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41章 不会好奇么

书名:在前夫他心口上撒盐 本书主角:穆容菲 作者:宝姑娘 本章字数:1570 字

我忍不住戳穿他:“平时也不见你们喜欢写汉字。”

穆雨搂住了我的胳膊:“范爷爷说要考嘛……”

前些日子,范伯伯在我家时,的确教了三只很多东西。

这老人家虽然对我们和善,但教起孩子来可谓是“高标准、严要求”,幸而三只还能跟上。

人家都有这种借口了,我自然不好再阻拦,便说:“那你们去吧,跟繁叔叔说再见。”

穆云和穆腾规规矩矩地说了再见,只有穆雨这丫头凑到了繁华的脸颊边。

我忙说:“不准亲……”

还没说完,穆雨已经凑过去用力在繁华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说:“繁鼠鼠,我们等妈妈走了再来看你~”

说完,朝我眨眨眼,蹦蹦跳跳地走了。

我见状连忙站起身,正要走,便听到了繁华的声音:“菲菲……”

我扭头说:“你等一下,我对孩子说几句话就回来。”

“别去了……”繁华今天讲话要比昨天稍微清楚些,“我又不是流氓……”

“没说你是流氓。”我都没想到这一层,“你是重伤患,他们不能随便跟你密切接触,虽然是小孩子,身上细菌也很多的。”

繁华微微闭了闭眼:“下次吧……刚刚喝汤,她喝了好几口呢。”

繁华满脸祈求,我只好坐了下来,孩子就一会儿有空再教育吧。

接下来,我端起汤碗,继续给繁华喂饭。

繁华自然是没空说话的,只是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可能是因为那天三只提醒了,我忽然也觉得他这样跟穆腾特别像,那小家伙平时虎头虎脑的,一生病就黏得很,就和繁华现在一样一样的。

可能是因为想到这个,我看繁华也顺眼了不少。

这时,繁华忽然微微牵起了嘴角,问:“你在笑什么?”

我说:“突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

繁华微微挑起眉:“有多好笑,让我听听?”

我把汤匙塞到他嘴里,说:“不是什么事都需要让你知道的。”

繁华不说话了,但还是笑。

我喂了几口,提醒他:“不准笑了,万一把你呛了,罪过可就大了。”

繁华还是笑,不仅没停,而且笑得更开心了。

我只好把汤匙放回碗里,将碗也放到床头,说:“你笑吧,笑够了再继续吃。”

繁华继续笑。

这一笑,就笑个没完。

真是。

他给我的印象一向都是比较高冷的,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他笑成这个样子。

可我们也没做什么搞笑事呀……

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说:“要不然我先出去吧,等你笑好了再回来。”

“不要……”繁华拉住了我的手,却还是在笑,“我不是在嘲笑你……”

“我知道,”我说,“你可能是抽风吧。”

“不是……”他眯着眼睛,这德行真像一只老狐狸,“我觉得你好可爱……真的。”

我皱起眉。

自从他来到我家,我虽然没有严厉地骂过他,但也绝对没有好态度给他。他到底是从哪里体会到可爱的?

正瞪他,繁华又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是这么嘴硬心软的人……”

我说:“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听不懂就算了。”他一点也不生气,只是笑,“继续喂我吧,我好饿。”

我有点气闷,拉开他的手,转而去拿碗,说:“繁鼠鼠果然吃好多哦。”

“好几天没吃饭了,靠营养液过日子,”繁华说,“再这样下去,不是植物人也要变植物人了。”

毕竟他自杀是前天的事,所以之前的“好几天”当然也包含他被打伤,我自知理亏,便没说话。

繁华也陷入短暂的沉默,而后忽然道:“菲菲……”

“……”

听到他叫这个名字就心烦,于是我低头搅拌着汤,假装没听到。

屋内再度陷入静默,但很快,繁华的声音又传来:“要是不叫你菲菲,该叫什么呢?”

我说:“叫孟小姐。”

繁华不吭声了。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说:“叫我孟小姐,繁先生。当然了,如果你不习惯这么疏远,也可以叫我小孟。”

繁华没吭声,只是望着我。

他可总算不笑了,我感觉舒心了许多,夹起小菜送到他嘴边,说:“张嘴巴,繁先生。”

繁华张开嘴,像只小鸟似的。

我把塞到他嘴里,他沉默地嚼着,半晌,吞下去说:“你以前叫什么?”

