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天选之人?

书名:渡劫之王 本书主角:王离 作者:无罪 本章字数:1551 字

“我他妈…”王离在心中咒骂这浓眉大眼的鸡贼的同时,飞快默念了数句,“银霄劫雷、银霄劫雷、银霄劫雷。”

萧福、萧禄和萧寿三人并肩而立,仰望天空之中的劫云。

此时他们三人异常虔诚。

他们是真正的天道仆人。

只有真正虔诚的信徒,才能够施展天启,获得天道法则的垂青。

与此同时,萧福和萧禄两个人眼中也全是庆幸。

他们庆幸自己没有打断萧寿的那些“废话”,他们庆幸同行的萧寿足够谨慎。

因为这出身玄天宗孤峰的修士王离,的确和他的师姐吕神靓一样诡异。

道观内外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其余人也像是等待喂食的小鸟一样抬首望天。

劫云在一个呼吸之间已经彻底形成,劫云的底部绽放出耀眼的银光,一个银色雷罡凝液形成的雷池在翻滚不息。

“银霄劫雷?”

何灵秀和颜嫣两个人互望了一眼,眼皮都是不断的狂跳。

她们此时不只是头皮发麻,简直是浑身涌起的鸡皮疙瘩都在发麻。

她们太了解王离了,所以她们直觉这直接出现银霄劫雷,绝对是王离在搞鬼。

王离能够操控别人的天劫,她们现在是一点都不奇怪,但现在他都面临天道裁决了,他竟然还能够当着天道的面直接控制劫雷?

这不就是相当于天道法则站在王离的面前,对王离说,“小子,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作弊和盗窃我的东西。”结果王离当着他的面直接就从他口袋里面掏灵砂。

结果这天道法则硬生生的觉得王离没作弊?

这是什么结果!

捉虫山三人组看到银霄雷池形成的刹那,也是一怔。

萧寿之前关于这天道裁决的解说倒是的确没有任何刻意歪曲事实的成分,银霄劫雷对于王离这种级别的修士而言,的确已经是威能最低的劫雷。

这就相当于天道裁决直接给了王离无罪的定论。

但是捉虫山流传下来的古宝鉴定,王离的金丹分明大得离谱,而且他还得到了盗火氏的传承,这…这能够直接被断定无罪?这不算是异数?还在天道法则的范畴之内?

“哈!”

一群改邪路的修士原本已经在想万一王离被天道裁决直接劈死的话,那他们该怎么办,很明显王离要是挂了,这刚刚才风光了一把的异雷山就直接翻船了啊,这大起大落也实在太快了。但看到此时居然形成的是银霄劫雷,这道观里所有改邪路的修士顿时一片欢腾,“所以我们山主哪里是什么窃天之贼,我们山主的金丹庞大怎么了,我们山主是正儿八经的道基惊人,成就圣子。”

“不对!”

但就在此时,萧寿的面色却是猛然一变。

此时银霄劫雷已经一缕缕的降落下来,但随着银霄劫雷降落下来的,还有很多晶莹的水珠,这些水珠还未落地,就已经让人感到道观周围的灵气骤然浓郁起来。

“灵雨!”

萧福和萧禄也同时反应了过来,不可置信,“即便是天道裁决断定不是异数,也要三重劫雷之后才会降下灵雨,算是奖赏,怎么可能第一重劫雷降落的同时就已经降下灵雨,而且这灵雨….”

“这灵雨之中蕴含的灵气还比寻常的灵雨要浓郁得多。”萧寿肃然,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

道观之中的改邪路修士更是惊喜万分,这种至纯灵雨对于混乱洲域的修士而言,是只存在于听闻之中,根本就不可能亲身经历,现在这灵雨降落下来,他们兴奋得简直浑身战栗,当下许多人便大叫,“圣子一成,天道来贺,没毛病啊。”

“对啊!”

有人疯狂的张口让灵雨落入喉咙之中,激动得泪流满面,“你们都说了,我们山主的金丹庞大得远超常人,一颗金丹抵得上别人的一千颗,那天道裁决之下,发现他是被冤枉的,那不得多赐些灵气?”

“难道….”

