。”

锦扇对时雍的身份搞不清楚,但这是太子爷看重的人,她自动将时雍放在尊位,低下头,端端正正地奉上衣服。

“等姑娘漱洗完毕,奴婢为姑娘更衣吧。”

时雍:“为我准备的?”

锦扇笑道:“是。过年宫里都发了崭新的冬装,殿下说,姑娘不能没有新衣服,让绣娘连夜赶制的。”

连夜?

一个晚上?

时雍摸着那细腻光滑的布匹,竟莫名想到那句有名的诗名——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想要什么就马上就能要到,怪不得男人都想做皇帝。

“谢殿下恩典。”

时雍恭身奉过衣服,嘴上说着感谢,心里想的却是一会见到赵云圳,得好好收拾一下这破小孩。当真是娇生惯养的龙子龙孙,不知疾苦。

今日天子要在太庙祫祭,然后在奉天殿举行大朝会,晚上宫中还有赐宴。百官都会前往,赵云圳身为太子自然也要去,而赵胤身子既然大好,也没有避而不去的道理。

于是乎,重伤闭门谢客许久的赵胤,在赵云圳的“治疗”下,总算是康复了。

有消息灵通的王公大臣,早早就得知了赵胤昨夜进宫,和皇帝促膝谈心,最后还被留宿宫中的事情。

外臣与宫廷的距离,隔的从来不是那一道高高的红墙,而是君臣、尊卑之别。外臣竟能在宫中过夜,可想而知,帝王眷宠有多么深厚。

那些前阵子还以为赵胤会就此倒台的王公大臣们皆是意外,纷纷紧张起来。

赵云圳换上崭新的衣服,长了个子,整个人看着抽条了,小丙更是高瘦得像一条竹竿,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像两个毛孩子,而与他们同站一处的赵胤,也换了一身新衣——御赐飞鱼服、鸾带绣春刀,沉稳内敛,高大俊气,那一身高华雍容让时雍瞧一眼,就忍不住心脏怦怦乱跳。

这才是她爱慕的男人模样。

赵胤看到了她的新衣,瞥了赵云圳一眼,对她道:“你一人在东宫,恐会无聊。我等会派人送你回去。”

团年之日,谁不愿守在家里,同家人在一起?

赵胤是体贴时雍,赵云圳却不肯依,不等时雍说话,就猛一下冲了过来,抱住她的胳膊。

“阿拾不许走。”

赵云圳巴巴地抬头望着她,又回头看看赵胤,清清嗓子,松开时雍,一本正经地负着双手,像个小大人的样子。

“本宫身染风寒,待太庙祫祭之后,便要回宫歇了。”

赵胤不说话。

赵云圳负在身后的手,又慢慢放到身前,手指绞在一处,声音也弱了些。

“父皇赐宴百官,菜式大多油腻,不适合养病,我要回东宫来吃饭的。”

意思是自己去太庙拜一拜祖宗的牌位,就回来了,不让时雍离开。

他看赵胤面色冷漠,有点心虚,没有想到,赵胤看时雍一眼,竟没有反对。

“阿拾同意,我没有意见。”

赵云圳大喜。

他水灵灵的双眼看着时雍,眸底分明写着期待,嘴巴却不肯示弱。

“阿拾!本宫的命令,你敢不听?”

时雍有些好笑,看宫女太监都在身边,她福了福身。

“不敢。我在宫中等殿下回来便是。”

时雍是个女子,前朝的热闹与她没有关系,本来只能留在东宫等待。

太子宫中有许多书籍,她原是准备趁此机会翻翻太子藏书打发时间的,岂料,赵胤和赵云圳前脚一走,后脚就有太监来传话。

“皇贵妃娘娘请姑娘过去说话。”

------题外话------

还有更,但是今天有点卡卡西,写得慢,可能会晚些,睡美容觉的妹子,早点睡,…………抱歉啦!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