我夹菜的动作一停,没说话。

“不会好奇么?”繁华问。

我知道,他说得“以前”是我失忆以前。

我这个忆失得跟别人不同,别人失忆要么全忘,要么记得一部分。而我记忆里,以前的我就叫穆容菲。

当然了,我爸爸已经说了,我这是出于对姐姐的思念产生了记忆错乱。

不过……

我说:“我为什么要好奇?我的记忆里,我就叫这个名字,也愿意以这个名字继续活下去。”

繁华望着我,没吭声。

“但是,”我提醒他,“我还是不喜欢你叫我菲菲,那是你跟我姐姐之间的称呼吧。每次你用那种黏糊糊的口气这么叫我,我就很不舒服。”

繁华还是没说话。

他这样子还真可怜,我也暗自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口气有点过于凶悍了,便没再说话,继续喂他。

被我凶过后,繁华也显得安静多了,不再吭声。

很快,粥和小菜喂好了,我拿手帕帮繁华擦嘴,擦着擦着,他忽然握住了我的手。

我还没回神,他已经火速地在我的手指上吻了吻。

我连忙抽出手,皱起眉问:“你干什么!”

他没说话,又露出了那副可怜相。

我睖了他一眼,正要说话,这时,门板上传来了敲击声。

是范伯伯。

他进来先是瞟了床头柜一眼,随即“啪”地在他腿上拍了一巴掌,笑着说:“都吃完啦,小子食欲不错呀!”

天地良心,我是想阻止的,可我真的完全没反应过来。

繁华疼得吸了一口气,面容几乎扭曲:“多谢范老伯做饭给我吃……”

“伯伯就伯伯,”范伯伯狠狠睕了他一眼,“还非要加个‘老’字。”

我见他好像又要动手,忙说:“怎么,这饭菜还是范伯伯亲自做的?”

老人家昨天才回来,今天就给繁华做饭,他俩几时变这么好了?

“孩子们非要给他做饭,我哪能看着那么小的孩子动手忙活。”范伯伯不爽地白了繁华一眼,说,“净给人添麻烦,瞧把孩子们累得!”

繁华:“……”

我委实有点同情繁华了。

虽然我对他也不好,但这是因为他屡次占我的便宜。可是他跟范伯伯无冤无仇的,居然还挨了打……

于是我忙说:“好啦,范伯伯。他还病着,您找我有什么事?咱们出去说。”

“权御来了,正跟你爸爸在书房。”范伯伯说,“你去看看吧,我看你爸爸好像老大不爽的。”

权御?

从昨天到今天,权御就没联络我。

我也没有联络他,因为他昨天的表现实在是令我生气。而且他对我爸爸单独说的那些话,也让我感觉有些不舒服。

唉……

我爸爸的确说对了一件事,就是我没那么喜欢权御。

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这个年纪,我这种情况,找男朋友当然不能只凭喜欢,而是要考虑综合条件。

爱情只属于没有负担、充满勇气的年轻人。

不过,我自然是要去看的,便对范伯伯说:“那咱们出去吧。”

“我出去干什么?”范伯伯瞟向繁华,“我陪这小子说说话,给他讲讲故事。”

“呃……”我看了一眼表情明显有点恐惧的繁华,说,“那您别再打他了,他还是重伤患呢,随便一碰可能就没了。。”

“放心吧,范伯伯心里有数,”范伯伯随意地靠在椅背上,一摆手道,“不会让这家伙死在这儿,否则没法善后。”

虽然我已经大概明白范伯伯是做什么行业的了,但不得不说,他有时候说的一些词还是会让我头皮一紧,就比如这个听着好像江湖黑话的“善后”。

但愿繁华平安吧。

孙姨就等在门外,并告诉我,我爸爸和权御在书房。

她也显得十分担忧,说:“权先生来时表情就不太好,老先生也很不开心,真怕他们两个出事……”

我爸爸脾气很大,年轻时我常常能看到他吼下属。而权御……

想到这儿,我越发不安,连忙来到书房,敲了敲门,没声音,干脆直接推开。

屋里静静的,没有声音。

权御和我爸爸分别坐在沙发上,两人的面前分别摆着一摞文件。

我看向权御,朝他笑了笑,来到我爸爸身边坐下,问:“爸爸,你在跟阿御聊什么?”

“你自己看吧。”我爸爸将面前的文件推了过来。

我看了他一眼,见他并不高兴,心里不禁有些紧张。

但低头看到文件后,不由得一愣,是财产协议。

我快速地翻了翻,抬头看向权御,问:“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目前没有太多资产,手中的公司股份也只有很小一部分,这是我所有的。”权御说:“我想作为订婚礼物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