捉虫山三人全部说不出话来。

他们可以肯定的是,按理而言这种天道灵雨的降落和修士的修为以及道基无关,但越是如此想,越是否决脑海之中不断涌出的诸多可能,最终却都指向唯一的一种可能。

“难道他是天选之子?是天生的天道眷顾者?”萧禄浑身一震,惊呼出声。

修真史上,的确有一些被称为天选之子的修士,这些人天生天赋异常惊人,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气运特别惊人,走到任何地方都不免有些奇遇,即便遭遇天劫也往往化险为夷,反而能够得到惊人好处。

这种修士在修真史上也有些难以解释,往往被认为是天道法则特别眷顾的存在,事关独特的因果。

但捉虫山的这三名修士也绝对寻常的修士,他们捉虫山的一些典籍告知的事实和道理和仙门正统的典籍记载截然不同,在他们的所知之中,这种传说中的天选之子,其实往往和那种“不死邪尸”是一个类型的东西。

这种人就根本不是正常的修士,根本就是无根之木,往往是天道凭空创造出来的东西。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人往往承载着天道法则的某种意志,在这方世界之中有着独特的功用。

他们更像是天道法则的某种武器。

一时之间,捉虫山这三人看着王离的目光彻底的变了。

他们的目光之中,隐含敬畏,隐含嫉妒,甚至带着一丝自惭形秽。

因为按照他们的认知,捉虫山的那些祖师有可能也是天道的创造。

他们捉虫山的祖师和天道的关系还更为近一点,直接一点,但他们这种捉虫山的后辈弟子,距离天道就太远了。

“我丢!”

“真的是银霄劫雷!”

王离此时却是真的一身冷汗。

作弊归作弊,但直接在人家眼皮底下光明正大作弊,这简直就是在赌命。

但眼下的情形意味着什么?

这似乎至少意味着他的这种操控天劫的作弊能力,凌驾于对方的天道裁决术?

“王道友!”

陶伤墨等人此时却是惊喜的叫出了声来。

之前他们就在道观和这异雷山中多处布置有收敛灵气和改造灵韵的法阵,但基于异雷山地界之中有限的灵气浓度,这种收敛灵气和增添灵韵的进程自然异常缓慢,但之前那餐霞道舰坠落造成灵气潮汐,再加上此时灵雨坠落,他们布置的这些灵气法阵竟然直接就达到了限制,在满负荷的运转。

如此的变故,恐怕这餐霞道舰的坠落和这天道裁决术形成的灵雨,能够替异雷山节省数十年的时间,恐怕要不了多久,不说整个异雷山地界,至少在这道观周围数十里区域内的灵气浓郁程度,就已经超过这东方边缘四洲的小半宗门了。

王离刚刚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听到陶伤墨等人的叫喊和传音,他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之后,顿时伸手一挥,“萧寿道友,让灵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他现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天道裁决的结果也能被他左右,但不管怎么说,似乎反而因祸得福,他便忍不住装起了逼来。

萧寿大皱眉头。

这灵雨为何直接随着第一重劫雷而坠落他都搞不明白,这猛不猛烈,和他有什么干系。

不过天道裁决的结果就是最终的结果,容不得任何人质疑。

他们之前的法宝感知到这一带有异数,追踪过来,对王离自然带着强烈的敌意,因为站在他们捉虫山的立场,若是王离是盗火氏或是捕捉漏洞或是其余一切天道允许范围之外的异数,那王离自然就是他们的大敌。

但现在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使命已然完成,既然天道已经最终裁决,那他们根本不可能质疑,现在所需的,就是等待天道裁决的最终结束,等到劫雷消失而已。

“这….?”

异雷山地界之外,一道色彩绚烂的遁光停顿下来,先是化成一只巨大的孔雀,接着变成那名身穿色彩缤纷法衣的年轻佛修。

这名佛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异雷山中那明晃晃不断坠落的劫雷,他先是有些不以为然,但瞬间却又感知到异样的灵韵波动,眼睛直接就瞪圆了。

“银霄劫雷伴随着灵雨?”

“这是何等的福缘?”

“这样的福缘….那庆云的那一点点小福缘和此人的福缘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啊,既然如此,夏庆云陨落在这里也根本不冤啊。”

……

“萧寿道友,你说这天道裁决若是觉得我毫无问题,那一般是三重劫雷,那这三重劫雷,一般都持续多久?”王离在银霄劫雷的冲刷之下,好像只是春风拂面般看着萧寿等人问道。

这种银霄劫雷对于他现在的无极法身而言,完全就是挠痒痒。

“一般都是盏茶时间。”萧寿实话实说。

“看你们之前来的时候,就好像对我们玄天宗孤峰并不陌生,我师姐出问题,该不是你们弄得吧?”王离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这一句虽然看似平淡,但何灵秀和颜嫣等人瞬间就感觉到了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