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粉扑儿文学网(www.fenpuer.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fenpuer.com

| 登录 | 注册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53章大婚前夜

书名:咸鱼王妃要翻身 本书主角:云楚晗 作者:沐雪若非 本章字数:1561 字

眨眼间,一个月过去了。离久久还在耐心的等待着。

今夜无风,外面静悄悄的。

因为德妃的缘故,青竹苑的吃穿用度,内务府并不敢克扣。但是,这里确实冷清了许多。

为了安全,离久久和千沧雨私底下没有再见面。千沧雨有什么话,便托池城转达。

此时,离久久坐在榻上,安安静静,一言不发。

刘婆子端了一盘切好的果子走了进来,放在离久久面前。

“娘娘,听说太子妃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是德妃娘娘亲自挑选的。”刘婆子说道。

“母妃不想让离沫萱当上太子妃。所以,早些选好,免得夜长梦多。”离久久说道。

她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但是,心中依然觉得悲凉。

离久久并不埋怨德妃。毕竟这里是后宫,现实一些的好。

“人走茶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无所谓了。”离久久说完,端起茶杯。

刘婆子压低声音说道:“娘娘不要多思了。德妃娘娘也是无可奈何。”

离久久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我就是随口一说。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刘婆子压低声音:“娘娘,这出宫不是小事。要确保万无一失,必须考虑周全。”

离久久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说实话,她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对了娘娘,过几日辰王殿下大婚,这贺礼送什么好?”刘婆子问道。

“我还没想好。干脆明日去库房看看吧。”离久久说道。

云辰焕即将迎娶北燕公主司马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几乎整个大宁。

当然,是皇上命人这么做的。他要让整个大宁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虽然时间紧张了一些,但是也准备的差不多了。炎彻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待命。

“希望这一次能抓住司徒靖那个混蛋。”离久久说道。

她对司徒靖已经没有一丝感情了。但是,自己之前受得苦不能白受。

池城向离久久透露过皇上同意这桩婚事的原因。

“这下子,辰王殿下可以好好收收心了。”刘婆子笑着说道。

离久久笑了笑:“迎娶王妃,又快当父亲了。缘分这个东西,还真是不好说呢!说起来,这个北燕公主也是命苦。不过,好人有好报吧。”

“所以啊娘娘,你也要相信千大人。娘娘心善,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听了刘婆子的话,离久久笑着点了点头。

千府。

正堂的门紧闭,千沧雨走到桌子旁,将手里的地图放在桌子上,然后摊开。

这是千沧雨绘制的后宫的地图。有些地方,他的身份不方便去,便由池城代劳。

幻尘推开门走了进来,随手将门关上了。

他走过来,看到千沧雨眉头紧锁,便低声说道:“少爷,过几日辰王爷大婚。不如请辰王殿下帮忙?”

千沧雨抬起头看着幻尘:“请辰王殿下帮忙?”

“让离侧妃扮成丫鬟。”幻尘说道。

千沧雨摇了摇头:“不妥。这件事还是不要把辰王殿下牵扯进来。再想想,总会有办法的。”

幻尘看着千沧雨,突然吐出三个字:“假死药。”

其实,千沧雨之前也想到了。但是,这种药很少见。

“假死药,只听说过,我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寻。”千沧雨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少爷,若能弄到假死药,是不是就可以顺利把离侧妃弄出宫?”幻尘问道。

千沧雨摇了摇头:“我听说,假死药的效力只能维持三天。三天之后,人便会醒过来。宫中礼仪繁琐,尤其是丧礼。丧礼还没过,人就醒过来了。”

幻尘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无奈,他坐了下来,托着下巴,说道:“那这肯定就不行了。不过,咱们也没有假死药啊!”

***

几日之后,辰王府。

凤冠霞帔已经准备好了,整整齐齐的放在梳妆台上。

司徒诺坐在梳妆台前,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摸着那个华丽的凤冠。

黄金的凤冠,精致的点翠,上面还镶嵌着硕大的红宝石。

那件嫁衣,用金丝银线和孔雀羽线绣出来的鸳鸯栩栩如生。

这些都是德妃命内务府日夜赶工做出来的。

司徒诺觉得,她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凤冠霞帔。

心中却是百味陈杂,像是打翻了调料瓶一般。酸甜苦辣,样样俱全。

高兴是真的高兴,心中却也不免伤感。

“母亲,你若能看见这凤冠霞帔,一定会很高兴的!”司徒诺忍不住说道,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哭了一会儿,司徒诺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明天就要成为云辰焕的新娘,她可不想把眼睛哭肿了。再过一会儿,就会有人来给她梳妆,然后穿上这凤冠霞帔。

