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一十一章救出

书名:特工王妃,毒王的心尖宠 本书主角:墨瞳 作者:四海如故 本章字数:1050 字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墨瞳和宋宜已经打起来了,墨瞳知道宋宜不擅长近战,便一直粘着她打,绝对不会跟她拉开太大的距离,然而宋宜打得有些吃力,她想要退开却没法逃脱墨瞳的钳制,后者每一招都实在是太狠了,像这样打下去,她根本就不可能会赢。

最后宋宜为了拉开距离,暗中用了毒,墨瞳嗅觉灵敏,为了躲避身上沾上毒,她不得不闪开,宋宜就是趁这机会进一步想要偷袭墨瞳。

就在她的暗器挨近墨瞳时,冷凝就出现了,她扔出飞刀把暗器打掉了,随即一跃挡在了墨瞳身前,她道,“你先救主子出去。”

墨瞳点头,冷凝便先朝着宋宜扑了过去,冷凝的内力要比墨瞳深厚些,跟宋宜打起来的时候更多了股劲儿,宋宜更是没有办法分身,墨瞳便趁机冲到床边把慕怀祺扶了起来,宋宜见状,眼睛一瞪,想要绕过去,却被冷凝给挡住了。宋宜瞪了她一眼,两人缠打了起来。

慕怀祺的眼睛像是钉在了墨瞳身上似的,那双猩红的眼睛溢满了委屈和欢喜,墨瞳心里一酸,但现在并不是诉说的时候,她抓起慕怀祺的手想要带他出去,可这才发现慕怀祺动弹不了。

慕怀祺摇摇头,他咽下喉咙里的腥甜,哑声道:“我浑身的穴道都被封了。”

而且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没有力气冲开穴道。

墨瞳皱起了眉头,可是她又不会解穴,最后只能望向冷凝和宋宜,她轻轻放下慕怀祺又冲了过去,逼退宋宜,她愤怒地睨着宋宜,话却是对冷凝说的,“你先带他离开,帮他解穴。”

冷凝迟疑地看了她一眼,墨瞳急道:“别浪费时间了。”

慕怀祺想要拒绝,可是此时他的情况若是不先解穴,只怕是会更加拖累墨瞳,他忍了忍,最后还是咬牙闭上了嘴。

随即冷凝便转身奔向床边扶起慕怀祺,带着他跳窗离开,离开前留下了一句,“小心。”

墨瞳时刻盯着宋宜的动作,不让她有半分接近慕怀祺和冷凝的机会,直到他们跳窗离开。

宋宜此时已经气得完全失去了表情控制,她眼里闪着恶毒的光,“东方未晞,你有本事!”

墨瞳冷笑,“过奖。”

“其实我早就想挖出你这双眼睛了,今天看来终于有机会了!”宋宜狠话连连。

墨瞳完全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她嗤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两个人又是一阵交战。

冷凝把慕怀祺带到外面的小林子里,后者让冷凝把他放下来。

“快,帮我解穴。”

冷凝点头应下,给他解开穴道后,慕怀祺缓了好一会儿,他现在真的使不上什么力气,早知道就不绝食了。

冷凝关心道:“主子,您怎么样了?”

“没事。”慕怀祺知道自己这样没法去帮墨瞳,只能吩咐冷凝,“你快去帮她。”

“是。”

待冷凝刚起身,忽然不远处的竹林竟然轰地一声炸开了。

慕怀祺和冷凝都吓了一跳。

冷凝站在原地,一脸震惊。

而慕怀祺看着那轰然倒塌的竹屋,忽然觉得心一颤,整个人也不知觉地颤抖起来。

除了最开始的一瞬茫然,慕怀祺感觉全身都被巨大的恐惧和慌乱笼罩了起来。

瞳儿……

他激动地要站起来,冷凝伸手去扶他,却被他无力地推开,慕怀祺往前走了两步,腿脚便软得坐倒在地。

“主子……”

慕怀祺声音都在颤抖,他哑声唤道:“瞳儿……”

怎么好好的,屋子会塌了……

慕怀祺觉得脸上有些湿烫,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哭,此刻的慕怀祺有些绝望,这种感觉比刚刚在里面被宋宜强行施蛊术控制的时候更甚,“去、去看看,快去把瞳儿救出来!”

冷凝不敢耽搁,刚跑了两步,就看到从废墟后面,有个人站了起来,浑身是灰,肩上和手都还在流着血,脸上也沾了血迹,额角都破了,看上去狼狈不堪。

冷凝几乎是飞过去把人扶住的,墨瞳意识有些涣散,她倒在了冷凝的身上,声若蚊蝇,“死了吗?”

冷凝这才往废墟里扫了一眼,看到房梁下压着一副身体,正是宋宜的,她不仅正好被房梁压住,腹部还被尖利的竹筒刺穿了。

她瞪着眼睛,像死了又像还吊着一口气。

“死了。”

墨瞳似乎这才放心地晕死过去。

慕怀祺看到墨瞳身上的伤特别着急,冷凝安抚他的情绪,“主子,您别担心了,夫人只是受了点伤,等回去找个大夫治疗一下就没事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看到墨瞳晕死过去的样子,慕怀祺内心只有担忧。

赶回肖府后,白风他们随后就跟了回来,慕怀祺守在床前,自己此时也很虚弱,但他却不顾那么多,只直勾勾地盯着墨瞳。

直到冷凝帮她上完药,再三确认墨瞳没事以后,慕怀祺才松口气。

而此时的江之远却是跪在外头,不敢进门。

白风道:“主子,夫人已经没事了,您也先去休息一下吧,保重身体要紧,免得待会儿夫人醒过来瞧见您这样,也会心疼的。”

“没事。”慕怀祺坚持道:“我就在这休息。”

白风拗不过他,犹豫再三,他还是说道:“主子,江道长在外面跪着。”

慕怀祺眼睛仍是钉在墨瞳身上,“他跪在外面做什么?”

白风说:“他说这次的祸都是他惹起的,他自认有罪,想你罚他。”

慕怀祺现在没心情管那些,“那就由着他跪着吧。”

“是。”

白风和冷凝都退出去后,慕怀祺坐在床沿握住墨瞳的手,总觉得只要一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他想知道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屋子会塌掉,她才会受这么重的伤。

原本他总说要保护好她的,可是最后竟是她为了救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慕怀祺眼眶红了,他低下头,将她的手抵住自己的额头,一滴泪挤出了眼眶,沾在浓密的长睫上,他有很多话想要说,可到最后也只是反复地唤她的名字,“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