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79一更

书名: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本书主角:项心慈 作者:鹦鹉晒月 本章字数:1035 字

“皇上。”

御兽苑内明西洛好像没听见,弯着腰,合体的皇家常服包裹着他精瘦的腰身,腰身上盘旋而上的金龙威严肃穆。

明西洛将叶子喂进去,仅剩的一箱蜗牛里,每一只蜗牛都被喂的肥硕胖大、外壳坚硬明亮,这些人倒是没有委屈了先皇的宠物。

明西洛接过长福手里的毛巾,擦擦手,向后花园走去,顺便示意刚刚说话的万象跟上。

万象深吸一口气,直接跟上,重新开口:“皇上,莫家和辅国公府柳家,在商谈婚事了。”

明西洛穿过梅林,面色未变,心里已经有数,莫云翳与她的事结束了,那种事,莫云翳会答应她才是离谱。

宫女抚开皇上头上的梅枝,恐它挡了皇上的路。

明西洛见状停下来,看了梅花片刻,从旁边绕了过去。

宫女眼睛瞬间通红,她……

万象没敢多看,急忙跟着皇上从旁边绕过去:“事情本来进展的很顺利,但莫夫人想让柳姑娘辞去户部内务的职务,柳姑娘没同意,交换庚帖的进程便停了下俩,属下估计……这婚事恐怕成不了。”柳姑娘不可能放弃如今毫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还是她自己的机会。

明西洛不关心这个,莫云翳议亲便是他的态度,亲事成不成,就是他们自己的事:“让你查的事查好了?”

“禀皇上,查好了,夫人没有借住项国公府的门出来,属下派人盯了五天,没有出入可疑的人,暗门,应该只是为了出入项小宅与令国公府方便……”

明西洛停下脚步。

所有人都停下脚步。

梅花齐放的园林里,环绕着梅花天然的香气,香气混合着深冬的寒风使的味道更佳绵长:“快春节了。”

长福看眼枝头争雪的景色,立即道:“是啊皇上,又是一年春,是个好兆头。”

“朕是说快春节了,帝安公主一直没有离开过皇宫过,在外多有不惯,将公主接回来住段时间吧。”明西洛重新抬步。

长福、万象闻言顿时互相一眼,又快速移开目光,这——不符合规矩,急忙跟上。

你说。

你说。

长福也知道这件事不是万象的事,只能硬着头皮开口:“皇上……这恐怕有些为难,后宫没有嫔妃,没有名目,而您接帝安公主进宫,恐怕……不太方便。”

明西洛脸立即沉了下来。

长福惶恐不已,但的确如此,公主就是公主,而且公主年幼,皇上后宫又还没有进人,怎么可能在宫中久住,何况载德皇上的后妃都殉葬了,找个代养的人都没有……

明西洛反而想起一件事,突然饶有兴致:“皇弟去的时候,让两位嫔也跟着殉了?”

这不是人人皆知的事:“是。”

“正好,就说朕念先帝兄弟之义,又念安公主年幼,不忍公主年幼丧母,未曾让如嫔娘娘殉葬只是命其看守皇陵,如今如嫔娘娘想‘亲女’了,朕决定亲自带帝安公主去见生母,以全母女之情。”

长福有些懵,皇上没有让如嫔娘娘殉葬吗?这是大好事啊,如果帝安公主知道了一定高兴更感念皇上恩德,如今还能让她们母女团聚,岂不是彰显了皇上大义:“皇上仁念,皇上万岁,奴才这就去传话,公主知道了肯定高兴。”说完急急忙忙去了。

万象看着跑远的傻子,脑子快转成结了,帝安公主真是如嫔的女儿!而且哪里来的如嫔,梁公旭死的时候就先把她们溢死了,比梁公旭去的还早。

何况帝安公主可一直养在皇上与皇后娘娘身边,忠国夫人和帝安公主一直形影不离,反而二殿下如何从来未曾听人提过。

先皇临死前又毫不留情的将二殿下大殿下带走了,这么一想细思极恐啊,所以——皇上是想做什么!

万象看着皇上的背影,觉得绝不是好事

明西洛突然觉得今天天气不错,花也更美了三分,的确是出来走走的日子。

……

项心慈放下手里的药,头上的掐丝琉璃金步摇上九朵梅花雕饰犹如九只凤首傲然的看着下面的人。

九九之数,轻蔑的看着跪着的人。

长福头上的汗顿时冒了出来,他……他怎么就忘了忠国夫人不……不是帝安公主生母,忠国夫人的儿子去了,他现在提公主与如嫔,不是揭忠国夫人的伤疤,他只想着帝安公主高兴,怎么就忘了这回事,都怪以前在宫里养成的习惯,哄帝安公主高兴最大。

项心慈直接将药碗扔在桌子上。

长福急忙磕头。

林无竞眉头微皱,皇上想做什么?帝安公主并不是如嫔的孩子,何况如嫔早死了,可显然,这些都是借口,皇上故意的。

“明西洛是不是没事干了!”

长福闻言跪在地上急忙磕头,想到坐着人和皇上的关系,更是不敢提直呼皇上名讳的罪责。

秦姑姑见状将药碗扶正,拿出手帕急忙压住快流到夫人手边的药液,劝道:“夫人息怒,从长计议。”

项心慈才不听这个:“有什么好议的,他当我治不了他!”

秦姑姑急忙看跪着的长福一眼,这话就不会回传了:“夫人,您看您又说气话,您前两天还说这梁都城比以前热闹了夸皇上执政有功,怎么这会儿又七上了。”这话传回去就够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机灵这点:“何况公主也一直说想回宫看看,何不让公主去宫里玩一天,晚上再让人接回……回……”

项心慈突然起身,直接向外走去!她不等!更不让接!明西洛摆明给她使绊子,她还要顺着走吗!她又不是傻子!

秦姑姑急忙追上:“夫人,夫人,您做什么!夫人,夫人——”

林无竞已经追上,夫人走的急他也走的急:“夫人,您这是去做什么?”

“还能干什么!找他算账!”

长福闻言腿瞬间一软,险些没有摔在地上。

林无竞有些担忧:“夫人,您别冲动。”

项心慈脚步未停,直接上了马车:“我不冲动,我冷静着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