从前的遭遇是无可奈何,由不得自己。以后,司徒诺只想过平静安定的生活。相夫教子,待在这辰王府看花开花落,待四季更迭。

心里面除了高兴和难过,还有紧张。皇上准了这桩婚事也是有原因的,这也是司徒诺很在意的。

如今,京城内外,人人都知道明日云辰焕大婚,娶的是北燕公主。若司徒靖在京中,定然已经知道了。

其实,司徒诺对司徒靖并不是很了解。不过,她觉得他心狠手辣。知道她背叛,一定会找机会杀了自己。

司徒诺摸着凤冠上那颗硕大的红宝石,想起明日,心中不免忐忑。

“司徒靖,你我虽兄妹一场。可你对我,没有半分情意。我不过就是你的一颗棋子。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司徒诺希望明天皇上的计划能成功。抓住司徒靖和鬼刺,如此一来,她便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接着,是敲门声。

司徒诺的思绪被打断了。

“姑娘,奴婢们来给姑娘梳妆。”外面传来丫鬟的声音。

司徒诺赶紧平复了一下情绪,故作平静的说道:“进来吧。”

***

公主府。

豪羽正在擦拭自己的剑。

韩硕之目不转睛的看着豪羽,眼中流露出担忧:“明天要是真的有刺客,辰王殿下这婚事便被搅黄了。”

豪羽抬起头冲他笑了笑,说道:“放心,已经做好准备了。五弟大喜的日子,这打打杀杀的真是不吉利。但是,没办法,司徒诺毕竟是北燕公主。”

“如果明天没有刺客呢?”韩硕之问道。

豪羽将擦拭好的剑收回剑鞘:“按照司徒诺的话,司徒靖是不会放过她的。错过明日,那他想杀司徒诺就不容易了。按理说,明日便是下手的最好机会。其实,有刺客出现最好。不然,父皇心里不会踏实。”

说完,豪羽将剑放在了桌子上。

韩硕之点了点头:“若能一举抓住司徒靖,那司徒诺便可以安心在辰王府做她的辰王妃了。否则,父皇定然不放心,还是要提防她。”

“等了结了这件事,咱们就回去吧。没想到,这次回京居然待了一年多。”豪羽说道。

韩硕之笑了笑,说:“无妨。云慕卿谋逆之后,父皇一直郁郁寡欢。公主能日日进宫请安,陪在他老人家身边也好。”

听了韩硕之的话,豪羽叹了口气:“先是云慕卿谋逆,后是显亲王造反。还好五弟平安归来。这一年过得,比领兵打仗还累。”

豪羽说的是实话。她宁可征战沙场。

这一年多以来,宫中发生的事情让豪羽觉得疲累。不管是云慕卿和显亲王谋逆造反,还是后宫女人们的争斗,还有离久久差点死掉。

“我们若离京,皇嫂应该会难过吧?听说,太子妃人选已定,是吏部尚书嫡出的三女儿,才十六岁。”豪羽说道。

韩硕之走过来,扶着豪羽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吧,离侧妃有德妃娘娘照拂,不会有事的。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豪羽无奈的点了点头。她明白,即便自己回到后宫,也未必能保离久久周全。说好听的,便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的不好听,不就是听天由命吗?

此时,司徒靖站在院子里,面对着自己手底下武功最好的那十几名刺客。鬼刺站在最前面。

司徒靖面色阴沉,眼中带着杀气:“明日,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是,少主!”十几人说道。

“少主,需要顺便解决云辰焕吗?”鬼刺问道。

司徒靖皱了皱眉头:“不必了。只要杀了司徒诺就是完成任务。记住,带她的人头回来!你们下去准备吧!”

其他人离开,鬼刺并没有走。

“虽然我很想让你们把她带回来再慢慢折磨。可是,那样容易出差错。我生平最痛恨背叛。司徒诺,她不仅背叛了我,还背叛了北燕!她该死!”

司徒靖觉得心中有团怒火正在熊熊燃烧。

“既然不能折磨她,就让她死无全尸。居然嫁给仇人!”

“少主放心,明日属下一定砍下司徒诺的人头带回来!”鬼刺说道,他目光冰冷。

“对了,找到毒久了吗?”司徒靖问道。

鬼刺回答:“并没有。世子被抓之后,他便失去了踪迹。”