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86章 我会挡在你前面

书名:初恋大佬软又甜 本书主角:江蕴礼 作者:林害羞 本章字数:1058 字

千娇正在沉下心来认真思考着遗嘱的事儿,结果这时候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了过去,然后落入了一个温暖又结实的怀抱,鼻息间是她最熟悉的味道。

专属于江蕴礼的味道。

千娇的脑子忽然空白了一瞬间,反应迟钝了好几拍,什么都想不到,只呆呆的被他搂进怀里,她甚至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觉得特别不真实。

她被江蕴礼紧紧抱住,脑袋窝在他的胸膛前,她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呼吸,耳边除了他凌乱的心跳声就是......江蕴礼的抽泣声。

还真别说,听到江蕴礼在哭,千娇这才稍微有了点真实感,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原来不是梦。

江蕴礼真的突然出现在她身边了。

千娇动了动,将他推开了一点,想看看他,结果刚动弹了一下,江蕴礼就反应很大的又将她抱紧,脸在她脑袋上蹭了蹭,手摸一摸她的脸,又摸一摸她的腰,一边摸一边哭:“宝宝,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我好心疼啊。”

千娇还没来得及说话,江蕴礼就又捧住了她的脸,眼珠子恨不得掉在她脸上似的,东看看西看看。

千娇昨晚回来用冰袋敷了敷脸,红肿的巴掌印已经消了,只是她从昨晚到现在一点东西没有吃,精神和体力完全跟不上,已经消耗殆尽,她的脸色格外苍白,连嘴唇都干得快要裂开了。

江蕴礼哭得更厉害,就跟受罪的是自己一样,他难受得要命:“宝贝儿,想哭就哭吧,我在呢,不要憋着,憋着更难受。”

千娇的嘴唇干裂,江蕴礼就去不停的亲她的嘴唇,试图用自己的嘴唇滋润她的。

他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滑进唇里,口腔里满是咸味。

江蕴礼像哄小孩子一样轻拍着千娇的背:“哭吧,难受就哭出来。”

千娇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明明觉得他太过浮夸,可是却又觉得无比的安心和温暖。

这么多天都是她一个人孤军奋战,所有人的事儿都硬着头皮生扛着,以前她也从来都是一个人面对各种疑难杂症,丝毫不费吹灰之力,所有困难都会迎刃而解,晚上回到家泡个澡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又能量满满的去上班。

可这一次,所有的疲惫和伤疤根本就无法治愈,晚上睡不着觉,明明身体已经很累了,可是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千振国昏倒的画面。

她挣扎,煎熬,撕心裂肺。

甚至开始自我怀疑,如果那时候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去跟千振国顶嘴,不把视频拿出来给千振国看,或许千振国就不会死。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漂在海面的一艘独木舟,漫无目的,浮浮沉沉,被这个世界所遗弃。

可这时候,江蕴礼出现了,他来到了她身边,他像一个温暖的港湾,牵引着她靠岸。

千娇的心渐渐回暖,她无奈的勾了勾嘴角:“该哭的是我,你哭什么?”

江蕴礼眼泪珠子不停的往下掉,捧着她的脸不撒手,她的脸本来就小,现在更小了,整个人像纸片一样轻飘飘,江蕴礼心疼得无法言喻。

“我心疼,我恨不得替你承受这些痛苦。”江蕴礼又凑上去重重的亲了亲千娇。

“我没事儿,真的。”千娇佯装出轻松自然的模样,揉了揉他的脑袋,“别担心。”

千娇下巴抵在江蕴礼的肩膀上,深深的吸了口气,鼻息间尽是江蕴礼的气息,千娇内心的所有焦躁和恐慌似乎得以抚慰,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两人相拥着。

然而视线不经意间往前面瞟了一眼,她看到了千帆的身影。

千帆就站在不远处,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并没有上前打扰。

当千帆和千娇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时,两个人都猝不及防猛的一愣,千帆的情绪更为明显一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千娇怎么都没想到千帆也回来了。

江蕴礼明显感觉到怀中的千娇,身躯猛的僵了一下,江蕴礼回过头顺着千娇的视线看了过去,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还有千帆在场。

“我去伦敦找他了。”江蕴礼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下这件事儿。

千娇有些惊愕:“他都知道了?”

江蕴礼点了下头。

江蕴礼非常不舍得松开千娇,好几天没见了,而且千娇还刚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江蕴礼现在就只想抱着千娇好好安慰她陪伴她。

可是转念一想,千帆和千娇也需要一点私人空间来好好相处一下,毕竟还有矛盾没有化解,而且千帆刚失去了父亲,他也需要安慰,他的安慰除了千娇,其他人也给不了。

于是江蕴礼很懂事的放开了千娇,选择退到了一边。

千娇也说不上来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错综交杂,五味杂陈。

千帆还站在原地没动,他一直都低着头紧紧攥着裤脚。

千娇知道千帆这个小动作,只要他紧张或者沮丧的时候他都会攥裤脚,像是攥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千娇站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千帆一直低着头,但是他的余光能看到千娇的身影在一点点朝他靠近,他的心跳如擂鼓,最后鼓足了勇气,在千娇还离他有一段距离时,他主动上前,一把抱住了千娇。

他什么都没说,压抑着哭。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塌。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知道在看到千娇疲倦憔悴的面容时,他很难过,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堵得死死的,沉重又憋闷。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千帆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语无伦次起来:“姐,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不起,姐,我不该逃避,我不该什么都让你一个人承受。”

千振国死的时候千娇没有哭,神奇的是她根本哭不出来,泪腺像是凝固了,面对着这一摊子烂事儿,她也没哭。

可冷不丁听到千帆的道歉,千娇忍不住哭了。

“本来就该是我这个当姐姐的挡在你前面啊。”千娇吸了吸鼻子,控制住情绪,安抚着千帆。

千帆使劲儿摇了摇头,掷地有声:“不,以后我会挡在你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